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美國代價在鬧 中國代價在笑

德國之聲
中美雙方誰能贏得這場貿易戰?時評人長平認為,大多數關於中美貿易戰的討論中,對於中方的假設前提都是錯誤的。玩不過金正恩的特朗普,也未必玩得過習近平。

長平觀察:美國代價在鬧 中國代價在笑

中美雙方誰能贏得這場貿易戰?時評人長平認為,大多數關於中美貿易戰的討論中,對於中方的假設前提都是錯誤的。玩不過金正恩的特朗普,也未必玩得過習近平。

(德國之聲中文網)迄今為止,大多數關於中美貿易戰的討論中,對於中方的假設前提都是錯誤的。人們關心中美雙方誰能贏得這場戰爭,卻沒有細究贏什麼;人們猜想習近平和特朗普誰的決心更大,卻沒有人深思他們各自決心干什麼。

自始至終,雙方的目標和手段,或者說戰略和戰術,都不像諸多討論中籠統而含混地假定的那麼一致。相對來說,特朗普一方要透明得多。盡管他一再吹噓自己的談判技巧,但是他畢竟身處民主制度之中,不得不面對媒體批評,回應選民擔憂,自己也每天发推。他在這場貿易戰中的目標路人皆知,那就是要從中國"拿回"更多利益,打造最好的經濟政績,短期贏得選民認可,長期留下歷史"豐碑"。

玩不過金正恩,玩得過習近平嗎?

人們似乎忘了,特朗普想要打造的另外一座歷史"豐碑"--隨著他和金正恩稱兄道弟,美國和朝鮮一笑泯恩仇,朝鮮半島實現去核化永久和平--幾乎已經成為笑話。金正恩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走了一圈秀之後,緩解了迫在眉睫的制裁危機之後,朝鮮又開始发射導彈,朝核問題又回到原點。

盡管央視評論得慷慨激昂--"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經歷了5000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讓很多人想到了朝鮮的電視播音員;盡管金正恩和特朗普見面之前都會到北京密取"錦囊妙計","特金會"也讓中朝兩國會消除緊張關系,友誼更加堅固,但是貿易戰的討論者們大概仍然會認為二者之間並沒有什麼關系。一個經濟強盛,一個飢民遍地;一個全球貿易,一個與世隔絕。

我從一開始就有不同的看法。在上一篇討論河內"特金會"的文章中,我直接說到了中美貿易戰--

很多人只看到特朗普在貿易戰中"修理"中國,讓中國政府難堪,卻沒有看到這並非特朗普政府的單方面選擇,而是中國发展模式必然對國際秩序帶來威脅、國際社會必然要做出回應的結果--在這種"必然"之中,特朗普對中國並非最苛責的態度。他並沒有逼迫中國做出任何政治上的變革--盡管他的內閣中很多人都認識到這才是問題的實質--而只是要求中國政府在經濟上做出讓步。事實上,就算中國政府全部滿足他提出的關稅要求,也不會大規模地改變現有貿易結構,也不會大幅度地減弱中國模式對國際秩序的威脅。

適逢其時,中共趁機"斗出一片新天地"

在政治方面,朝鮮是一個微縮版和極化版的中國。二者有一個完全一樣的目標,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保住現政權。

如果特朗普明白這一點,他就會為自己自鳴得意的"談判技巧"感到害臊。央視評論以為說得非常明確:中共政權--以"5000年中華民族"之名--什麼樣的風雨沒有經歷,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60年前,"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50年前,"文革"斗死幾百萬人;30年前,"六四"直接把坦克開到天安門廣場屠殺抗議學生--這些政治災難都同時伴隨著經濟崩潰。相比之下,中美貿易戰實在是小菜一碟。

