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王子想走自己的路,英國王室「家變」的危機與轉機

閻紀宇

2020年第一個月還沒過一半,國際社會就發生兩樁危機,一樁是中東火藥庫伊朗與美國的衝突升高,連帶一架烏克蘭民航機與機上176人冤枉陪葬;另一樁看似一個家族的家務事,但卻受到舉世高度關注。

什麼樣的家族會有如此待遇?答案是英國百年歷史的溫莎王朝(House of Windsor)。這個家族從1917年的喬治五世(George V)開始統治英國,雖然並無實權,但今日的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身兼英國國教(Church of England)最高領導人,同時還是從澳洲、紐西蘭到加拿大15個大英國協(Commonwealth of Nations)成員國的國家元首。

英國女王依照慣例發表聖誕節談話,她認為今年對英國而言是「顛簸的一年」。(AP)
英國女王依照慣例發表聖誕節談話,她認為今年對英國而言是「顛簸的一年」。(AP)

2019年耶誕節,英國女王發表談話,表示今年對英國而言是「顛簸的一年」。(AP)

英國王室在政治上扮演超越黨派與意識型態的穩定力量;在社會上推動眾多公益事業與運動,成員一言一行動見觀瞻;王室本身是全國最富裕的家族之一,也為國家帶來可觀的商機。

但王室畢竟是一個家族,一個龐大的家族,有本難唸而且唸不完的經。伊莉莎白二世從1952年2月即位至今,帶領英國走過68年的風風雨雨,家族也歷經多次危機,最為世人熟知的就是1997年8月31日的黛安娜(Princess Diana)車禍猝逝。2020年最新這起,也與黛妃悲劇有著千絲萬縷的關連。

英國黛安娜王妃、查爾斯王子、威廉王子、哈利王子的全家福,攝於1995年8月19日(AP)
英國黛安娜王妃、查爾斯王子、威廉王子、哈利王子的全家福,攝於1995年8月19日(AP)

英國黛安娜王妃、查爾斯王子、威廉王子、哈利王子的全家福,攝於1995年8月19日(AP)

因為主角是她的兒子與媳婦。哈利王子(Prince Harry)與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8日拋出震撼彈,宣布將從王室「高階成員」(senior members)的角色「淡出」(step back),追求經濟獨立,而且未來會有更多的時間待在北美洲。

所謂的「北美洲」很可能指加拿大。梅根生於美國加州洛杉磯(Los Angeles),但拍攝成名作《無照律師》(Suits)時,曾經長住多倫多(Toronto),在加拿大賓至如歸,2016年曾擔任加拿大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 Canada)全球大使。去年的耶誕節佳期,梅根、哈利和小王子亞契( Archie)就是在加拿大渡過。

哈利與梅根的大動作顯然並未得到祖母女王、父親查爾斯王儲(Prince Charles)、哥哥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的認可或贊同,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第一時間聲明表示「可以理解」夫妻倆想要分道揚鑣(take a different approach),但強調此事還有許多「複雜的議題」(complicated issues)。

英國媒體形容王室的反應是「震驚」、「受傷」、「失望」,對哈利與梅根也有不少惡評,,質疑他們接受納稅人的供養卻有意逃避職責,所謂「追求經濟獨立」恐怕也是利用王族光環來牟利。對於這盤亂局,高齡93歲的女王迅速出手,13日召集王室核心成員開會,期望至少釐清眼前「複雜」的情勢,找出一條雙方可以並肩同行的道路。

與遲早要登基英國國王的大哥威廉相比,哈利王子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貼上「麻煩製造者」的標籤:未成年飲酒、抽大麻、跑趴、毆打狗仔隊、穿納粹軍服、使用種族歧視字眼……,英國媒體──尤其是八卦報──對他窮追猛打,視之為衝銷量、流量的法寶。有趣的是,「壞孩子」哈利也因此成為在英國社會人氣最高的成員之一。

「壞孩子」其實是一位好軍人,不僅對軍旅生涯滿懷熱情,而且2008年、2011年兩度派駐兵凶戰危的阿富汗,擔任英軍直昇機飛行員。但「好軍人」還是會受傷,他與媒體的關係尤其糾結,除了本身成為箭靶,更重要的是母親猝逝留下的陰影。哈利12歲那年,黛妃死於狗仔隊飛車追逐的車禍。

稍微誇張地說,英國的八卦報、狗仔隊與哈利有「殺母之仇」。更糟的是,2018年5月他結婚之後,噩夢重演,這回受害者(至少在他眼中)是他生命中另一位無比重要的女性:妻子梅根。對許多英國媒體而言,王室成員既然接受納稅人供養,本來就沒什麼隱私權可言。比較特別的是,梅根黑白混血、曾經離婚的背景,就不時被英國的右派媒體與政客就拿來做文章。

有英國分析家指出,哈利很清楚至少就王位繼承而言,自己已經不是王室的「核心成員」,年方6歲的喬治王子(Prince George)、4歲的夏綠蒂公主(Princess Charlotte)、1歲的路易王子(Prince Louis)都比他重要。但哈利今年才35歲,如果他與梅根無法滿足於參加儀式與公益活動、想要開創另一番事業、避免媒體的「迫害」,他們真的必須走自己的路,必須與英國社會拉開一段距離。

從英格蘭到聯合王國,從阿佛烈大帝(Alfred the Great)到伊莉莎白二世,英國君主體制源遠流長。如今來到21世紀,個人幸福與公眾職責有時仍不免讓王室成員陷入兩難。有人將哈利比成他的伯曾祖父、「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也就是溫莎公爵(Duke of Windsor)。溫莎公爵與辛普森夫人(Wallis Simpson)帶有濃厚的悲劇意味,但哈利與梅根顯然會有更寬廣的選擇,甚至可為日後的王室成員樹立新典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川普成了黑幫教父,美國淪為流氓政權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全球女力時代,自曝其短、自取其辱的性別歧視可以休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