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搶救「腦死的北約」、「懸崖邊緣的歐洲」法國總統馬克宏當仁不讓

閻紀宇

11月上旬可說是「歐洲周」,焦點直指德國首都柏林,全球紀念那座「冷戰高牆」倒塌30周年。美國國務卿龐畢歐親赴柏林大使館,為一座雷根總統雕像揭幕,表彰他老人家1987年著名的「拆毀這道牆」演講,並重申大西洋兩岸邦誼永固。

「我們正在見證北約的腦死歷程」

約莫與此同時,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以封面故事刊登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專訪,重重敲響警鐘:美國越來越不重視與歐洲的盟邦關係,歐洲越來越不能倚賴美國,面對一個情勢日益詭譎危險的世界,歐洲必須自立自強!馬克宏甚至為「大西洋同盟」最重要的紐帶把脈,直言「我們正在見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腦死歷程。」

北約目前有29個成員國,2019年各國軍事經費總額約9840億美元,其中美國佔了6850億美元,是其他28個成員國加總的2.3倍。北約最重要軍職「歐洲盟軍最高司令」(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Europe)歷來都由美軍將領出任,第一位就是五星上將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

換言之,馬克宏的「北約腦死」(brain death of NATO)診斷,瀕死的「腦」是美國,領導無方、行為錯亂;恐將癱瘓的是作為軀體與四肢的歐洲,夾在美國與中國兩強之間,面對地緣政治、安全、經濟與科技各種挑戰,處境日益艱難。

川普:北約盟邦佔盡美國便宜

熟悉川普2017年1月上任以來外交作為的人,應該不會對馬克宏的論調感到意外。川普還沒當選之前就百般嫌棄北約,認定這個二戰之後全球最重要軍事聯盟已經「過時」,各成員國佔盡美國便宜,貪圖美國的軍力保護卻不願交「保護費」──國防預算普遍不到GDP的2%、而且在貿易上對美國出超。

歷來美國總統首度參加北約峰會必定重申《北大西洋公約》(North Atlantic Treaty)〈第五條〉(Article 5)「針對任何一個成員國發動的武裝攻擊應被視為對全體成員國發動的武裝攻擊」,但輪到川普卻硬是裝傻,儘管〈第五條〉在北約70年歷史上只動用過一次:2001年9月11日,美國本土遭到大規模恐怖攻擊。

馬克宏舉的例子倒是新近才發生:川普上個月初突然決定從敘利亞東北部撤軍,背棄當地與美軍長期並肩作戰、打擊「伊斯蘭國」(IS)的庫德族(Kurds),將他們送上死對頭土耳其的刀俎。敘利亞是近年歐洲難民與恐怖分子的「主要產地」,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但歐洲在川普的草率鹵莽的決策過程中,完全沒有置喙餘地。對於撤軍可能會導致IS死灰復燃、恐攻威脅再起,川普非常直白:那是歐洲要傷腦筋的問題。

川普:歐盟是美國的「敵人」

軍事之外,川普上任沒幾天就退出廣獲歐洲各國支持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對歐洲進口的鋁鋼製品課徵懲罰性關稅,屢次揚言要對歐洲汽車業開刀,甚至明言他視歐盟為「敵人」(foe)。另一項歐洲全力支持的《伊朗核子協議》(JCPOA)也被川普棄若敝屣,直接威脅歐洲的能源命脈。

馬克宏曾經努力營造與川普的私人情誼,川普也以總統身分4度造訪法國,但馬克宏說:「我們首度遇到這樣的一位美國總統,他並不認同歐洲對於自身願景的理念,而美國的政策也與我們的願景漸行漸遠。」其實美歐「漸行漸遠」從歐巴馬(Barack Obama)就已開始,但川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讓歐洲真正嘗到「斷奶」的滋味。

或者以馬克宏的話來說:「我們正站在懸崖邊緣」。

從經濟、貿易實體擴展為政治、軍事實體

解方,馬克宏認為「我們必須看清局勢」,歐洲/歐盟不能再畫地自限為一個經濟、貿易實體,而必須擴展為一個政治、軍事實體,尤其要在地緣政治上發揮更重要的作用。歐洲安全理事會(European Security Council)、歐洲干預倡議(European Intervention Initiative,EII)、永久合作架構(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PESCO)都是當務之急。

歐盟28個成員國(不久將減為27個)採共識決,各國國情天差地遠,這些「當務之急」無一不是艱鉅的世代工程,達陣的先決條件是一位強而有力的領導人。看看今日歐洲域中,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曾在川普上台後被國際社會寄予厚望,但她並無雄心壯志,也已進入夕陽任期。英國從2016年迄今深陷脫歐亂局,就算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也難再扮演歐洲領頭羊。義大利與西班牙政局不是動盪就是癱瘓,自身難保。歐盟領導階層即將在12月1日換屆,新任歐洲理事會主席、歐盟執委會主席、歐洲央行總裁都還要接受試煉。

看看今日歐洲域中,「歐洲領航人」的角色,馬克宏似乎真的是當仁不讓。他有歐洲整合(一體化)的雄心、有自由主義的信念、有旺盛的外交活動力;法國的綜合國力雖然略遜德國與英國,但畢竟是聯合國安理會與「核武俱樂部」成員國,而且影響力從歐洲擴及非洲、中美洲(加勒比海)與亞洲。年底才滿42歲的馬克宏,恐怕是當前歐洲開創新局最好的選擇。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馬克宏形容北約「腦死」歐洲各界群起圍剿
相關報導》 當川普背棄歐洲,他要大夥兒別再靠美國!馬克宏給《經濟學人》的北約診斷:瀕臨腦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