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神醫》選摘 四之三

東毅8歲那年的某夜,母親咬破鸚鵡的喉嚨,暗紅色的血像膠管裡的顏料般被擠了出來,東毅急切得想阻止母親,卻被一個高瘦的男人按下─瘋狂的母親喝下鸚鵡血後,緊繃的身體突然放鬆,眼裡也恢復了神。男人名叫汪昊,在離去之前告訴東毅,20年後,那「東西」會再跑出來,而東毅的身體裡也有,到時候也會一起發病…。曾經救過母親的汪昊,能否於20年後再救母親一次?長大後成為西醫卻也精通中醫的東毅,能否靠著中醫的理論與技術挽回母親?

故事提要素麗發出不屬於她的聲音,那不是媽媽,東毅想著,那到底是誰的聲音?汪昊碎嘴一聲,開始逆著方才的順序起針,出針時用食指按住穴孔二秒。放素麗平躺後,汪昊陸續把針取出,接著從素麗的虎口處進一支長針,一路穿透手掌到另一端,腳上的對應位置也各進一針,從腳背直直插進腳底,隨著汪昊口中唸唸有詞,用手來回比畫的當下,穴位的皮肉竟微微鼓了起來…

東毅很久之後才知道,那真的不是素麗的聲音,是鬼。

那天汪昊用的是十三鬼穴,源自唐朝藥王孫思邈的醫書經典《備急千金要方》,孫思邈特在書中註明這不是他所原創,而是摘自戰國時代扁鵲所言,並強調在用針過程中,若真的有鬼,祂將在5、6針後開口,說明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此時醫家必須恭敬相待,且在得知來意後,看是冤情還是仇恨都得幫忙處理。

然而汪昊的十三鬼穴沒有下完,他用特殊手法把素麗的四關—也就是雙合谷、太衝的氣給封住,才讓素麗就這麼撐了20年沒有發病,而他當時運氣的方法,東毅則始終不曾得知。

之後是怎麼回到家的,東毅已經記不得了,他只記得素麗恢復聲音,又變回那個囉嗦又可愛的媽媽。

隔天一早,熟悉的粿香喚醒東毅,東毅出了房門在家裡打轉,看見老舊的廚房裡,電鍋正吃力地噗噗冒著煙,最後才在廁所外發現素麗啜泣的哭聲,素麗也意識到東毅在門外。

「東毅,醒了嗎?」

「妳怎麼了?」

「沒有啦,早餐在桌上,你趕快先吃,然後幫媽媽去一趟校長家,昨天的老師好像留了什麼東西給我們。」

「他走了?」

「對啊,他好像剛剛才離開,現在應該已經下山—」

沒等素麗說完話,東毅狂奔出門,每個人下山前都得先去鳳凰潭旁邊的開山廟拜拜,東毅沿著湖畔衝刺,用力祈禱自己能趕上,老師雖然很厲害,但一定也需要拜拜的吧,正當東毅這麼想著,便看見汪昊騎上他的偉士牌,在廟口準備離開。

「老師!汪昊老師!」東毅一邊大喊,一邊奮力揮舞雙手,同時還在繼續跑,卻不小心踩到一塊爛泥上的石頭,溜地一聲滑進池裡。

東毅水性不錯,很快就浮了上來,東毅沾了滿手滿臉的泥巴,一臉絕望地爬回岸上,以為就這麼錯過汪昊了,一抬頭,卻看見汪昊靠著機車,在岸邊等他。

「你在幹嘛?」汪昊像小孩一樣調皮地問。

「我、我想問老師一件事情。」東毅身上溼答答的。

「哦?」

「你昨天說之後只能靠我了,是什麼意思?」

汪昊頓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腦中的思緒,思索該怎麼講才能讓眼前這個孩子聽懂,最後他嘆了口氣。

「你媽生病了,目前的我沒有能力治好,所以我只能先把病情壓著,未來或許會有人有能力處理,」汪昊清清喉嚨,似乎要讓東毅做好心理準備,才接著說:「20年後的秋天就會病發,到時候她會很不舒服,症狀大概有幾個階段,首先會思緒混亂、無法控制四肢,接著會失去胃口,腹部脹大,最後頭腫起來,黑色腎氣浮到臉上的那天,胃口會突然很好,接著在隔天日出前死去。」

「會死?」

「會死,而且很快,更重要的是,你的脈象也有一樣的問題,到時候可能你也會一起發病。」

「我?我也會?」

汪昊點點頭,臉上絲毫沒有同情的成分,而東毅看汪昊竟如此輕鬆自若,竟也因此沒什麼緊張感,不死心地追問。

「老師這麼厲害,20年後一定更厲害,到時候再拜託老師幫忙可以嗎?」

汪昊拍拍東毅的肩膀,試圖要安撫東毅,說:「我19年後就死了,剛好幫不了你,你就看開一點,人家孔子50歲才知天命,你8歲就知道了。」

汪昊好像自覺開了個不錯的玩笑,一臉得意的表情,接著便跨上機車。

鏗鏗鏗,鏗鏗鏗鏗,引擎發動的聲音好像有那麼點不在拍子上,汪昊一催油門,在東毅還沒能反應過來之前他就離開了,只能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順著公路下山,很快地在轉彎處消失。

東毅用盡他當時8歲的腦袋所有的腦容量,去記住他跟汪昊的這段話,再用接下來的20年,去跟隨這個再也沒有遇見的人。

東毅之所以這麼拚命去做這件事,是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孤身一人,不會再有人來幫忙,而在20年後,以破紀錄的榜首成績拿到中西醫雙執照的東毅真的很有自信,他做到了。

只是,事實證明,命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首先,如汪昊所言,20年後母親果然再次發病,而且這次,東毅也一起成為病友。

更如汪昊所言的是,19年後,汪昊在他們母子發病前1年過世,那是當年醫學界最震撼的消息。

作者簡介孫明立1992年生,台北人,師大心輔系畢業,除了看似現代與科學的訓練之外,高中開始學佛、接觸中醫、五術與太極拳,並在其中感受到安定。喜歡亂拍式攝影並自稱狂放,喜歡自創菜色並自稱新中華一番,對於階級感受強烈且不相信善良可以改變世界,但卻是唯一能堅持的品德。作品《神醫》獲文化部青年創作獎勵補助。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神醫》選摘 四之二
【鏡書摘】《神醫》選摘 四之一
【鏡書摘】《1951全面追緝》選摘 五之五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