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TikTok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長平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是否禁止TikTok(中國公司經營的社交軟件抖音海外版)尚無定論,但是在中國國內已經上演各種鬧劇。按照網民時下用語,驚現多處"大型翻車現場"。首當其沖者,還是外交部發言人。新任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看上去文質彬彬,據稱用來平衡面目猙獰的"戰狼"外交。被問到TikTok事宜,汪文斌說,近期一些國家政府和媒體表示,不應在社交媒體領域搞"雙重標准"。

假如他不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這話可以直接理解為替美國政府辯護。眾所周知,美國國內企業如雅虎、谷歌和facebook, 也要面臨美國政府或者國會的有關言論自由、人權保護和國家安全方面對審查。大公司被質詢、罰款、賠償甚至拆分的新聞並不鮮見。可以說,正是因為不搞"雙重標准",TikTok和微信等中國媒體才是問題,而且是個很大的問題。

網民沒有誤解汪文斌,所以才更加驚詫莫名。"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官方微博賬號,竟然以"汪文斌:不應在社交媒體領域搞雙重標准"作為標題來譴責美國政府。其下的中國網民留言中,有人驚問"怎麼好意思這樣說話","我怎麼不能發推",有人呼籲"趕快把牆給拆了,教教美國什麼才是大國風範",有人諷刺"美國太脆弱了,容不得一點點境外的聲音",有人擔心自己神經錯亂,請求網警來管一管。網警終於趕到,關閉了評論。

可見無論發言姿態多麼和風細雨,為專制辯護的內容依然是而且只能是蠻不講理。

美國政府手裡的另外一把刀

TikTok引出的另外一個熱點話題,是攜程網董事長梁建章替政府出謀劃策,具體落實"不搞雙重標准"。他寫了一篇文章《開放國際互聯網 可以徹底打碎美國封鎖TIKTOK的正當性》,認為面對美國對中國官員和企業的打壓,"如果我們只是簡單采取以牙還牙的策略,同樣實施排外和封閉的策略,反而會正中美國的下懷"。他建議,中國的對策應當是進一步加大開放的力度。

具體說到美國WeChat和Tiktok的封鎖,文章說: "我們也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開放谷歌和其他國際主流互聯網網站,使得中國擁有更開放的國際互聯網環境。""試想一下,如果中國開放了谷歌、Facebook、Line等網站,反倒是美國封鎖了WeChat, 或者Tiktok,結論就是中國創造出比美國更開放的媒體環境,這對美國一向標榜的自由、開放和法治的國際形象會形成極大打擊"。

不管梁建章先生是真誠地借此機會促進開放,還是假裝自己人扮演低級紅高級黑,他這篇文章廣為流傳,然後官方這樣回應他的開放籲求:在多個平台刪除這篇文章。

與其說梁建章文章是在"向美國人遞刀",不如說他在提醒國人注意,美國政府手裡本來就有的另外一把刀。早已經有人指出這個明顯的事實:美國政府不用國家安全的理由,也可以禁止中國互聯網公司在美國運營。其中的道理,大概幼兒園小朋友也能明白:你不讓我到你家裡來玩,我也可以不讓你到我家裡來玩。用大人的話說,叫"對等市場開放原則":中國長期禁止谷歌、推特、facebook等社交媒體,以及各種主流媒體,卻還要抗議別人禁止WeChat和Tiktok,這邏輯的確有點侮辱人類智商。

難怪推特用戶Hao Chen(@haoel)批評美國政府說:"川普禁TikTok這事干的確不太地道,地道的作法應該是,說都不要說直接禁掉。"或者,他建議說,建個"雲上密西西比",發幾篇社論,再把那些批評者訓誡一下,抓幾個架VPN的,這就沒問題了。

蓬佩奧指控TikTok有證據嗎?

此事的戲劇性還在於,TikTok面臨美帝欺壓,並沒有在國內激起保護民族企業的輿論浪潮。相反,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遭到網民圍攻,說他在美國人面前太軟弱,華為的骨氣半分沒有學到,丟了中國人的臉……一直罵到他關閉微博評論。

張一鳴的確沒有說出給愛國網民"打雞血"的豪言壯語,還不如性侵嫌疑犯劉強東先生"有骨氣"。但是,畢竟TikTok也為黨國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比如多次移除"敏感"視頻。其中一起發生在去年,一名美國少女在Tik Tok上貼出一邊夾睫毛,一邊批評中國政府關押新疆維吾爾人政策的視頻,該視頻很快被Tik Tok移除,該少女稱其賬號還被禁止發帖一個月。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對媒體表示,"像TikTok、Wechat這些在美國營運的公司,都有可能直接把數據上繳給中國共產黨。"他沒有提供證據。但是也有人說,張一鳴和他的公司在國內的遭遇就是直接的證據。

2018年,字節跳動公司旗下的應用"內涵段子"由於出現網民線下聚集,被當局以存在"低俗"笑話和視頻為理由被永久關停。不久後,TikTok的國內母版抖音平台又因為出現"侮辱英烈"的內容發表道歉聲明,相關人員停職。所謂"侮辱英烈"的判定,並不是依據尊重任何死者的聲譽和其他人權,而是擾亂了中共的愛國教育宣傳。因此,道歉內容還包括要"在全公司發起一場英烈教育"。

盡管如此,人民日報還發表微博評論《不是一道歉就風輕雲淡》: "犯這種錯,抖音讓人發抖。犯了改改了再犯,這樣的道歉顯得廉價,更讓人懷疑道歉不過是金蟬脫殼的道具。"

如此苛嚴冷酷的政治環境,中國企業被懷疑向黨國提供數據,或者按照黨的要求行事,難道不是順理成章嗎?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長平

更多相關新聞
美擬制裁抖音、微信…中國爆氣喊這句
美國政府高層曝微軟徵收可能要付的「代價」
不搞「雙重標准」?TikTok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外界憂安全及隱私問題 TikTok新加坡用戶卻大增
Zoom8月23號起 停止對中國大陸直接服務
中國未禁美科技?官媒:谷歌自己退出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