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全民接種

王任賢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自4月19日開始,讓未來有出國需要的旅客可以預約自費接種AZ新冠疫苗後,31家開設旅遊門診的醫院瞬間預約爆棚,完全無視於媒體還在熱炒AZ疫苗的血栓不良反應,也完全嗅不出丹麥已經完全禁用AZ疫苗的肅殺之氣。這才是「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真實實踐。

對於新冠肺炎而言,自然感染都不一定會產生保護性抗體,即使在疫情嚴重的國家如美國,疫苗接種也不會考慮篩查有沒有感染過,直接向全民接種邁進。這就是公衛政策的可敬之處,不會拘泥於感染過的人是否有抗體的枝微末節,也不會拘泥於一定要在醫院接種的奇怪方式。疫苗就該醫護「上山下海」去找人接種,而不是在疫情期間仍要求老百姓「下山上海」集中到醫院來接種,不但不方便,還容易造成擴散。這次AZ疫苗初期的打氣不佳,偏醫療面的接種設計不若公衛面的便利,是原因之一。

疫苗是利用產生抗體保護國人,當然應該接種於沒有抗體的人,也就是所謂的風險族群。高傳染力的傳染病,例如麻疹、風疹,在孩童出生、母親抗體消失後保護力最是青黃不接,也是最需要接種疫苗的風險族群。在台灣,新冠病毒全民都沒有抗體,要保護全體國民當然要全民接種,沒有必要再分風險族群。接種只需按戶籍或按團體逐次接種即可。但是全國接種的疫苗都是屬於計畫免疫的範疇。所有的接種都必須要在既定的時間、既定的人群達到既定的接種量才算完成。台灣這種放任接種者自由登記、疫苗數量沒法有效掌控、疫苗到貨也沒法規畫人群的接種,一切幾乎已脫離了計畫免疫的節奏,國人也不必對全境解封需要的60%接種目標抱持過高的期望。

但自費疫苗預約秒殺,透露出老百姓怨的不是AZ疫苗,而是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設下的「禁足令」。這不禁讓人想到兩周來的醫護及公務人員不願施打,他們不是在嫌AZ不好,也不在嫌接種障礙,根本是對醫護禁止出國的嚴正抗議。指揮中心要不要試試先解除禁錮已1年的醫護出國令,醫護同仁一定會按照計畫將疫苗全部搶光的。

刻意延後開放,誘導有需求的民眾自費接種,雖因沒收疫苗費而催出了打氣。但政府幹這種事,畢竟有欠厚道,是在做球給醫院賺錢。但這是小錢,政府給得窩囊,醫院收得也窩囊。何不在看到了打氣後,立馬開放全民接種,已經自費疫苗接種的人,政府全額補貼。這種花小錢的大內宣,現在的政府很內行的。

自費催出來的打氣,可能只是迴光返照。如果沒有後續兩岸與國際航班的開通、兩岸與國際居檢談判的解除、旅遊泡泡的落實、醫護出國禁令的解除等後續火力支援,瞬間催出的疫苗打氣可能只是過眼雲煙,很快又會泡沫化。這要陸委會、外交部、交通部共同幫忙,指揮中心無法獨力完成。(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