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二流國家的紓困之亂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原本為了照顧「無保工作者」的加碼紓困,造成民眾大排長龍,第一線公務員與民眾衝突不斷。
原本為了照顧「無保工作者」的加碼紓困,造成民眾大排長龍,第一線公務員與民眾衝突不斷。

上週爆發的紓困之亂,暴露了台灣還是「二流國家」的真相,原本為了照顧賣玉蘭花、流動攤販、個人接案等「無保工作者」的加碼紓困,造成民眾大排長龍、準備資料慌亂,第一線公務員與民眾衝突不斷。行政院長蘇貞昌為此出面,向國民與第一線的基層公務人員道歉。

說台灣是二流國家,絕無貶抑之意,只是單純面對事實。我們來看看幾個「一流國家」的紓困方案,最大器的當然是美利堅合眾國,納稅所得一定金額以下的國民,四口之家可以從財政部拿到超過新台幣十萬元,連續三個月。台灣最愛模仿的對象是日本,安倍晉三在四月中旬宣布,所有一‧二六億日本國民,不論年齡與身分,每人發十萬日圓,連在日本居住的外國人都有分。英國因為肺炎封城失去工作的所有勞工,每個月薪資的八○%由政府負擔,另外疫情嚴重的西班牙,政府將對所有勞工發給每月四五○歐元的基本薪資。

這些一流國家的紓困金額高,撥款速度極快,美國動作最快,幾千萬家戶都已經拿到政府慷慨的生活津貼,日本的十萬日圓在五月中旬就會直接入帳,英國的方案是公司照常發薪水給員工,再回頭跟政府申請撥款。

台灣政府沒有超英、趕美、仿日的能力,我們的新台幣不是國際貨幣,財政部不敢快速舉債,無法搞「直升機撒錢」的無差別紓困,只能在救急救窮的大原則下,做傳統、鎖定對象的補貼。直升機撒錢當然有爭議,但是面對傷害所有人民的重大災難,無差異、慷慨的送錢不只瞬間化解底層人民的生活困境,還能全面安撫民心,澆熄社會躁動的不滿。台灣無法直升機撒錢,必須設定各種補助條件、必須民眾準備資料來申請,每位國民都會忐忑不安,排隊時自然怨聲連連,政府花大錢卻惹民怨,這是「全面撒錢」與「傳統補貼」的根本差異。

蘇貞昌政府雖然高喊「救急救窮」,又想「振興經濟」,但是說實在的,我們這部既老舊、速度又慢的官僚機器,能力真是有限。不論是第一線的衛福、經濟、財政、勞動部,或是第二線的中央銀行、國發會,直接面對人民的能力都很弱。央行提出2000億元的紓困津貼,得仰賴銀行一筆一筆撥貸;各個部會提出的紓困,絕大多數都得透過實體的櫃台、繁瑣的行政程序來審核,紓困政策得到的掌聲稀稀落落。

「間接補貼」與「直接補貼」能力的差異,是台灣官僚機器最大的罩門,就連政府自豪的口罩,其實也是靠著壓榨藥局、藥師的「間接」手段來發放,人民得限時、定點、排隊,離現代化行政體系還很遠。

蘇貞昌除了道歉,還得深刻檢討政府機器的困境,設法化解關卡、提升效率,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五月的挑戰
【鏡評】重啟還是半開
【鏡評】對抗5月倒閉潮

紓困金之亂
政院加碼 地方不敢發 多地紓困金零發放
抗疫金流「輸血」 超過5,000億
勞工紓困貸款 增50萬名額
公文卡關 診所等不到救命錢
男子自稱情報員申請紓困 公所人員傻眼

【健康大調查】你的肺部健康嗎?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