【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四

文|林慶祥 繪圖|鄭雅紋
鏡週刊Mirror Media

解嚴之後,人心浮動,台灣錢淹腳目,那是群魔亂舞的年代,集繁華與罪惡、欲望與希望於黑洞似的深淵,在急速流轉的漩渦裡,人人都身不由己,像飛蛾般撲向權、財、色等欲火。

而這對警察與角頭既勾心鬥角,又互相利用,他們的相愛相殺,正是一部台灣黑金政治史。

故事提要

警察孫啟賢是「好人中的壞人」,他貪財好色,終究仍掙扎著堅守底線;

角頭李金生是「壞人中的好人」,他雖非毫無情義,但絕不能影響利益。

欲望令兩人相知相惜,攜手合作,但無窮盡的欲望,將使這段關係走向何方……

「幹!都說跟我沒關係,你硬要拗我,哪有天理?」

「拗你是又擱按怎?這個社會,警察拗兄弟就叫做天理,法律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我,就是可以拗你。」

「那你是不講道理囉。」他突然意識到,這個年輕組長不好搞,但經驗告訴他,過於剛硬的人,不是底氣不足,就是另有軟肋,但此時,他不能這樣「落軟」,得找個機會讓對方求自己,然後才能順勢下樓梯。

「要跟我講道理,行!把黑龍交出來。」

「都跟你講,黑龍脫逃跟我沒關係,有證據你辦,哼!讓他多逃幾天,你說不定就不是組長了,你囂掰啥小?」話出口,立刻後悔說得太硬,他暗自擔心孫啟賢突然抓狂,那就麻煩了,希望他不是那種二百五。

「不勞您關心,我還是組長一天,就可以把你提報流氓,說吧,要怎樣你才肯合作?」

樓梯來了!

「組長,你講話那麼『鹹』,甘有像是在講合作嗎?我這個人不是不能參商,但你不能這樣欺負人。」

「嘿嘿,參商,可以啊!好,我聽你講看嘜。」

李金生考慮半晌:「說真的,黑龍脫逃跟我沒關係,我也只能盡量幫組長忙,老實講,黑龍脫逃後,磨非有打一次電話給我,內容我不便透露,但是呢,我不想蹚這渾水,唉!這事我告訴你也不算出賣黑龍,他這次脫逃,是因為有條一千萬的賭債,他細姨欠下的,若他沒出面跟人家處理,說不定小老婆就被帶去睡,再賣到妓女戶抵債。」

「喔,你願意幫我?」孫啟賢眼睛亮起來!

上鉤了,換李金生端起架子,「你不是要把我提報流氓,我還幫你啥小?組長,你不了解我,我們沒讀書,不像你是警官學校畢業,大學生,頭殼發珠,我們從小在江湖上混,內外要分得清楚,你是我朋友、兄弟,我為你犧牲,去關、擔罪,攏是一句話;配合你們阿SIR,也是看交情,要這樣才能在社會上混得下去。如果沒有原則,沒分內外,我不可能在江湖上立足,也得不到兄弟的尊重,這一點,我很看重。」

「你要跟我交朋友?怎麼交?」其實色厲內荏的孫組長也詞窮了,應付這個油滑的黑道小老大,他感到有點吃力,硬是忍著不去擦額頭的汗,從剛才到現在,雖說提報流氓這張恐嚇牌,是有心理準備要打的,但講沒兩句話就亮底牌,他心裡都有點責怪自己太沉不住氣。

「組長,警察跟黑道是一體兩面,社會很複雜啦,警校教的那一套是騙囝仔的,某方面我們也是在幫警察維持地下秩序,沒有我們兄弟圍事,天天有酒客鬧事,難道不是給警察製造麻煩?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我們這些當大的管好滿街小混混,市內不知道要惹出多少是非?喏!連情報局都要找兄弟去美國『鋤奸』,黑道也是愛國的,為什麼我們不能合作,當朋友?」

幹!歪理還說得有模有樣,但孫啟賢是來交朋友的,他放下心裡的大石頭,笑著說:「別講那些五四三的,我很簡單,你交出黑龍,大家互相留個交情,慢慢作朋友,我不會虧待你的。」

「啊!組長,你願意當我是兄弟,我一定為你效力,我李金生混到這個局面,沒有在靠賊頭的,我不像有些兄弟,跟警察掛勾,收買警察,我是真心交陪兄弟的,你看得起我,我會讓你看到什麼是兄弟義氣。」

「你如果這次幫我,我也會讓你知道,警察也講道義。」

「是你說的喔!我有一件事拜託你,大家都有好處。」

「講看嘜!」

「不,我現在講,就是在跟你談條件,我這個人,總是先為兄弟著想,你放心,大哥,黑龍的事情交給我,我先幫你立下功勞,你再來考慮我的事情,不幫忙也沒關係,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寧可人家欠我,我不願欠兄弟,我對自己人條直,對外人,恁爸沒那麼好『剃頭』。」

「黑龍的部分,你怎麼幫我?」

「其實,我幫你也是在幫黑龍,你想想,黑龍這傢伙是為了處理他小老婆的賭債才逃出來,遲早會被抓回去,至少得多判兩年,何苦?如果,這件事情,組長如果能夠處理到船過水無痕,我答應他,賭債我來處理,我保證對方不敢動他小老婆一根陰毛,這樣的話,他巴不得趕快回『籬仔內』!」

「三天之內回來,上面答應我,當這回事沒發生。」

「那太好了,大哥,我都想好了,他女人一千萬賭債,不能不還的,但他現在哪有錢?我出面喬,按規矩可以三折處理,得現金,我也沒那麼多,不過,我出面拜託,可以談分期,一個月十萬,他賭場因為他進去關,小弟沒有實力討賭債,半年前就做不下去了,我來接手、幫他討債,他就有收入可以還錢,一開始我先墊沒關係,這是雙贏!」

作者簡介:林慶祥

1969年生於宜蘭,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台灣日報》警政線十年經驗,2011年進入《壹週刊》社會組,目前在《鏡週刊》社會組擔任中部特派員。一生長達十五年與警察朝夕相處,以記者之眼,寫出台灣正港警察小說《刑警教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三
【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二
【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