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戰疫 中共有無最終解決方案

卓然
上報

熟悉納粹歷史的人,對「最終解決方案」這個字眼都不會陌生,那是希特勒和他的核心同道們之間的密語,是關於如何實現亞利安民族淨化,從根本上解決猶太人帶來的麻煩,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秘密行動方案。

當「火神山」與「雷神山」醫院像海市蜃樓般拔地而起,武漢市民也許曾經燃起過一絲希望,可是當「方艙醫院」影像曝光之後,人們不禁開始狐疑:這哪像是用來救人的醫院?根本就是奧滋集中營的現代翻版吶!

初始,雷火二神還擺擺樣子,一房兩床,也有一些簡略的醫療器械如呼吸器等,但是網上出現一些內部實測視頻時,發現病房有鐵窗隔阻、只留了一道送食口、門只能由外面開……,與其說這是病房,還不如說是牢房。幾天後,武漢洪山體育館進駐了800張床,一夜之間變身為野戰醫院,把防疫作戰辦成了睡衣趴,中共引以為傲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管治效率,開始令人惶惶不安……

從先後已有七十幾座規模城市封城來看,中共顯然已經做足了此事不能善了的心理準備,這種心理質素可以從獨裁者的歷史行為裡找到答案。希特勒認為逐一消滅猶太人,既浪費作戰資源又沒效率,於是毒氣室集體消滅便成為理想的「最終解決方案」,六百萬人灰飛煙滅,連子彈都省了。

許多專家開始懷疑,武漢冠狀病毒不像自然病毒,懷疑它是用基因嫁接合成出來的人造病毒,是P4實驗室搞生化武器捅出了大漏子,果真如此,就十足應了「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的古訓了。人所闖的禍,就得用人為的手段來收拾,天理人道都不管用,於是封城、截堵、損害控管就成為思維主軸,犧牲局部以保全大部就是不得不然的選擇。

郭文貴說中共高層一開始就有最壞的打算,可以付出的代價介於一千萬至一億人命之間,也許有點誇張,但中共應付三、四千萬人非正常死亡,是有其歷史經驗的。

不管旁人怎麼看,當我看到武漢台辦可以塞一個確診病例給台灣時,我們就必須理解,他們心裡是沒有一絲道德負擔的;同理,當我看到火神雷神及方艙「醫院」相繼啟用時,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腦中聯想的畫面,一是電影奧滋集中營,二是每當口蹄疫、禽流感爆發時,防疫人員全副生化裝,將一車一車的牛豬鷄鴨往坑裡倒,然後灑上石灰填土的畫面。

如果這就是中共面對世紀浩刼的「最終解決方案」,那也只能承認「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確有幾分道理,僅存的差別,或許就只剩下「全面撲殺」或「隔離等死」的取捨了,如此一來,吹哨者李文亮醫生的悲壯犧牲,便顯得一文不值了。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偷拍醫院5分鐘抬8具遺體 中國網友上傳影片遭警方逮捕「隔離」

【武漢肺炎】副總統陳建仁分享影片 口罩正確用法、正確洗手方式總整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