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大獨裁者幽靈縈繞的國家,一場一塊二毛錢的風暴

閻紀宇

一個領導人民選、言論自由、三權分立、公民社會活躍的民主國家,至今仍延用39年前一個滿手血腥殘暴獨裁者制訂的憲法,有可能嗎?這個國家就是南美洲的智利。

今年10月,智利(Chile)爆發一場看似令人費解的動亂。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地鐵票價調漲30智利披索,相當於新台幣1塊2毛錢,幅度4%。就這區區1塊2毛錢,南美洲最富庶、最穩定的民主國家炸鍋了。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軍警強力鎮壓(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軍警強力鎮壓(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軍警強力鎮壓(AP)

先是中學生與大學生在地鐵站集體逃票,警方強力執法引爆更強力的反彈,各大城市民眾走上街頭聲援學生,政府出動軍警鎮壓,緊急狀態與宵禁規定出籠,怒火迅速延燒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及其政府,示威者不只要求改善公共服務,更要求總統辭職、制定新憲法;抗議行動也升高為縱火、劫掠。聖地牙哥一度出現120萬人的示威潮,而智利全國人口也不過1800萬人。皮涅拉被迫做出有辱國格的決策:宣布停辦今年由智利負責的兩大國際盛會──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峰會與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5)。

風起於青萍之末,一塊2毛錢能引發一場燎原之火,造成20人死亡,甚至儼然要發動革命?智利光鮮亮麗的國家統計數字之下,顯然長期埋伏著嚴重的經濟問題、社會問題與政治問題,天乾物燥,只等待一個起火點。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的確,經濟是智利的亮點,2018年GDP成長4.02%、通貨膨脹率2.32%、失業率7.2%。智利經濟多年來保持快速成長,其綜合競爭力、經濟自由度、市場開放度、國際信用等級都是拉丁美洲國家的模範生、資優生。

但是,拜推行「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政策之賜,智利一方面繳出漂亮的經濟成績單,一方面也造就了拉丁美洲與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最不平等的經濟體,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經濟委員會(ECLAC)指出,智利社會金字塔頂端1%的富豪佔有全國26.5%的財富(聯合國估計是33%),收入在金字塔半山腰以下的民眾只拿到2.1%,底層更有許多民眾深陷貧窮與債務之中。

智利自家的國家統計局(INE),智利的最低薪資是30萬1000智利披索,但是半數智利勞工只能領到40萬或40萬不到,很難負擔智利半民營化的教育和醫療體系,還要面對節節高漲的房租與公共設施費用;同樣民營化的年金體系也因為成效低落,讓底層民眾怨聲載道。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AP)

於是,1塊2毛錢的票價調漲被高倍放大,成為壓垮駱駝的一筆「鉅款」。更尷尬的是,被這1塊2毛錢害慘的皮涅拉,不但是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經濟學博士,還是一個身價28億美元(新台幣850億元)的富豪。

談起智利這套自由市場(free market)至上的經濟模式,自然要「緬懷」拉丁美洲史上最成功的軍事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將軍。皮諾契特1973年在美國支持下以軍事政變奪取政權,1975年開始推行「芝加哥經濟學派」(Chicago school of economics)的自由市場改革,同時不忘血腥鎮壓反對派人士,1980年出檯新憲法鞏固權勢,並確立經濟政策綱領。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前獨裁者皮諾契特也成抗議對象(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前獨裁者皮諾契特也成抗議對象(AP)

2019年10月,智利民眾發動反政府示威,前獨裁者皮諾契特也成抗議對象(AP)

1990年皮諾契特退下佔據17年的總統大位,但是退而不休:繼續擔任武裝部隊總司令直到1998年,然後轉任參議員到2002年。晚年的皮諾契特雖然侵犯人權與貪污官司纏身,但2006年以91歲高齡死亡時仍可說是「福壽全歸」。根據智利政府統計,從奪權到掌權,皮諾契特及其鷹犬迫害逾4萬人、處決近3200人。

皮諾契特集團滿手血腥,但智利的轉型正義除惡未盡,他的不少徒子徒孫至今仍是智利政壇右派要角。芝加哥大學副教授艾伯圖斯(Michael Albertus)指出,這些威權餘孽或許不再直接造殺孽,但卻會阻礙必要的改革、保護權貴與既得利益階層同儕,代價則是全民共同承擔、日益惡化的經濟不平等。

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AP)
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AP)

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AP)

其實,智利在2006年、2011年就曾爆發學生針對教育改革的示威抗議;2016年的示威抗議則是針對年金民營化。但今年的「地鐵票價之亂」一發不可收拾,遠遠超出各方預期,媒體紛紛強調它是「皮諾契特下台」近30年來智利最大規模的公民運動,但關鍵或許就在,皮諾契特的幽靈至今還縈繞著這個拉丁美洲「最先進的國家」。

眼見民怨難平,「下台」呼聲高漲,皮涅拉迅速修正了原本強硬的態度,除了撤換大批閣員,還推出一系列「惠民政策」,例如基礎年金加碼20%、電價調升計畫束之高閣、將最低薪資提升15%至每月470美元……。激進派示威者譏之為「OK繃政策」(Band-Aid),進而主張任期還有2年多的皮涅拉必須下台;溫和派則視為更深入改革的前奏。無論哪一派佔上風,智利都將踏上新的旅程。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社會動盪、無力維安》智利取消主辦APEC、COP25峰會 我外交部接獲正式通知
相關報導》 領導人放大絕》動亂不止、民怨難平怎麼辦?智利總統皮涅拉:內閣部長全部撤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