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李文亮微博—「中國哭牆」下的抗議

長平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2020年3月19日,李文亮醫生的微博留言,驟然增加了10萬。此時,他離開人世已經42天了,但是微博從來沒有停止更新。

2月1日,李文亮醫生在自己微博帳號上寫下此生最後一條微博:今天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2月7日,李文亮去世。在公眾心中,他以新冠病毒疫情"吹哨人"的身份死於新冠病毒,而且因為他的哨聲被訓誡、被掩蓋,導致武漢、中國乃至全球更多人受害。作為專制政治下選擇無多的一種抗議方式,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前往這條微博留言。

這些留言中有大聲的抗議,但是更多的是低聲的傾訴,或者只是一聲問候,聊一下天氣的變化,當日的街景。有些留言說,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成天哭。還有人借此地方來緬懷親人: "李醫生,我母親因為肺功能衰竭去世,如果您在天堂能看到她,一定要幫我囑咐她注意身體,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無論如何表達,沒有人心裡會感到輕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注意到,這裡成為"中國哭牆","一個安放人們良心的地方"。

李醫生,您能瞑目?

李文亮醫生去世當日,通報說,2020年2月7日,國家監委成立調查組,"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情況依法開展調查"。

3月19日,調查結論公布,認為"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要求"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武漢市公安局立即執行,撤銷了訓誡書,並追究了武昌區公安分局中南路街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和民警胡桂芳的責任,分別給予行政記過和行政警告處分。

"中國哭牆"的當日主題成為:李醫生,您能瞑目?

正如網民所說,這個調查時"開著航母出海聲勢浩大,結果抓回一只泥鰍交差";"又是炮灰,找了幾個替罪羊,冤完醫生再冤民警";"李醫生,他們只處理執行的,不處理決策的";"基層民警開了個訓誡書,央視都知道了,輪番報道,當他媽的老百姓都是大傻子呢?真是應了那句話:他知道他在撒謊,他知道我們知道他在撒謊,我們知道他知道我們知道他在撒謊,他依然撒謊!"

最高領導層最初決定瞞報疫情,在中國早已經不是秘密。行政和司法部門一切行動、宣傳部門主導的一切輿論,都是在這個"統一指揮"之下的准確反應。吊詭的是,這場前所未有的又中央派出調查組對一個普通公民的遭遇進行調查,也是而且只能是"統一指揮"之下的部署。

人們不僅無法期待這份調查對高層決策做出正確的描述,更不用說追究責任,而且也絲毫不涉及改變"吹哨人"受罰的政治環境:其他幾份同樣性質的訓誡書應該撤銷嗎?今後同樣性質的"吹哨"行為還會受到處罰嗎?網民們要求的言論自由可以得到保障嗎?"老子到處說"仍然只能是借助一個智者騎在青牛背上的諷刺漫畫嗎?

未來的人們會記住,這堵哭牆存在過

跟每一次含有人為因素的公共災難發生之後一樣,這是民眾與宣傳部門之間進行的又一場輿論巷戰。在無處不在的巷戰中,李文亮微博是一個堡壘。目前,它被充滿怨氣的民眾佔領著。盡管大多數評論都小心翼翼,避免太過敏感和刺激,只求傾吐和哭訴,但是宣傳部門仍然不會坐視不管。

3月19日的一條網民留言說:"看了幾個排名靠前的評論,竟然一點也不驚訝,網絡一大波的攻勢又開始了,看著惡性,已經懶得評論了,嚴重的話更不敢說,我怕消失。只能來你這裡,輕輕的對你說,不管怎樣,你總算是得以平反了,希望你在天之靈能夠安息。活著的人無力改變,只能寄希望你在來世能幸福,祝福你。"

這些留言道盡了中國人的卑微、壓抑和無奈。但是,無論如何,未來的人們會記住,這堵哭牆存在過,而且或明或暗地銘刻著:"不能,不明白","我要言論自由","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以及"老子到處說"。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長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