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叛逃後 2】高階間諜成了披薩店送貨員!叛逃後「從此就是不一樣的人了」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一般而言,重量級的情報人員叛逃/投誠他國,多半要隱姓埋名、改換身分,庇護他的國家則需負責保障他餘生的安全。

這樣做不僅是基於道義,更重要的是為了情報工作延續發展。


並非所有叛逃者都符合保護的標準,必須具有被逮捕的迫切風險,如高階軍事和情報官員、學者、科學家和其他掌握敏感資訊的人士。一旦他們成功逃離本國之後,中情局會提供他和他的家人新姓名、英語課程、一點錢、一棟住處,以及一些建議:例如不要使用社群媒體,不要和家鄉任何人連絡。

在美國中情局的案例中,中情局曾幫一位想上大學的投誠者準備假的入學申請文件,也曾經幫一名投誠者與留在原來國家的妻子秘密完成離婚手續。此外,情報單位的精神科醫師也會協助投誠者的家人適應新環境。

雖然過去數十年來美國中情局成功安置了來自敵對政權的情報人員,不過也有些悲劇收場的案例。

像是波蘭軍官庫克林克西(Ryszard Kuklinksi)從70年代起提供了數以千計關於蘇聯核武計畫的敏感文件,並在波蘭於1981年實施戒嚴前夕,由CIA成功把他帶到美國。

不過庫克林克西在美國佛州過了幾年平靜生活之後,他的兩個兒子在1994年先後離奇死亡,一個在佛州靠海灘的海中失蹤,另一個則車禍死亡,肇事汽車起火全毀,沒有留下任何肇事者痕跡。

對中情局的專案官員而言,照顧投誠者在心理上和後勤工作上都是不小的挑戰。這些投誠者今後的生活都需要他們幫忙打點,才能應付新人生的複雜現實。

投誠者和他們的家人未必會遵照CIA的安排。例如有前特務的小孩抗拒不了社群媒體的誘惑,也有一些人叛逃之後因為無法適應美國的生活而主動回到自己的母國。還有一名前間諜對中情局提起訴訟,指控中情局提供他家人的錢不敷使用,官司還一路打到了最高法院。

前CIA官員奧古斯丁(Joe Augustyn)在CNN訪問中說,「任何人一旦背叛了他的國家,不管理由是什麼,從此就是不一樣的人了。」

他說,這些人通常自我意識比較強,也有很多人叛逃的原因是出於貪心或復仇的渴望,而未必是因為政治的意識形態或是心懷理想要改變現有的世界。

有些輕忽安全警告而莽撞行事,容易淪為報復攻擊目標。另外,有些人無法適應和面對新的人生,對過去仍舊念念不忘。

儘管中情局會提供投誠者新的身分和職業,但是這些新工作往往難盡如人意。畢竟在他們叛逃之前,多半擁有軍事、情報、或政府部門的高階地位。根據奧古斯丁的說法,甚至有一名高階的投誠者,到美國之後成了披薩店的送貨員。

這種生活方式上的巨大變化,可能對叛逃者和他的家人帶來傷害。他們過去對自我的身分認同被迫放棄,已再也做不回原來的自己。

參考資料:CNN, New York Times, BBC


更多鏡週刊報導
【間諜叛逃後 1】叛逃後的人生陽光並不普照 被逮捕追殺風險極高
【澳洲共諜疑雲 1】間諜前線公司裡的台灣女婿
【共諜大進擊(一)】跟她閒話家常的華裔老司機 其實是共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