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淪陷標誌美國霸權衰亡、對台灣的警告?國際政治學大師法蘭西斯.福山專文解析

·7 分鐘 (閱讀時間)

阿富汗情勢在美軍撤離後急轉直下,中國官媒趁機政治宣傳,稱「美國霸權衰落」的喪鐘已經敲響,更有甚者稱這是「對台灣人民的警告」。針對美國霸權的未來,重量級日裔美籍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在《經濟學人》撰文,直指阿富汗對美國霸權衰弱的影響微乎其微,真正的關鍵在於美國境內的兩極化政治,若台灣遭中國進攻,美國政黨之爭將可能影響美軍干預台海的程度。

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指出,在美國支持的政府垮台後,絕望的阿富汗人試圖逃離喀布爾的可怕畫面,促使世界歷史來到重大關頭,「事情的真相是,美國時代的終結提前到來,然而美國(霸權)衰弱的根源更多是在國內而非國際。未來好幾年內,美國仍將維持大國地位,至於影響力能有多大,取決於其解決內部問題的能力,而非外交政策。」

對於「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說法,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18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獨家專訪,親口保證稱,若任何人入侵北約,美方會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這根本(與阿富汗)無法比較。」

美國國會透過《台灣保證法》,鼓勵行政部門將對台灣軍售「常態化」。(美聯社)
美國國會透過《台灣保證法》,鼓勵行政部門將對台灣軍售「常態化」。(美聯社)

美國國會透過《台灣保證法》,鼓勵行政部門將對台灣軍售「常態化」。(美聯社)

福山4年前到台灣演講時,曾聲稱由於台灣在美國國會獲得很多支持,所以「不擔心」台灣會成為美中之間的籌碼。這次他在專文指出,「中國威脅民主」是美國兩黨難得達成共識的議題,「但美國政府會願意為了那座島國的獨立而犧牲自己的兒女嗎?」

他認為,這個涉及美國利益的嚴肅問題,需要由兩黨政治的理性辯論找到答案,並且在此之前,美國政府需要先恢復美國人民的民族認同感和使命感,才能在國內團結一致的情況下,攜手盟友建立一個對民主友善的國際秩序架構。

美國霸權「傲慢」釀禍,但優勢仍無其他國家可比

美國霸權的巔峰持續約20年,自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到金融危機(2007年-2009年)爆發前後,那時美國在許多權力領域都佔據主導地位,包含軍事、經濟、政治和文化。福山說,其中美國霸權「傲慢」的巔峰時刻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當時美國不僅希望重塑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治局勢,還想重塑整個中東地區。

「美國高估了軍事力量帶來政治根本變革的有效性,又低估了美式自由市場經濟模式對全球金融的影響。」他指出,這兩大問題造成美國在2010年代深陷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並造成「美國次級房貸釀災,全球埋單」的結果,加劇了美國主導全球化帶來的巨大不平等。

此後,世界逐漸回歸到更加正常的「一超多強」狀態,相較於美國,中國、俄羅斯、印度、歐洲等政治實體也獲得了權力,但福山仍舊認為,阿富汗陷落對美國地緣政治的最終影響可能很小。他指出,畢竟1975年西貢淪陷時,美國霸權影響力也最終免於受到波及,並在十多年內迅速恢復主導地位。時至今日,美國仍與越南政府合作遏制中國的擴張主義,美國仍然擁有許多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經濟和文化優勢。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戰士巡邏首都喀布爾(Kabul)(AP)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戰士巡邏首都喀布爾(Kabul)(AP)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戰士巡邏首都喀布爾(Kabul)(AP)

社會兩極分化影響霸權維繫

美國全球地位面臨的更大挑戰在國內:美國社會嚴重撕裂,幾乎任何事情都很難達成共識,從稅收和墮胎到有關文化認同的鬥爭,甚至已經蔓延到美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從運動到消費品牌都要看「紅」、「藍」。

福山表示,他早在30年前就預測,被政治精英邊緣化的群體尋求認可,將會是現代民主的致命弱點。他曾在2017年提到,美國霸權種下的遠因(伊拉克戰爭、解除金融管制)與不平等,造就勞工階層的反撲與川普(Donald Trump)民粹時代。

