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只做了一半?

吳家誠
中國時報

新冠病毒正蔓延全世界,美國也面臨社區感染威脅,甚至把疫情控制、應對、管理的指揮層級拉高了,明顯的是因應這樣的疫情將可能影響健康、教育、環境、交通、經濟、生產、糧食、內政安定等層面,需要更宏觀與直接的角度來做全面性的疫情管控。

但是,想想看為了此次防疫,世界各國均顯得手忙腳亂;從病毒來源與生命周期、傳染途徑,到疾病潛伏期之無法確實掌握,甚至到發現無症狀感染者傳染的應對,都顯出對付造成疫情的COVID-19病毒無法知己知彼地控制,對於新科學資訊的掌握與運用明顯不足,應該也是一個原因。

實質上,生態圈中生物的基本結構就是細胞與病毒,這兩種基本結構它們的存活動力首要原則,就是爭取持續性的存活與繁衍,就像人體內的細胞一樣,每個細胞都有維持其生命存活的機制,環境中的病菌、病毒也一樣,否則就是其生命的結束。

如今,更令人擔心發現了如科學研究預期的,寵物、動物受到了此病毒(SARS-CoV-2)的感染。或許也是因為資訊掌握不足,將另造成令人擔心的病毒傳染管道,更可能在防疫措施的進行中,造成寬廣的漏洞,甚至可能影響到食物來源的畜牧業,當然應提高防疫的範圍與角度,及早準備,以免前功盡棄。

早在年初,科學界就已確認此病毒傳染擴散的能力比2003年的SARS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其分子生物毒理上的原因,卻未受到防疫過程實務上的重視與配合。

冠狀病毒透過其表面冠狀蛋白之受體鍵結部(RBD)上受體鍵結基(RBM)蛋白質之氨基酸,與受其侵害之細胞膜上的血管收縮酶受體(ACE2)的蛋白質進行鍵結作用,再進一步把攜帶遺傳訊息的核糖核酸(RNA)送入受害細胞中,運用其資源複製繁衍成更多的病毒。

然而與以前的SARS病毒相較,新冠狀病毒RBM的蛋白質上對應的部分氨基酸有了奇妙的改變,化學上的作用力也有了改變,造成其感染的強度與傳播能力也更有侵略性了,對於會受其感染的物種與細胞也不一樣了,有些動物受感染的機會反而增加了,例如人、猴子、猩猩、貓、貂、豬等,都是容易受到這種病毒感染的對象。而病毒與細胞相互作用的化學結構上,僅因為一個氨基酸的不同,鼠類反而較不容易受到這種病毒的感染。

所以,在既有事實與科學證據之下,目前如火如荼的防疫,對人畜共通傳染的病毒找不到來源,而忘了動物通常本是病毒的傳染來源,是否防疫只做了一半,而留下了一個大的漏洞呢?(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化學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