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土耳其沒啥好怕的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近日全球最驚悚的金融話題,排名第一當然是一夕崩盤的土耳其里拉,土耳其是橫跨歐亞兩洲的大國,人口8,000萬是台灣的3倍半,去年的GDP還有8,500億美元,是台灣的一倍半,量體龐大的經濟體匯率崩盤,立刻引發「金融危機即將再度襲捲全球」的高度憂慮。

土耳其里拉貶值勢必帶來國內的經濟災難,土耳其去年8,500億美元的GDP,雖然還有台灣的一倍半,但是今年從年初的3.75里拉兌換1美元,崩盤重挫到上週,想換1美元得拿出6.1里拉,匯率重貶63%,用目前匯價來計算,土耳其的經濟立刻掉到與台灣相當的水準。

這種貶值幅度,相當於美元兌新台幣匯率從1比30,一下子崩潰到1比50,是國民政府遷台至今,從未發生過類似的匯率震盪幅度。

在距離土耳其1.2萬公里之外,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阿根廷,今年也出現幾乎同等幅度的匯率貶值,阿根廷披索在年初的時候是1美元換18披索,到了8月中旬竟然得拿30披索才能換到1美元,同樣是貶值66%,引發分析師大喊「新興市場貨幣即將連鎖崩盤」的末日預言。

不過,土耳其與阿根廷的匯率貶值雖然極為慘烈,與1997年連鎖型的亞洲金融風暴引爆因素卻完全不同。觸發土耳其里拉崩盤是執政超過15年的艾爾多安總統日益獨裁,想在美國與中國、俄羅斯之間的政治角力左右逢源,卻遭到川普無情的經濟制裁;相反的,阿根廷新總統馬克里卻獲得川普與IMF總裁拉嘉德的雙重護持,全力協助馬克里度過阿根廷經濟轉型的難關。

再進一步細看,阿根廷是借用外資來做經濟自由化的轉型,過程中讓資本家與外資攫取暴利,聯手製造了「外資金主型金融風暴」,阿根廷中央銀行發行了巨額的短期高利貸債券,到期日只有35天的LEBAC國庫券,年息竟然高達45%,金額有250億美元,全數給外資賺走;土耳其是意圖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兩面遊走,被川普修理的「干預內政型金融風暴」,土耳其1,500億美元的外債看似巨大,土國央行仍然有能力處理,只要艾爾多安向美國低頭,一切風暴就立刻煙消雲散。

其實全球風險的病灶不在土耳其,真正的危機就在美國與中國。美元利率如果不斷上漲,在外熱錢繼續回流美國,自然會讓新興國家吃盡苦頭;另外大陸股市今年全球最弱,上證指數年初至今跌掉19%,在亞洲墊底、在全球排名倒數第3,香港上市的績優龍頭公司騰訊股價腰斬,一度挑戰大立光的舜宇光學一週暴跌3成,都是令人吃驚的警訊。台股8月下跌是受到陸港股市的拖累,這才是我們應該高度警戒的病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金金併如何才能亮晶晶
【鏡評】每年389億元補助托育有用嗎
【鏡評】臉書一日暴跌20%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