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模範生」--澳門的主導權轉移

公民知識販子
上報

在歐美地區爆發疫情之前,東亞有兩個政府被視為防疫成效最好的地方:台灣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其中,台灣政府是自由民主抵抗中共的代表、澳門特區政府是威權專制擁抱中共的代表,剛好兩個都是在武漢肺炎發源地的旁邊,兩個都在一月尾就已經對中国採取圍堵政策。

澳門,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中共一国兩制的示範單位,尤其是香港抗爭期間更刻意控制輿論和加強紅色洗腦,使得澳門成為中国控制範圍內最支持中共的地方。也許會有人循思維捷徑去想,以為澳門防疫工作能守住全靠中共照顧。但作為近距離觀察者,筆者認為,澳門特區政府在一月下旬到二月中斗膽對中国大陸採用圍堵政策,實際上是地方政府趁中聯辦換帥和中央政府混亂之際,及時採取了自保的措施。

先觀察時間背景。從新聞廣泛報導的日子來看,武漢肺炎在中国的疫情爆發是2020年一月份,中共當其時正在大力整頓白區党。白區党指的是情報、境外宣傳、統戰、外交部門及中共統治區以外的党組織,其中還包括操控港澳政治的中聯辦。

此前香港抗爭已爭取到西方文明社會的支持,美國已經通過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並使得台灣抵抗中共的民意高漲,令白區党在世界範圍內的部署被打亂。2020年1月4日,中共中央空降紅區党欽差大臣駱惠寧到香港中聯辦,香港親共政黨去拜碼頭卻遭冷待,已經顯示出整頓香港白區党部署的姿態,並且造成香港澳門中聯辦的權力緊縮。2020年1月11日台灣大選民進黨大獲全勝,中共媒體冷處理,甚至不敢詳細報導。2020年1月15日劉鶴與川普在華盛頓簽署了美國與中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以上一系列報導全部都反映出中共白區党陷入失敗困境。

與此同時,中共壓制国內輿情,尤其防範武漢疫情傳出。後來我們得知,武漢11月已經有確診病例,12月武漢的醫院已經超負荷運作,被稱為「吹哨人」的幾位醫生對外揭露武漢疫情並請求支援,但中共還在應付台灣大選和中美貿易談判,此時就控告「吹哨人」造謠而把武漢疫情的消息壓下來。

等安排好美國與中共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北京和深圳在1月20日首次發布確認有武漢新型肺炎病例,中共高調宣佈武漢肺炎疫情嚴重,然後就陸續封鎖武漢和湖北省。

中聯辦的權力緊縮

從澳門來看,2020年1月21日澳門特區政府設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然後就頒布了一系列對中国大陸的圍堵政策,並藉由中共封城封省的措施而阻止從湖北疫區出發的人士來澳門。從這個時間點開始觀察,澳門中聯辦除了統一接受送往中国的捐款之外,並沒有明顯的行動跡象。這也顯示了紅區党欽差大臣空降之後中聯辦的權力緊縮。

這段時期,澳門特區政府採取了圍堵政策,率先宣佈停工、關閉賭場、無限期停課、頒佈經濟紓困措施,並在全球範圍內搜購口罩以實施配給。當其時港澳地區輿論是大力稱讚澳門特區政府的,香港媒體更用澳門賀一誠政府的表現來映襯香港林鄭月娥政府的不作為與無能。自從2月4日起,澳門維持了39日沒有新增確診病例的紀錄。

按照過往經驗來看,中共不可能容許地方政府功高蓋主,就算是天鴿風災澳門市民自救時也要派出解放軍來搶奪光環,但這一次竟然一直容忍澳門特區政府自行推出變通措施。甚至容忍澳門新任特首賀一誠發表一系列金句,例如「我們平常收藏那麼多錢,號稱全球最富有地區,現在不用,等甚麼時候用?」。對比香港特區政府守財奴式理財法,專門把錢投入大白象工程,但賀一誠居然敢於動用澳門庫房還如此高調,這要麼是中共要把賀一誠捧為英雄,要麼就是賀一誠趁中聯辦權力緊縮時,借助民意而暫時擴充行政權力以集中資源圍堵來自中国的瘟疫。事實上,中共極力吹奏習近平的防疫功勞,沒理由捧紅賀一誠去分功。

