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又多了一個群組

拜登亞洲行宣布啟動IPEF,亞洲經濟協定又多了一個新「群組」,然而,比起參加僅作為外交戰工具的組織,能實質解決貿易障礙更加重要。(翻攝拜登臉書)
拜登亞洲行宣布啟動IPEF,亞洲經濟協定又多了一個新「群組」,然而,比起參加僅作為外交戰工具的組織,能實質解決貿易障礙更加重要。(翻攝拜登臉書)

美國總統拜登高調訪問亞洲,他出訪原本是為強化與日本、澳洲、印度軍事合作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但是澳洲新總理艾班尼斯就任第一天就飛去東京開會,無法完成實質的協議,印度總理莫迪也盡量淡化軍事合作,因此拜登歷史性的亞洲行,就將焦點轉移到經濟貿易議題,糾集13個國家啟動「印太經濟架構」(IPEF),高調宣傳要藉此架構在亞洲建立公平、公正的貿易環境。

台灣高度關注IPEF的組成,也充滿了「未獲邀請」的遺憾,不過我們來說大白話,亞洲打著自由貿易旗幟的跨國協定疊床架屋,有台灣參加的「亞太經合會議」(APEC)、有10個東南亞國家組成的東協(ASEAN)、有加了中國、日本、韓國的「東協10加3」(ASEAN+3)、有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還有被美國退群,由日本接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現在又多了一個IPEF。

這些協定、組織的成員國大多重複,如果撥開那些複雜合約的表象,內裡其實像極了我們天天在玩的LINE群組。為了某人要參加,或者不想讓某人參加,又或者某某人要做管理員,常常同樣一群人卻有好幾個群組,有的「加一」,有的「減一」,有的成員幾乎重複卻有不同的群組名稱。

而且,這些掛著亞洲整合大旗的群組,大多軟弱乏力,真正的目的只剩領袖外交的舞台。例如RCEP原本是東協峰會的議案,被中國取得主導權後,宣稱要建立全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平台,15個國家前後舉行了31輪的正式談判,耗費大量納稅人的血汗錢與公務員的寶貴資源,終於在2022年1月1日正式上路。

RCEP原本就只是降低貿易壁壘的老舊協定,實益甚低,而且才要上路,中國與澳洲就違背協定,爆發血淋淋的貿易戰。另外,美國一開始就不參加,印度後來也退出,中國對東南亞的小老弟們原本就有各種方法補貼,如今中國又身陷清零封城的經濟大衰退,搞了12年,號稱「世界最大自由貿易經濟體系」的RCEP,只剩一個空殼。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李克強救經濟的最後一搏
【鏡評】虛擬貨幣暴跌
【鏡評】安度類崩盤股市的求生法則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