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開枝散葉,花果繽紛──談英國王室分家

閻紀宇
風傳媒

從家族、企業到國家,「分家」往往都是一樁難事;分久未必合,合久總易分;「一家之主」與開枝散葉的成員面臨重大考驗,但若處理得好,結果可以是相得益彰的雙贏局面。近來英國王室鬧得滿城風雨的分家風暴,正是一個絕佳案例。

哈利王子(Prince Harry)與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在1月8日向英國與全世界拋出震撼彈,宣布要從王室高階成員的身分「淡出」( step back),追求經濟獨立,將一部分生活轉移到北美洲,但繼續克盡對女王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的職責。

簡而言之,哈利與梅根要分家、要獨立、要走自己的路、要在英國之外的地區發展,但「或許可以」繼續兼顧一部分王室成員職責。雖然兩人留了一些協商的餘地,不讓外界解讀為「決裂」,但這份「獨立宣言」顯然並沒有事先得到女王等其他高階王室成員的認可,頗有先斬後奏的意味。

13日,女王親自出面,召集查爾斯王儲(Prince Charles)、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與哈利舉行「王室峰會」,隨後發布聲明,為這場變局的走向定調:支持哈利與梅根追尋新生活,相關事宜儘快商定。

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快刀斬亂麻,18日宣布從「今年春天」開始,哈利與梅根將不再履行王室職務,不再接受納稅人公帑供養,不再使用「殿下」(His/Her Royal Highness)的稱號;換言之,王室職責與個人追求不能兩全,「王室成員」不可能是一份兼職工作。

此外,哈利、梅根與亞契(Archie)一家三口未來大部分時間會待在加拿大,一個與梅根頗有緣分的大英國協(Commonwealth of Nations)成員國;或者以歐洲人的視角來看:新大陸。

雖然還有許多問題仍待釐清,但不能不說,這是一次相當漂亮的分家行動。哈利與梅根在權利、義務與自由之間做了抉擇,願意為追求更大的自由(與幸福)付出必要的代價。女王則是展現溫莎王朝(House of Windsor)大家長的風範,寬容、理智、明快,也讓王室在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醜聞之後扳回一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哈利與梅根的分家決定幾乎是勢所必至,兩人2016年開始交往、2017年論及婚嫁、2018年步上紅毯、2019年迎接新生命,如果說看似童話故事,那麼童話中的「黑暗力量」也如影隨形──英國特別興盛(猖獗)的八卦報(tabloid)文化。

梅根在洛杉磯(Los Angeles)出生,在好萊塢(Hollywood)長大成人並發展事業,照理說應對媒體應該駕輕就熟,但她顯然低估了英國《太陽報》(The Sun)、《每日郵報》(Daily Mail)、《每日鏡報》(Daily Mirror)「扒糞灑狗血」的能耐。

梅根是一個獨立、成功、擁有自身事業、富於進步意識、勇於表達觀點、以女性主義者自居的女性。她黑白混血,先前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早早離異。只要將這樣的特質、背景與她的大嫂凱特(Kate Middleton)相比較,或許就不難理解「媒體蜜月期」過後,英國八卦報對她的敵意。

2019年5月亞契出生之後,當哈利看著梅根抱著亞契,很可能會想像當年母親黛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也曾這樣抱著他;想起1997年8月31日,母親為了逃離狗仔隊(paparazzi)的糾纏而慘死在車禍中;想到籠罩他大半生的陰影如今也籠罩著他的妻子、兒子。

哈利今年35歲,除了王室職務,曾經兩次踏上阿富汗戰場。梅根今年38歲,嫁入王室之前,演藝生涯蒸蒸日上。他們來日方長,哈利繼承王位的可能性近乎零,沒有道理限定兩人一輩子只能以王室成員的身分行禮如儀,畢竟這世界早已進入21世紀。

儘管變數與顧慮仍多,但哈利與梅根移居加拿大之後,會有更大的自由、更多樣的可能性。兩人無可避免會從事商業活動,但深知自身動見觀瞻,媒體放大鏡隨侍在側,做決定時應該會特別謹慎,著重「價值」取向,並緊密結合兩人關注的社會議題,例如女性賦權、心理健康、退伍軍人、生態保育、愛滋病防治。

哈利與梅根能否樹立新的公眾人物典範,開枝散葉能否帶來花果繽紛,我們且拭目以待。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非洲女首富身價600億 調查組織ICIJ揭露內幕:全靠總統老爸偷竊國家財富
相關報導》 與王室分家「真的別無選擇,我非常哀傷」 哈利王子:和梅根在一起,我找到終身追求的愛與幸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