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立體化 賀陳旦轟笨蛋

·2 分鐘 (閱讀時間)
賀陳旦批鐵路立體化是「笨蛋做法」,完全是工程部門過乾癮。圖為前交通部長賀陳旦。(本報資料照片)
賀陳旦批鐵路立體化是「笨蛋做法」,完全是工程部門過乾癮。圖為前交通部長賀陳旦。(本報資料照片)

「台鐵一旦甘心認命只做北中南都會區,那接下來就可以做兩件事:第一,簡化車種;第二,在各分區設維修廠,把維修跟營運綁在一起!」前交通部長賀陳旦表示。

太魯閣號和普悠瑪號只有8節車廂,只能坐372人,平均每節車廂不到50人,因此花東線常一票難求。賀陳旦直言,買普悠瑪和太魯閣就是錯誤決定,但做了就做了;現在買容量較大、不那麼花俏的自強號(EMU3000有12節車廂、538個座位)是正確決定,但應讓它好好服務東部,不要再跑西部。「現在還有不少普悠瑪或自強號從彰化或是潮州發車,毫無道理!」

只要把西部幹線簡化車種,接下來就可以做第2件事,就是各區設立維修廠。賀陳旦說,目前台鐵列車大修都是要到桃園富岡機廠、潮州機廠及花蓮機廠等3大機廠。但若車種簡化,比方說若10年後西部幹線8成車班都是通勤列車,就可以在北中南各區設維修廠,採買零配件及維修頻率都可以標準化:「有點像現在的台北捷運,每條線都有停靠跟維修基地,不用全都拉到北投去。」

這樣一來,就可以真正合理配置鐵路立體化之後的各地維修機廠資源。賀陳旦批鐵路立體化是「笨蛋做法」,完全是工程部門過乾癮,把鐵道拿上拿下,卻根本不管後續營運。每次立體化的後果就是成本變高、列車變慢,旅客更是抱怨。

最重要的是,鐵路立體化幾乎很少考慮之後維修基地要搬到哪去,賀陳旦說,台北市的台鐵維修機廠先從華山搬到松山,再從松山搬到樹林,就是因為兩次地下化導致空間不足所致,一旦台鐵真的甘心認命做都會區運輸,那維修廠一定要重新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