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前線作戰 護理師媽媽:盼無所畏懼擁抱自己小孩

Yahoo奇摩(新聞)
面對即將到來的母親節,小薰說自己沒有其他心願,只希望兩個孩子平安長大。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面對即將到來的母親節,小薰說自己沒有其他心願,只希望兩個孩子平安長大。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Yahoo新聞推出「我的超人是媽媽—育兒打怪破關路」母親節專題,帶您解密各行各業,每一位超人媽媽背後的故事。看防疫前線的警消醫護如何在維護國人安全之外,分出心力照顧自己最重要的家人?以及其他高壓職業媽媽在教養育兒方面有什麼自己特殊的小撇步呢?

文: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照顧病人不容失誤 小薰:但我願做會犯錯的媽媽

護理師小薰回憶,小孩第一次在半夜發燒的情形。「小朋友哭個不停,我一摸,糟糕,體溫怎麼這麼高!我當下慌張的很,甚至打電話到自己任職的醫院,也打給同事求救。電話那頭同事說:等一下,妳就是護理師耶,冷靜一點啦!」同事的話讓小薰恢復了理智,才想起自己過去所學的知識以及每日照顧病人的經驗。事後雖然被同事取笑了很久,但也是因為這樣才能深刻體會媽媽面對自己小孩生病的心情。「我當時還是在新生兒科的加護病房工作的,平常工作上的照護明明就更複雜!」小薰說,事實上,很多人會幫護理師這個身份,貼上「很會照顧小孩、家人」或「不會生病」的標籤,但小薰認為,自己是一個普通人,當媽媽或當護理師,只是不同的身分的自己而已。

台灣的醫病比是很多國家的好幾倍,一位醫護人員要同時照顧好多位病患,工作時數普遍也都過長,然而,薪資卻是醫事人員裡最低的,假設在大醫院工作,可能又有三種以上的班別,有白班、午班、小夜班甚至大夜班,若還有小孩,不僅僅只是體力上的考驗,也很常在工作與家庭之間拔河、拉扯。「雖然只要是輪班的家長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以前單位上的學姐,一天到晚為了排班傷透腦筋。只要工作時間沒有卡到,就算好處理,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不過醫護的工作環境又很高壓,需要全神貫注,因為不允許出錯。但除了這樣還有什麼方法?太難兩全其美了。」 

照顧孩子跟工作之間到底應該怎麼選擇?幾乎是所有醫護人員都會面臨到的考題。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照顧孩子跟工作之間到底應該怎麼選擇?幾乎是所有醫護人員都會面臨到的考題。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無私奉獻的醫護守則?照顧好自己才能服務他人

一度,小薰也因為無法兼顧工作與家庭,懷孕後期睡眠嚴重失調,最糟曾創下5天只睡8小時的紀錄,即使靠藥物也無法改善,失眠的狀況越來越嚴重,不見好轉。「最後請了產假,也接著請了育嬰假,調適了好一陣子以後,才慢慢恢復。」也因為歷經了這段痛苦的過程,準備回到工作崗位的小薰發覺當了媽媽的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樣敢衝,因為想到有女兒需要她,所以換了服務單位,轉到工作時間相對穩定的腫瘤放射科。

「在學校時就被灌輸著護理師要有犧牲奉獻、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精神,然而,經歷這些,我發現需要先照顧好自己、小孩跟家人,我才能更心無旁騖的在醫護領域奉獻自己的專業。」隔了兩年,小薰也生下了Ryan,成了四個人的溫馨小家庭。「轉眼,姊弟現在也已經國小二年級跟幼稚園大班了。每年母親節,雖然知道是學校規定的作業,但收到小朋友做的卡片還是會覺得很感動。」

即使知道是學校規定的作業,小薰收到小朋友的母親節卡片或手作品還是會覺得感動。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即使知道是學校規定的作業,小薰收到小朋友的母親節卡片或手作品還是會覺得感動。圖/Yahoo奇摩新聞編輯團隊

小薰的先生很尊重小薰想繼續工作的心情,也很體諒小薰的工作環境很高壓,即使先生自己的工作性質需要輪班,但小薰形容,老公是個很願意多做一點的隊友。「我們有很明確的分工,早上我上班前送小孩去上學,下班以後剛好去接他們,回家吃完飯以後溫習功課,老公如果休假在家,就負責盯小朋友洗澡刷牙到睡覺,家事大部份都是他負責,婆婆則幫忙煮飯。」小薰感嘆,一路上還好有家人支持,如果沒有隊友,育兒路上很難一打二,獨自闖關。

暖心關懷 陪病患走最後一哩路

放射腫瘤科接觸到的大部份都是癌症病人,小薰形容自己是比較慢熟的人,但也會因為接觸久了,跟病人交換連絡方式,自己也不吝於在工作以外的時間給予病人關懷。「希望在身心都受折磨的時候陪伴他們多走一里路,因為不管是病患、家屬或者是照護者,通常他們都在經歷人生中很大的轉淚點。」

曾經,某個早上,小薰醒來就收到病患的訊息,但是訊息卻是對方兒子用他手機傳的。「他告訴我,他媽媽昨晚已經過世了,很感謝我這段時間的陪伴。即使我在這個領域已經將近十年,很多人會以為我們對生死很無感了,其實遇到這樣的狀況,都還是會覺得很難受,很像自己的某個阿姨或者是親戚過世了。」兩個小朋友也曾經到小薰工作的地方,看著媽媽幫病人打針、檢查。「他們一開始覺得很新鮮,可能因為對癌症還沒有概念,即使前陣子才剛經歷曾祖母過世,但小朋友也不會感覺到媽媽工作的地方跟生離死別的距離這麼近,吵著要回家是因為坐不住。」

坦承錯誤 更能擁抱彼此

護理師之於媽媽的身份轉換,小薰覺得最大的不同之處是「能不能犯錯」,當媽媽可以在錯誤中學習,護理的臨床照護,幾乎是不容許犯錯的。「上班總是繃緊神經,下班後對兩個孩子很容易沒耐心,有次,女兒突然冒出一句:媽媽你好兇。我才突然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工作的情緒帶回家了。」從此以後,小薰很常會在小朋友睡覺以後消化、反省,如果有做不對的地方,隔天找機會跟姐弟倆解釋、道歉,通常也都會得到小朋友的體諒。「女兒會抱著我不說話,有時候多說一句辛苦了,弟弟會模仿姊姊,也過來湊一腳,有時候就抱成一團。坦誠面對錯誤,才有機會趕緊修正,這也是我對姐弟的教育。」面對即將到來的母親節,小薰說自己沒有其他心願,只希望兩個孩子平安長大。「防疫當前,每位醫護人員都是作戰狀態,盼望疫情盡快告一段落,天下的每個媽媽,都可以無所畏懼的擁抱自己孩子、家人。」

看更多高壓媽媽育兒路
宮縮痛到站不住 小兒科醫師堅持「做到生」
鏡頭沒在拍轉頭忍孕吐 主播媽咪熱血育兒
那些乘客們教會我的育兒課題 小黃女運將從不幸婚姻學會獨立
怕被貼標籤 工程師「肝鐵媽咪」哺乳室邊擠奶邊工作
下班繼續「責任制」—雙薪背後的台灣超人媽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