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研廚藝、後院垂釣…華人居家避疫苦中作樂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影片來源:特派員黃惠玲)

「居家令比坐月子還苦!」經營K&K按摩美容學校的Kris張,因為疫情已經在家帶兩個幼兒40多天,「快被孩子折磨得只剩半條命」,對坐月子記憶猶新的她說,坐月子是有希望的,明確知何時出關,現在卻不知道病毒究竟何時消失,疫苗何時能問世。

伊利諾州居家避疫令從3月20日傍晚開始上路,將一直要到5月30日才會解禁,這段期間,無數「關」在家中的民眾,都想方設法使「單調且重複的日子」變得多采多姿一些,有的拚命學習廚藝,有的努力健身,有的沉迷網路,有的則不得不成為24小時保母。

因為酒店暫時停業而暫時失業的房務員的林莉莎說,「儘管現在領到的失業金很多,但失去外出自由太痛苦,寧願回去上班賺血汗錢」;本來從不下廚的Cindy,因另一半為新冠高危險群,疫情下被迫成為「煮」婦而意外發現烹飪樂趣。

經營中餐館的馬振偉,在餐館暫停營業後,乾脆把一身廚藝搬到家中餐桌,「每天三餐,菜色不同,還接受家人點菜」,馬太太說,吃得很開心,但很擔心恐怕兩個月後,胖到出門親戚都不認識他們了。

兩個孩子分別是2歲多及1歲的Kris張說,疫情前大女兒已經上全天候的托兒所,小兒子則由父母幫忙照顧,而她主要負責專心衝事業,沒想到現在學校受規定限制無法復課,儘管另一半也在家上班,但照顧孩子的重任「壓」得她喘不過氣,「雖然很珍惜難得與孩子緊密相處時光,但實在太難了」,每天一早起床餵奶,然後陪玩陪吃一整天,晚上不到7時小兒子一睡,「我也累到昏睡」。

居家令開始前幾天就已經因為酒店房客過少而沒上班的林莉莎說,幾天不用上班還覺得挺輕鬆的,但變成幾周不上班,加上哪裡都不能去,「連悠閒都變成負擔」,她說,現在每個月領到的失業金比原本工作時還高,但華人平常大都有所積蓄,基本生活都不會出太大問題,「我寧願回去上班少領一點錢」。

一直是職業婦女的Cindy對烹飪沒興趣,家裡的爐頭跟全新的差不多,然而新冠疫情居家這一個多月來,她因擔心老伴是感染高危族,暫停了外食習慣,破例「天天開伙」,「從蘿蔔糕到白切雞」全都上過桌,雖然端上桌的成品「賣相欠佳」,但夫婦兩吃得健康開心,「居家令結束後,想去報名廚藝班」。

有健身習慣的蔣翊與孩子、妻子及親友共六人同住,「現在大家不上學、不上班,雖然衣食不缺,但缺乏運動」,為了讓家人有足夠抗疫「資本」,他規定全家一天兩次需到後院集合運動,進行一個多來,也算是培養規律生活的一大收穫。

由於不出門可以做的休閒運動非常有限,蔣翊還突發奇想,在養著幾條小魚的後院小池塘,享受垂釣之樂。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1張圖:全球死亡破25萬例 紐約市死亡近2萬例
Costco即起鮮肉限購 1人只能買3盒
有這4狀況 鍾南山:可能是無症狀患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