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廟小妖風大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國民黨內青壯派火大,最後吳敦義只好放手,在中常會率領所有一級黨務主管辭職。
國民黨內青壯派火大,最後吳敦義只好放手,在中常會率領所有一級黨務主管辭職。

大選過後,一個星期時間裡,台北政壇依舊滾水沸粥一般,不停翻騰攪和。民進黨這兒,走了陳師孟,總算設下停損點,拔掉司法火藥庫引信。國民黨那兒,則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敲鑼打鼓鬧家務,家醜外揚,令人傻眼。在野黨品質良窳,攸關民主體制安危,在野黨能發揮健全功能,才能督促執政黨上緊發條、螺絲,作好施政。如今,國民黨如此鬧家務,並非台灣民主之福。

吳敦義當國民黨主席,率領國民黨打這場選戰。奇怪的是,無論選前提名不分區立委,還是選後辭黨主席下台,此君都是步履雜亂,搖擺不定,二次皆為先伸手,被打之後縮手;再被打,這才死心放手。選前提名不分區立委,他先是把自己放在第8名,引發反彈,於是縮手,改成第10名,後來又被打,於是只好放手,改成第14名,結果,這次沒撈到不分區位子。

選後辭黨主席,吳敦義先是說,此事得等中常會決議。此說一出,果然被打槍,於是縮手,改成「請辭待命」,拖到選出新主席,才下台走人。結果,黨內青壯派火大,台北市議員衝中央黨部鬧場,新生代中常委紛紛辭職,於是,他只好放手,在中常會率領所有一級黨務主管辭職,並請曾銘宗暫代黨主席。吳敦義是政壇老先覺,政務當過副總統、行政院長,黨務則是黨主席,但辭職舉措卻十分古怪。

首先,自己辭了黨主席,卻不讓副主席代理,而是指派曾銘宗當代理主席。曾在立法院表現出色,但沒中常委資格,如此指派,簡直亂了套。後來,只好讓曾銘宗當代理祕書長,由中常委互推,由林榮德當代理主席。其次,吳敦義自己走人就罷了,卻搞成內閣總辭那般,連帶裹同所有黨務主管一齊走人,鬧得代理主席林榮德求爺爺告奶奶,拜託黨務主管留下來幫忙。

這次大選,世代對決;選後算帳,也是世代對決。國民黨中常會那天,場外爆發推擠、叫罵,黨內二個世代次級團體彼此對陣,好一副「廟小妖風大,池淺鳴蛙多」景象,讓人看了傻眼。時代在變,形勢在變,世代也得跟著轉變。年長世代無論當年如何神勇,現在時間到了就得退下去,讓年輕人上來。

就國民黨而言,吳敦義、王金平二人徹底賭光政治資本,就此玩完。其他像是馬英九、連戰、吳伯雄與胡志強等昔日英雄,也就此謝幕。往下,交給中生代接棒,看看能否玩出新花樣,拉攏年輕族群人心。值得注意的是,韓國瑜新敗之餘,顏色黯然,低調韜光養晦,聲勢歸零。然而,這人有梟雄能耐,能屈能伸,只要闖過了罷免這關,假以時日,還是有可能捲土重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論】韓國瑜前途多舛
【鏡論】向國軍致敬
【鏡論】世代對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