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不能只靠媽祖婆

劉培柏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繼一位到高雄遊學4個月的日本女學生於上月24日返國,在日本機場被驗出新冠核酸陽性,並被日本官方登錄為由台灣境外移入的案例後,本月27日又有一位在桃園工作兩年的泰國移工返國時,被泰國官方驗出核酸確診,不排除是在台灣感染,當地媒體更以頭版報導。台灣社區究竟有沒有潛藏無症狀感染者?病毒是否早在國內無聲無息流竄?連防疫中心都無法否認,令人憂心。

再則,這兩天又都有境外移入病例;27日4位病患分別來自南非、賴索托、菲律賓。28日5位來自菲律賓和香港。目前國外疫情仍嚴峻,美國、澳洲、西班牙、中美洲多國等群聚感染嚴重,台灣鄰近的南韓、日本、中國、香港、東南亞各國,疫情仍在延燒。此同時,台灣卻無視國外疫情,媒體和網路都在積極輔選、報導執政黨推出的高雄市長候選人;官方每天大肆宣傳三倍券的「德政」;百姓則沉溺於「報復性消費」、「報復性旅遊」。正值暑假,旅遊區處處人山人海,街道人潮磨肩接踵,很少人肯戴口罩,更別提防疫要保持社交距離了。國內這種無憂無慮的生活,其實拜媽祖婆無疫情所賜,但境外移入管制一旦有破口,台灣恐將爆發「報復性的疫情」矣!

國際疫情仍延燒熾烈,境外移入病例幾乎每天都有,為阻遏病毒於境外,防疫中心當針對所有入境旅客於機場即採檢作核酸普篩,嚴格執行居家檢疫14天。民眾應保有今年初對新冠肺炎防疫戒慎恐懼的作法,出入公共場所應戴口罩,勤洗手,注意個人防疫衛生。國外多數國家疫情嚴峻,台灣雖已百日以上無本土疫情,卻不可置身事外,防疫新生活仍需遵從,否則台灣究竟能維持無疫情環境多久?實不可樂觀。

唐朝杜牧《泊秦淮》的詩大家都不陌生:「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准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台灣百姓未受新冠疫情的直接衝擊,至今已無年初的警戒心,防疫大鬆懈、縱情玩樂幾乎已將防疫新生活置之不顧,疫情一旦侵台,將是一場大災難。此不就是「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的寫照嗎?(作者為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