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叛逃後 1】叛逃後的人生陽光並不普照 被逮捕追殺風險極高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共諜」王立強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同時他也在澳洲媒體上亮相。他提到叛逃/投誠的決定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不想繼續用假冒的身分在恐懼下生活。

在諜報電影裡,臥底的特務卸除任務之後,就可以擺脫偽裝、重回正常人。不過,實際上一旦拋棄間諜身分,並不代表人生陽光普照,大部分特務仍得一輩子躲藏在陰影下。美國中情局(CIA)對於投誠的特務有一套重新安置的計畫,協助他們開啟在異國以不同身分生活的新人生。

 

2010年,透過美俄情報員換俘協議,一名為英國情報部門工作的前俄國間諜史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被遣送到英國。之後這位前俄國軍情部門GRU的軍官,在英國小鎮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直到去年,他的名字再度被人提及,並成為國際新聞的頭條焦點。他在英國街頭昏迷,身中化學劇毒,這起謀殺事件並引發英、俄兩國的外交衝突。

CIA的投誠者安置計畫

自冷戰時期以來,人員情報收集(human intelligence collection,簡稱HUMIT)和外國間諜的吸收招募一直是美國中情局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一方面美國必須處心積慮防範俄羅斯、中國、伊朗或北韓的情報員竊取情報機密。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能策反這些國家的情報人員,將成為美國重要的情報資產。

話說回來,要投奔美國,自然要冒著因叛國罪被逮捕、被追殺的高度風險。因此在CIA內部,有一個專責的計畫,任務就是要秘密營救和重新安置這些情報人員。而且,光是把這些情報人員順利送到美國,還不能就此保證他們的安全。隨著社群媒體的演進和網路科技的提升,保護投誠者人身安全的工作也益加複雜。

投誠者是重要情報資產

曾經主持3年投誠者安置計畫的前CIA官員奧古斯丁(Joe Augustyn)過去在CNN的訪問中說:「幾十年來,高層級的叛逃者一直是人員情報收集最寶貴的資產。對手擁有的高科技,加上要在眾目睽睽下隱匿一個人的困難度,CIA保護計畫的挑戰可說非常艱鉅。」

投誠的情報員可以提供的幫助,不光是過去或是現在的情報線索。同時,他們也像是情報解讀中的指路明燈。有些情報就算搜集到了,也讀不出其中的眉目,需要靠投誠者幫忙破解迷津,甚至是提供未來情報蒐集的建議。前美國中情局長海登(Michael Hayden)形容,他們是「長期且深厚的情報來源」,需要嚴加保護和重視。

海登說:「我在中情局專案官員(case officer,負責召募與安排間諜的官員)結業典禮上致詞時,都會提醒他們對任何召募來的人要負起道德責任。他們可是把個人的身家性命全部都交到專案官員的手上。而專案官員有可能是對方唯一見到過的美國面孔。」

陰影下的諜報人生

美國中情局保護間諜的計畫自1949年就已經存在,當時由國會授權中情局「基於國家安全利益或進一步強化國家情報任務」,重新安置上百名外國人。現今,遍及全美國各地,有數以百(或千)計的前外國間諜以新的身分被安置。負責安排的中情局人員必須定期追蹤這些人、提供他們建議,直到他們過世為止。畢竟,這些受保護的人同時也是敵對的外國勢力鍥而不捨的追捕對象,可能一輩子都必須生活在陰影下。

美國中情局官員指出,以史克里帕爾的例子,投誠者的風險並不是隨著他踏上西方的土地就結束。前CIA官員奧古斯丁(Joe Augustyn)說,美國情報單位會盡其所能確保這些生活的安全,因為這「不光只是對他們的貢獻表達感謝,同時也是傳遞給未來的投誠者訊息」,讓他們相信美國會信守承諾。

以史克里帕爾的案例來說,他是透過正式的換俘協議離開俄國,已在英國住了7年多。如果俄羅斯政府確實是幕後黑手,正好說明了對叛國者的報復行動往往是處心積慮,而且會靜待時機的來臨。

參考資料:CNN, New York Times, BBC

更多鏡週刊報導
【間諜叛逃後 2】高階間諜成了披薩店送貨員!叛逃後「從此就是不一樣的人了」
【澳洲共諜疑雲 1】間諜前線公司裡的台灣女婿
【澳洲共諜疑雲 2】假的假護照?在十字路口迷失自己的中國特務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川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野鹿誤食7公斤垃圾 解剖胃驚見「內褲」
時代在進步 北韓推廣「手機禮貌運動」
少年鏡頭前活活溺斃 路人忙錄影見死不救
鄰居拐女童 低價賣網友只為買iPhone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