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線投資股債怎麼選? 專家教你從美元價值衡量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長期投資組合中納入精選的普通股,與只將資金投入債券,要針對兩者做優劣比較,某種程度上會和美元的特性有關係,我們應該特別來討論一下用美元來衡量實質價值這件事。如果我們用輕蔑的態度來看待美元,只是凸顯美元的缺失而已。美元至今仍是全世界最穩健的貨幣。

曾經捍衛美元反對自由鑄造銀幣(free silver,按:十九世紀末期美國曾有政治人物主張放棄金本位,改以白銀自由鑄造錢幣)的人們,以及透過聯邦準備銀行系統(Federal Reserve Banking System)來強化美元的人們,都值得尊敬。然而,美元也和所有人類設計出來的貨幣一樣,都有某些明顯的缺點。

比方說,美元極易因為政府不明智的行動而受影響,不過有責任維護美元購買力的政府機關,一向處於被動防禦的立場;想要拉高薪水的勞工,某種程度上是引發通貨膨脹,這就相當於攻擊美元的價值;希望讓產品賣得好價格與努力償還農場貸款的農民,從某方面來說,也是在打擊美元的價值;為了保護工業而設置的關稅,也插了一腳壓低美元的購買力。

所有債務人都樂見貨幣購買力下跌。畢竟,通貨緊縮、貨幣購買力提高,多半伴隨著讓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難過的經濟衰退。相反地,通貨膨脹、貨幣購買力下跌,則常跟著的是經濟繁榮和普遍的幸福感。因此,希望保有美元完整購買力的人,以及認為美元購買力下降比較有利的人之間,經常會出現拉鋸。大部分的人都是後者,隨著這些人愈來愈有條理,不確定美元的價值是會回歸 1897 年以來逐漸消失的強勢,還是會再度經歷 1915 年到 1920 年之間的嚴重下滑。

除了觀察到「美元能買到的實質商品或服務逐漸變少」這項趨勢以外,我們也發現,為了保持社會地位與階級,人們需要的商品數量愈來愈多。因此,以美元計價的名目收入也愈來愈難以維繫所得者的社會地位。

美元購買力一般商品指數(ordinary commodity index of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the dollar)中並未納入社會地位這個因素。而「社會地位」主要指享有更好的居家環境如冷暖設備、照明與水電系統,棄四輪輕型馬車改成開汽車,以及擁有電話、收音機和現代生活用品清單中我們的父執輩一無所悉的各式各樣設備。另一方面,由於機器設備進步與大量製造導致生產成本下降,會抵銷一些貨幣購買力下降的影響。

不過,要能負擔起這些東西,就需要有更高的名目收入,在此同時,供應這類產品與服務的產業也因為人們消費而對應增值。換句話說,這些產品與服務的消費帶動了貨幣更快速流動,能躬逢其盛的代表性產業,就會反映在其普通股的名目股價。目前有很多因素壓制美元,使得美元難以恢復過去的購買力,例如州、市政府大舉支出。以下1923年10月8日的《紐約世界報》(New York World)社論,說得很切題:

目前發布的預算中登載了一篇聯邦政府統計結果分析,當中的數據來自於美國十四個典型州,顯示1922年各州政府的成本,其中還不包含郡縣、城市與鄉鎮級政府的成本,總金額為 4 億3,869 萬美元,人均成本為 13.21 美元。若以美國所有人口來計算,代表1922年美國各州政府的平均成本為14億43,161,272 萬美元,比近期的 1919 年高了兩倍以上,是 1913 年的四倍。

建設州級公路,在州政府支出大幅擴大中占了很大部分。這是新的州政府級活動,堪比七十年前的建鐵路熱。各州用更好的高速公路彼此相連,但是,納稅人要支付快速飆高的營造與維護成本,而且還沒計入利息成本。此外,城市、鄉鎮和郡縣級政府又另有預算。聯邦政府的實際與潛在支出規模亦十分龐大。這是汽車的時代,私人的奢華也以相應的比例推動了公共的奢華。

扮演主權機關角色的州政府,近年來在美國政府制度下的地位明顯滑落,然而,搖身一變成為自由獨立債務承包人、道路建造人和加稅人的州政府,可是重獲新生、發光發熱呢。

本文摘自《長線投資獲利金律:股神巴菲特讚譽,啟發所有投資人的世紀經典》/ 艾德加.羅倫斯.史密斯/本文由大牌出版授權提供

●以上言論不代表東森財經立場

●投資理財有賺有賠,投資人決策時應審慎衡量風險,並就投資結果自行負責。

(封面示意圖/pixabay)

更多東森財經新聞報導

申請紓困玩股票? 銀行員曝亂象:很多開雙B的來領

台金融股「俗擱大碗」 挪威主權基金買到變大股東

長線投資買債券? 專家警告:恐搭不上經濟成長順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