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陷錢坑2】老父母陸續罹癌失智 一打三陷恐怖平衡

張雅淳
CTWANT
10年前,黃姐申請居服員照顧重度身障的老公,這位居服員陪伴黃姐一家至今,感情深厚。(圖/家總提供)
10年前,黃姐申請居服員照顧重度身障的老公,這位居服員陪伴黃姐一家至今,感情深厚。(圖/家總提供)

17年前老公突然腦中風變成重度身障,展開黃姐的照顧生活序曲,但全家只靠她一份薪水。「錢燒得很快啊,前半年燒存款,後來就靠生病的保險金給付。」最可怕的是一種恐怖平衡,「這個家再有一個人出狀況,我就慘了!」但偏偏這樣的失衡從沒少過。

黃姐印象很深刻,那時老公剛失能,女兒沒考上理想高中每天哭泣,媽媽恰巧又摔斷腿,某天夜裡爸爸膀胱劇痛,她才發現老父親已經三天未排尿,幸好診所醫師願意半夜幫忙導尿,但警告她如果不成功就只能送大醫院。

「幸好最後通了!不然老公在家中要怎麼辦?」。黃姐說,當時壓力好大,有一天她正在幫老公擦澡,突然全身感到莫名劇烈疼痛。「那個痛是由內而外出來的,我覺得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思?」但又想到,如果自己走了,誰來照顧這一家老小?「只能扛了!」

10年前,黃姐在報紙上看到「居家服務員」的長照政策,再加上老公二次跌倒抗拒走路,被逼到盡頭的她於是打電話申請。「現在回想,居服員真是我的貴人!」「每周有三天的居服時間,讓我可以稍微喘息。」黃姐的世界終於打開一扇門,開始走進人群,而這位居服員也陪伴黃姐至今年,彷彿家人一般。

10年前,黃姐申請居服員照顧重度身障的老公,這位居服員陪伴黃姐一家至今,感情深厚。(圖/家總提供)
10年前,黃姐申請居服員照顧重度身障的老公,這位居服員陪伴黃姐一家至今,感情深厚。(圖/家總提供)

「以前很自閉啊,後來開始接觸『家總(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等相關機構,可以暫時抽離照顧的情境,心境更開闊,也更懂得如何運用長照資源。」

當時考驗正一波波湧來,黃姐每天忙得像陀螺一般打轉,最後逼不得已辭職。「媽媽開始嚴重暈眩,後來更出現『帕金森』症狀,也開始需要照顧。」黃姐的經濟壓力更大了,幸好已經懂得求援,透過各機構尋找適合申請的補助。

「媽媽接下來又得了乳癌,雖然年紀大,我們還是做了手術、放電療等等,但後來又轉移成子宮內膜癌、淋巴癌。」不只如此,那年的除夕夜,一家人剛吃完年夜飯,突然「碰」的一聲,黃姐的爸爸跌坐廚房地上。「爸爸驚恐地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我知道他也中風了!」雖然肢體無礙,但卻傷了腦,黃姐的爸爸就這樣失智了。

黃爸爸因為腦中風導致失智,雖然恢復狀況不錯,但是黃姐仍需盯著他吃藥。(圖/張文玠攝)
黃爸爸因為腦中風導致失智,雖然恢復狀況不錯,但是黃姐仍需盯著他吃藥。(圖/張文玠攝)

黃姐就此「一打三」,卻開始懂得轉念。「媽媽的癌症轉移到最後,我就決定居家安寧,媽媽還是可以跟鄰居聊天,真正臥床只有最後2周。」老父親靠著老友每天來家中泡茶聊天,中風後遺症也大為好轉。

17年過去了,黃姐仍在照顧之路上,而貼心的孩子也長大了。「女兒上班賺錢,兒子兼差外送工作,因為時間彈性才能分擔照顧。」黃姐說,還是擔心兒子的未來,但目前也只能先這樣。

更多 CTWANT 報導
【長照陷錢坑3】27歲起照顧父母 失智媽半夜哭著說抱歉
韓瑜認了生病!消失螢光幕1年多「身體長滿疹子」 近照曝光
謝和弦深情唱《謝謝你愛我》激吻女觀眾 身分曝光...竟是天后親媽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