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質在體液循環、癌症轉移初期扮演要角 即使談不上器官

體液循環

由美國紐約市西奈山伊坎醫學院 ( 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 ) 大衛.卡拉克 ( David L. Carr-Locke ) 與奈爾.泰斯 ( Neil D. Theise ) 教授主導的研究團隊,以侵入式共軛焦雷射顯微內視鏡 ( probe-based Confocal Laser Endomicroscopy, pCLE ) 在病患的消化道黏膜、真皮及肺部等多個組織間,發現過去相關研究中未曾發現,主要由膠原蛋白束排列而成的柵狀構造,其中分隔出多個充滿組織液的腔室,可作為身體受外力撞擊的緩衝。

人體血液循環為一封閉系統。體液因此須由微血管滲出至組織間,以組織液的方式與細胞交換物質與氣體,而後匯集至淋巴管,經由靜脈回到血液循環中。就比例而言,近七成的體液蓄積於細胞中,血液循環僅佔7個百分比,餘下多數以組織間液的形式存在。由此可見該構造在人體體液循環上的重要性。

癌症轉移管道

此外,在癌症病患的檢體中,則發現已攀附在該柵狀組織腔室壁上,但尚未轉移至淋巴的癌細胞,也透漏著其可能是癌症轉移初期的通道。

以上種種,奈爾等人在新聞稿中,宣稱這樣的柵狀結構可堪稱為一個新的「器官」—間質 ( interstitum )。過往的組織樣本,經傳統固定與染色等前置處理後,構造中富含水分的腔室脫水、塌縮變形,而看似與一般結締組織無異。但這樣的看法,卻引發不小非議。

我們也推薦 直接注射免疫助劑至腫瘤中,成功清除小鼠體內癌細胞

難稱器官

加拿大戴爾豪斯大學 ( Dalhousie University ) 解剖與神經生物學保羅.紐曼 ( Paul Neumann ) 教授,便對該說法不以為然。並認為這與去年 ( 2017 ) 一月的腸繫膜 ( mesentery ) 如出一轍,不過是研究團隊的公關噱頭。

雖然學界的確對於「器官」( organ ) 缺乏明確的定義,但大致上須符合幾項由亞里斯多德始便已確立的共通特徵:一、由多個組織 ( tissue ) 所組成;二、可視為單獨的單位;三、具有特殊的功能。

以腸繫膜為例:防止腸道相互或與體腔沾黏,並為腸道神經、淋巴與血管叢生處,一旦移除,腸道無法單獨正常作用,並終將導致個體死亡。然即使如此,腸繫膜仍僅具有「一般」類似結締組織的功能,而所謂間質就更不在話下了。

空腔其實富含醣胺聚醣

況且,早在1984年,間質一詞便已用以指稱「組織與器官間充滿組織液的空間」。其中含有各樣高吸水性的糖胺聚醣 ( 舊稱黏多醣,glycosaminoglycans,GAGs ),如海綿般吸附組織間液,絕非如奈爾等人所言—只有體液的空腔。

但即使如此,仍不可否認:間質在人體體液循環中,以及可能在癌細胞轉移上,確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參考資料:

  1. Williams, G. (2018, March 27). Researchers Find New ‘Organ’ Missed by Gold Standard Methods for Visualizing Anatomy & Disease. NYU Langone Health.

  2. Benias, P.C. et al. (2018, March 6). Structure and Distribution of an Unrecognized Interstitium in Human Tissues. Scientific Reports.

  3. Tarantola, A. (2018, April 9). Two ‘newly discovered’ human organs aren’t what they seem. Engadget.

  4. Fortin, J. (2018, March 31). Is This Tissue a New Organ? Maybe. A Conduit for Cancer? It Seems Likely. The New York Times.

  5. Embury-Denns, T. (2017, January 3). Mesentery: New organ discovered inside human body by scientists (and now there are 79 of them). Indepen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