直到2月7日後中共白區党操作了一次赴台澳門學生留澳轉學的行動。

2020年2月初台灣宣佈2月7日起對入境的持居留證港澳人士實施居家防疫措施,台灣各大學勸說學生盡早赴台配合居家隔離政策,以便2月25日開學(後來再延至3月2日開學)。有政大澳門學生向澳門高教局求助,反映校方要求住校澳生在校外自行另覓住處進行14天居家隔離,然後就有政協在微信群組建議「暫時不要輕舉妄動」,勸澳門學生不要及時赴台準備開學。及後澳門高教局與澳門各大學磋商,2月12日澳門高教局宣佈澳門有7所大學願意為有需要的「在台灣就讀的澳門學生」提供轉學方案。截止3月9日,轉學相關查詢有179宗,申請正在處理有54宗,已批准的有5宗。中共白區党在疫症期間收割了一次統戰的果實。

從此事可以得知,中共白區党在整頓之下,重新擺正了效忠對象,已經重新行動。

由於中聯辦一直是港澳地區的實際統治者,面對澳門特區政府擴充行政權力的行為,要收回權力。澳門特區政府之所以擴充行政權力,依據的是一国兩制和防疫需要;而效忠習近平的中聯辦則要配合2月10日全国陸續復工的政策,一方面宣傳中国疫情消退,另一方鼓動澳門民意推動復工復課。

對地方政府而言,防疫是地方上最大的利益,復工復課則有機會引起群聚感染;但對中央政府而言,宣傳疫情消退可以製造「中国比全世界更安全」的印象,而在歐美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吸引國際資金流入中国,搭配復工可以挽救經濟,安全和經濟兩方面的政績又可以穩住国內民情。這樣就突顯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在政策上的矛盾。

澳門特區政府失去獨立行政權力

這一對矛盾在澳門則集中在復課安排上。2月20日澳門市面已經全面復工,只差學校仍未復課。有自稱家長的女人在澳門電台節目《澳門講場》上稱「已經沒有疫情」,並以「孩子在家不是打遊戲就是打架」為由質問教青局為何不復課,而且澳門市面上的防疫氣氛已經鬆懈,很多澳門市民已經不聽賀一誠的勸說而恢復了社交活動,澳門輿論呈現出一種對防疫政策的反作用,對澳門特區政府施壓。此外還有人發現珠海新聞曾報導來自澳門的輸入病例,使人懷疑澳門的新患者會被送上珠海治療,以維持澳門的病例數字不增加。

作為一種官僚式的抵抗,教青局設下了多種條件,在2月27日宣佈,「初步考慮 1. 當本澳及廣東省均沒有新型冠狀病毒新增確診個案連續14天,且 2. 珠海市和中山市均宣布復課,則教青局將提前14天宣佈非高等教育學校復課」。設下這些條件,可以使主觀的民意之爭轉變成客觀的行政程序,如是者在一国兩制的框架之下可以抵抗來自白區党的輿論操作。此外當時仍有兩名確診病例在山頂醫院接受治療,因此澳門特區政府仍有維持停課和隨疫情加強防疫措施的理由。

但在不易從新聞報導觀察的一些磋商和遊說施壓之下,並且3月4日和6日最後兩名武漢肺炎病患宣佈康復出院之後,3月10日教青局發出新聞稿《擬訂非高等教育學校復課預案》,宣佈「高三學生可申請3月30日起回校溫習,中小幼陸續復課,並於4月20日全部復課」。

自3月15日至18日,澳門從中国以外的其他地區輸入5例新的確診病例。可是與一月尾果斷宣佈「無限期停課」的態度不同,4天過去了,澳門特區政府仍然沒有改變復課安排。

至此已經可以看到,澳門特區政府已經失去了獨立行政的權力,中聯辦重新以太上皇之姿統治澳門。(筆者3月19日傍晚補充:鑑於自3月15日至19日已新增7個確診病例,且有持續增加趨勢,並有社區感染的危險,澳門教青局於19日下午五點半宣佈所有復課措施延期直至另行通知。)

※作者為香港中學教師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鮪丼挑戰「海鮮丼之最」!日本橋海鮮丼辻半推出全新菜單

【影片】六龜幸福公車小黃啟動 韓國瑜:這我們應該做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