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大封鎖前數小時 土耳其人忙些什麼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特稿)許多土耳其人昨天白天上理容院整理門面;有人提前兩週投入開齋節準備。虔誠穆斯林把握齋戒月上清真寺的最後機會;還有人坐在公園草地上曬太陽,為17天半防疫封鎖揭開序幕。

    給客人修鬢角的時候,裘西昆(Mesut Coskun)瞟了一眼門外等待的客人,面露喜色說道:「生意真不錯,每名理髮師今天都可以賺300到500里拉(約新台幣1025到1700元)。」

    6名庫德族理髮師傅在安卡拉舊城區烏魯斯(Ulus)巷弄間合租店面開理容院,裘西昆是其中一個。狹窄空間裡擺了6張理髮椅,6位師傅有的正施展刀工給客人剪髮,有的幫人修眉、修鬍,僅容錯身的走道上還站著多位等待的客人,約5坪大的理容院裡幾乎沒有多餘空間了。

    裘西昆話鋒一轉,開始抱怨起時局說:「接下來得歇業17天。大家都有房租要付、有家要養,今天賺的錢走一趟雜貨店就所剩無幾。經濟情況很糟,生活好難。」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蔓延迅猛,土耳其昨天晚間7時開始為期17天半的防疫大封鎖。值伊斯蘭教神聖的齋戒月期間,眼看開齋節只能在封城中度過,許多人只好把剪髮理容、買新衣這些原本於阿拉法日才做的事,趕在宵禁之前就先完成,即使因此提前了兩週。

    生意人每年眼巴巴期待著阿拉法日這一天讓他們財源廣進,今年卻泡湯了。

    在烏魯斯傳統巿場裡經營服飾店17年的波拉特(Cemalletin Polat)說:「阿拉法日是開齋節前一天。傳統上,穆斯林會在這一天買新衣、買甜點、買糖果,打理好自己全身上下,準備迎接開齋節。不過今年當然沒辦法,因為他們出不了家門,我們也不能營業。今年連開齋節都無法慶祝,阿拉法日也不會給我們帶來生意。」

    服飾店隔壁的甜點店老闆科奇(Mehmet Koc)也抱怨生意難做。他說,在這個巿場賣了22年甜點,從來沒有碰過生意不興隆的阿拉法日,沒想到今年卻根本不會有生意。

    科奇說:「我們生意在阿拉法日向來會特別好,民眾為隔天的開齋節做準備。今年沒有人能夠出門,也不能拜訪親友,所以生意人只能喝西北風了。」

    不過,科奇話雖然這麼說,在防疫宵禁前一刻,甜點店裡5、6名工作人員還是忙得無法喘息。穆斯林開齋節和華人過農曆新年異曲同工,戴著口罩、提前兩週「辦年貨」的民眾把巿場擠得水洩不通。

    齋戒月期間在清真寺禮拜被認為可以讓信徒獲得更多回報。土耳其許多穆斯林因此在宵禁前夕,把握今年齋戒月期間上清真寺的最後機會。

    安卡拉52歲婦人雨慕夏克巴許(Remziye Yumusakbas)昨天就專程驅車前往巿中心建於15世紀的哈吉拜拉姆清真寺(Haci Bayram Mosque)參加晌禮。

    她說:「齋戒月卻不能上清真寺,真令人難過。若真主應允,祈禱全世界儘早結束這場瘟疫。」

    早就該實施的防疫大封鎖總算上路了,許多民眾趕在封城之前開車「逃離」伊斯坦堡,準備到鄉間愜意過17天。

    衛生部公布伊斯坦堡上週每10萬人口中,有854.75 例確診,居全國之冠。依照這個比例計算,擁有1550萬人口的伊斯坦堡一週確診病例數超過13萬例。第一大城因為民眾出城而交通打結的新聞照片讓公衛專家憂心病毒隨之擴散。

    17天宵禁令上路前一刻,安卡拉許多民眾趕著上巿集、賣場、超巿大批採買,彷彿生怕在家封鎖會「斷糧」。但其實宵禁期間,超巿和藥局上午10時至下午5時仍然營業,民眾可以步行方式到距離住家最近的店家補貨。

    土耳其已經進入春暖花開時節,懂得充分享受戶外生活的土耳其人本來絕不會糟蹋這明媚春光,可惜致命瘟疫來攪局。

    在安卡拉巿中心塞曼勒爾公園(Segmenler Park)不同角落,許多民眾昨天白天把握最後機會,盡情地徜徉在碧草如茵、綠樹成蔭之中。

    公園一隅的草地上坐著一群學生,有說有笑地曬太陽,一邊暢飲著啤酒。齋戒月期間,他們心無罣礙地在光天化日之下飲酒作樂的同時,另外一群人正把握最後機會上清真寺親近真主。

    可以讓世俗派和虔誠穆斯林像這樣毫無違和感一起生活的伊斯蘭國家,大概只有土耳其了。(編輯:周永捷)1100430

全球疫情大流行
香港出現首宗源頭不明變種病毒 逾千人通宵撤離社區
「我已經一年沒放假了!」 孟買掘墓工24小時輪班工作
北韓高官「偷買大陸器材」 金正恩下令處決
閉門戰?東奧組委會考慮「空場」舉辦
巴西質疑史普尼克疫苗安全性拒進口 俄揚言提告
👉2021退休壓力大調查 填就送奇摩值 再抽電影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