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更名大業定期打擺子

促轉會建議設立統籌機構,針對全台道路、行政區,把「中正」「中山」全給換掉。最好對付的,是中正紀念堂,影響不大,說改,也就改了。
促轉會建議設立統籌機構,針對全台道路、行政區,把「中正」「中山」全給換掉。最好對付的,是中正紀念堂,影響不大,說改,也就改了。

促轉會5月底結束,上週向行政院提出任務總結報告,建議更換新台幣上孫中山、蔣中正人頭肖像。此外,也建議設立統籌機構,針對全台灣道路、行政區,把「中正」「中山」全給換掉。針對換鈔之議,央行表示,目前新台幣使用情況良好,偽鈔率極低,沒有改版急迫性,但會在下次改版時,參考促轉會意見。

促轉會功未成,身先退,臨走前留下鴻圖大業,以待來者賡續改名壯舉,這背景與過程,完全正常。二十多年前陳水扁當上總統以後,只要總統府由民進黨作莊,鈔票、硬幣去孫去蔣之議,就不絕於耳。這情形,好像發瘧疾一樣,定期打擺子,過一段時間,就要發作一次。譬如,在2017年2月初,民進黨立委高志鵬就說了,說他看新台幣看膩了,要提案修法,重新設計新台幣。

然而,每次發作,都發不出結果。理由很簡單,紙鈔、鎳幣改版,重新印鈔,重新鑄幣,花費太大,成本太高。事實上,若論改名,能改的,早改了,像是中船,像是中正機場。不能改的,若硬去改,就會撞壁,像是華航貨機圖案,改過之後,飛出去就碰到麻煩,只好又改回來。從彭淮南到楊金龍,二任央行總裁其實一向很捧民進黨的場,但更換鈔幣,委實難搞,因而,只能等因奉此,說說「下次改版時參考」,把場面糊弄過去。

至於更改路名,早在2017年2月9日,《鏡觀》就以〈賺鈔票比換鈔票重要〉一文當中,明白預測:「綠營當中,已經有人順著這思維往下探索,已經出現改各縣市中山路、中正路等說法。」由此可見,改路名之議,也是早就有之。當然,改路名比改鈔票容易得多,最簡單幹法,就是電腦文書取代法。譬如,將所有「中山路」,全改為「民主路」;若已有民主路,則改為「民主新路」。把「中正路」,全改為「自由路」;若已有自由路,就改為「自由新路」。甚至,連「中華路」都可以比照辦理,改成「人權路」。

最好對付的,是中正紀念堂,四四方方一個園區,影響不大,說改,也就改了。比較麻煩的,是改校名,從幼稚園一路往上,到大學,中正、中山、中華,一路不絕如縷,真要改名,等於砸了校友祖宗牌位,會衝撞認同情緒。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論】這個輪迴誰都逃不掉
【鏡論】大數法則變成亂數法則
【鏡論】美國在台灣的情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