我並不是要說,貿易戰對中國經濟沒有影響;也不是要說,中國經濟下滑對中共政權沒有威脅。毫無疑問,特朗普的挑戰,對於習近平統治團隊來說,是一種巨大的麻煩。

但是,在以下關鍵問題上,習近平團隊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

第一, 經濟发展自有周期,即便沒有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也會進入調整期。對於以經濟高速发展作為執政合法性的後鄧小平時代的中共,貿易戰來得適逢其時,正好充當替罪羊。

第二, 對於維護中共統治,以及習近平本人要實現長期掌權而言,市場並非越開放越好。"國進民退"顯然對經濟发展不利,但是對於統治者控制社會有利,因此是一個早已經開始的政治進程。

第三, 中美貿易戰所涉關稅佔中國財政收入的比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它對整體經濟的連帶沖擊,尤其對所涉企業的影響,當然是悲劇性的。但是,且不說在這種錯綜復雜的全球化時代,這些代價會有多少是由美國企業和美國公民來買單,僅以中共政權穩定的目標來計算,習近平這個有些文意不通的"自信"宣言並非沒有道理:"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

第四, 近年來西方社會全面反思後冷戰時代的中國政策,阻擊中共大肆滲透西方社會已經成為共識。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朗普把戰場設在而且僅限於貿易領域,對中共來說無異於福音。假如貿易戰很快結束,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也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並不會因此就和中國風平浪靜。法治、人權、新聞自由、網絡管制、新疆集中營、藏人自焚……中共有待清算的罪惡可謂罄竹難書,西方政壇也一定會不斷地設置焦點話題。相對其他方面而言,貿易戰大概是中共最樂見的"懲罰"。

第五, 因此,未必像評論者們不假思索地假設的前提那樣,中美雙方都在真誠地尋求盡快結束戰爭的方案。和朝鮮的核危機一樣,談判,食言;再談判,再食言……這本身就是一種策略。當然,和金正恩一樣,習近平也在冒險。但是,從整體上說,這對中共來說是一種刺激而又安全的游戲。正如央視評論所言:"中國必將堅定信心、迎難而上,化危為機,斗出一片新天地。"

延伸閱讀:貿易戰打到現在 中國百姓怎麼說?

中共"不惜一切代價","代價"們歡欣鼓舞

第六,和朝鮮的金家王朝一樣,習近平的"中國夢"需要民族主義,需要一個"美帝國主義"。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新近在智庫新美國主辦的"未來安全論壇"上談到美中較量時說:"這是第一次我們將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種(Caucasian)。"這正好給中共喂料,習近平不會錯過機會,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講話中接過話題說:"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不用說,這成為中國媒體的亮點,也是中美貿易戰的一個注腳。

這個道理,人民花了七十年時間才想明白。不久前,一個段子在中國社交媒體流傳:晚上吃飯時,一個半生不熟的朋友跟我說,美國太不是東西了,跟我們打貿易戰。"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打贏貿易戰"。我心想,你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你是那個"我們"嗎?其實你就是那個"代價"。

不惜一切代價抗美援朝,不惜一切代價大煉鋼鐵,不惜一切代價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不惜一切代價鎮壓六四運動,不惜一切代價打贏中美貿易戰,不惜一切代價援助非洲……你以為那個代價是什麼呢?正如一首《天朝屁民歌》唱道:"維穩的費,屁民的稅。花你的錢,判你的罪"。

參考閱讀:長平觀察:從“屁民”到“韭菜”

第七, 尤其重要的是,跟特朗普相比,習近平有足夠的"代價"可以支付。習近平可以宣布"不惜一切代價",而且可以讓"代價"們(被犧牲利益的民眾)歡欣鼓舞,而特朗普只能一再解釋打贏戰爭的代價很小,還會補貼付出代價的美國農民。更不用說,反對黨、媒體和公民一直沒有停止批評總統。

當媒體以"兩國百姓都叫苦連天"作為標題的時候,卻沒有點明的是:中國百姓叫苦之後更加痛恨"華盛頓",美國百姓叫苦之後也更加痛恨"華盛頓"。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