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霸權強鄰大軍壓境,小國如何自保?俄羅斯鄰國烏克蘭的借鏡

閻紀宇

「軍事援助的真正價值在於,向烏克蘭人證明美國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在這個新型態的戰略競爭年代,美國需要更多像烏克蘭這樣的朋友;這個國家表明它願意為美國代表的價值奮戰,而且擁有一支身經百戰的勁旅。」──彼得森(Nolan Peterson)

美國總統川普深陷「烏克蘭門」(Ukrainegate)醜聞、面臨聯邦眾議院彈劾調查,也讓東歐烏克蘭「尷尬地」成為國際社會的焦點:它被從不避諱利益衝突的川普貼上「貪腐」的標籤,還被捲入「與美國民主黨勾結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的極右派陰謀論。但事實上,自蘇聯共產帝國崩潰、美蘇冷戰落幕以來,烏克蘭一直是國際地緣政治的要角。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俄羅斯狂熱民族主義者始終不認為它是一個「真正的國家」

烏克蘭與蘇聯/俄羅斯歷史淵源極深,1991年8月正式獨立,但俄羅斯狂熱民族主義者始終不認為它是一個「真正的國家」,更不樂見它成為一個穩定繁榮的民主政體。2000年代迄今,隨著北約(NATO)與歐盟(EU)的東擴,烏克蘭也成為俄羅斯與西方角力的競技場,過去6年尤其辛苦。烏克蘭民眾在2013年末至2014年初發動革命,推翻親俄羅斯政權,但俄羅斯隨即強勢反撲,2014年3月併吞克里米亞半島(Crimea)、4月煽動烏克蘭東部俄語區「頓巴斯」(Donbas)分離主義叛亂、8月更直接揮軍入侵。

頓巴斯戰亂目前仍是全歐洲規模最大的軍事衝突,至今造成1萬3000多名軍民犧牲,而且短期內恐怕難以偃旗息鼓。那麼,川普為了牟取個人政治利益、打擊國內政敵,一度扣住對烏克蘭的3億9100萬美元軍事援助。這對烏克蘭到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其他同樣面臨霸權強鄰壓境、同樣倚賴美國支持援助的國家,又可以從烏克蘭得到什麼樣的啟示?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軍隊已非烏合之眾,自主防衛能力可圈可點

美國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新聞網站《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駐烏克蘭特派員彼得森(Nolan Peterson),對烏克蘭東部情勢做了現場觀察。他指出,對烏克蘭而言,美國軍援固然珍貴,但那是「奢侈品」,並非必需品。烏克蘭軍隊已非5年多前的烏合之眾,自主防衛能力可圈可點,豐富的實戰經驗更值得美軍借鏡。

烏克蘭擁有厚實的軍火工業基礎,政府軍目前有現役25萬人、備役10萬人的規模,雖然相較於俄羅斯仍是小巫見大巫,但還是能夠勉力抗衡。目前頓巴斯的戰況有點類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西方戰線(Western Front),一方是烏克蘭政府軍,一方是俄羅斯支持的叛軍與俄羅斯正規部隊,雙方各自固守由壕溝、要塞構成的防線,設法不讓對方越雷池一步。烏克蘭固然是勉力抗衡,俄羅斯也付出師老兵疲、國際制裁的代價。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美國軍援象徵意義重大,川普自甘淪為俄羅斯幫凶

美國軍援對烏克蘭部隊的作戰雖非絕對必要,但象徵意義重大,代表美國對烏克蘭抵禦外侮、捍衛主權的支持,對俄羅斯恃強凌弱、遂行霸權的反制。川普向來對俄羅斯強人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惺惺相惜,2016年大選期間曾經拒絕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為,後來受極右派影響而對烏克蘭產生敵意,如今又為了對付連任選戰勁敵拜登(Joe Biden)而拿烏克蘭軍援當籌碼。幾乎可以這麼說,川普自甘淪為俄羅斯的幫凶。

但烏克蘭軍民的堅持還是維繫住國家的生機。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雖然是喜劇演員出身的政治素人,但今年5月上任以來做得有模有樣,以部隊移防、換俘等實際行動為頓巴斯戰火降溫。12月9日,哲連斯基與普京將在法國首都巴黎首度會面,尋求落實2014年、2015年《明斯克協議》(Minsk Protocol),並探討更長久的和平方案。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政府軍與親俄羅斯叛軍、俄羅斯正規軍自2014年夏天鏖戰至今,傷亡慘重。(AP)

巴黎會議是重要契機,但川普政府恐將錯失良機

巴黎會議由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作東,美國與德國的代表也將參加。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皮佛(Steven Pifer)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指出,這場會議大有可為,美國與歐盟必須讓俄羅斯理解,頓巴斯戰事的代價只會越來越沉重,烏克蘭已不可能重回它的懷抱,它必須同意停火,兩軍從前線撤離重型武器,由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組建臨時行政機構。果真如此,國際社會將鬆綁甚至解除對俄羅斯的外交與經貿制裁,鳥克蘭則必須擬定賦予頓巴斯更大自治權的法律體制,為國家重歸統一作好準備。

這些方案都不是天方夜譚,但美國的角色不可或缺,現在最大的變數不在莫斯科或基輔(Kyiv),而在華府。拜川普本人短視近利、沉迷陰謀論、無知卻鄙視外交專業之賜,美國對烏克蘭政策現在有如一盤散沙,駐烏克蘭大使目前仍由臨時代辦代理,國務院烏克蘭事務特使9月出缺至今未補,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考慮轉換跑道進軍國會,巴黎會議恐怕又將成為一個錯失的良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國世紀彈劾案》駐歐盟大使爆猛料:我奉總統之命,與烏克蘭談交換條件,華府高層全知情
相關報導》 美國國務卿準備跳船!《時代》:龐畢歐將轉戰聯邦參議員,正在等待「最佳辭職時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