於是,就連新冠疫情都救不了美國如今的分裂局面。他提到,疫情全球大流行這等重大外部威脅,通常是團結公民共同應對的大好機會,但新冠危機卻反而加深了美國社會的分歧,兩派人馬就社交距離、戴口罩和接種疫苗與否吵得不可開交,把科學客觀的公衛措施當成政治黨派標籤去操作。

這場衝突嚴重到讓紅藍雙方看到不同的「現實」,且深信不疑,以至於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在民主黨人眼中是美國歷史上最公平的選舉之一,但在共和黨人心中卻是大規模選舉欺詐。

美國疫情。1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突破1億大關。(AP)
美國疫情。1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突破1億大關。(AP)

美國疫情加速社會分歧。(AP)

美國願意為島國獨立而犧牲嗎?

從冷戰到2000年代初,美國精英階層一致贊成美國需要擔當「世界警察」,但阿富汗和伊拉克無窮且殘酷的戰爭,不僅讓許多美國人對於參與中東地區事務感到厭煩,還逐漸討厭參與國際其他事務。

這種對外交事務的兩極看法,直接影響了政黨的外交政策。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美國總統大選,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對俄羅斯表達強硬立場,共和黨卻因為川普的當選而難以保持鷹派路線。川普上任之後公開讚揚普京(Vladimir Putin)扭轉了局面,如今大約有一半共和黨人認為,與俄羅斯相比,民主黨對美國人的生活構成更大威脅。

福山指出,中國是少數能讓共和黨和民主黨達成共識的國家,美國兩大黨皆認為,中國對民主價值觀造成威脅。但他同時強調,這點共識還不足以讓美國應對更嚴峻的外交考驗──如果台灣受到中國攻擊,美國該怎麼辦?

福山表示:「美國會願意為了那個島國的獨立而犧牲自己的兒女嗎?或者,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美國是否甘冒與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這些嚴肅的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得視其如何影響黨派鬥爭,才能知道關於美國國家利益的理性辯論會如何進行。」

極化政治已經損害美國的全球影響力與軟實力,即美國機構和社會對世界各地人民的吸引力。他坦言,美國民主制度近年的運作令人難以誇口,也很難說服任何國家應該效仿美國,難道要效仿其政治部落主義(political tribalism)和民主失靈?

近來解放軍機艦密集擾台、軍演不斷,美軍在台海、南海偵巡頻率也大增,美中台是否會擦槍走火引爆衝突,更成為各方關切焦點。(美聯社)
近來解放軍機艦密集擾台、軍演不斷,美軍在台海、南海偵巡頻率也大增,美中台是否會擦槍走火引爆衝突,更成為各方關切焦點。(美聯社)

近來解放軍機艦密集擾台、軍演不斷,美軍在台海、南海偵巡頻率也大增,美中台是否會擦槍走火引爆衝突,更成為各方關切焦點。(美聯社)

給拜登的建議:找回美國人的認同感

福山認為,拜登執政7個月以來最大的政策失敗就是,未能為阿富汗的迅速陷落做好充分計劃,「拜登(稱)撤軍是為了專注應對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更大挑戰,我希望他是認真的。」他提到歐巴馬的前車之鑑,歐巴馬雖然公布要回歸亞洲,但其執政的美國仍專注於平息中東亂局,「現任政府需要從其他地方重新部署資源和決策者的注意力,以威懾地緣政治對手並與盟友接觸。」

他並預測,美國不太可能,也不應該渴望恢復早期的霸權地位,但美國應能夠做到與盟國一起維持「對民主價值觀友好的世界秩序」,而美國能否做到這一點的關鍵,不取決於阿富汗撤軍,而取決於是否恢復美國人的民族認同感和使命感。

美國總統拜登為撤軍決定強硬辯護。(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為撤軍決定強硬辯護。(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為撤軍決定強硬辯護。(美聯社)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大尺碼」女歌手莉佐遭網路霸凌崩潰,饒舌女王卡蒂 ‧ B痛批酸民,社群網站刪除仇恨留言
相關報導》 神學士2.0想和解,為何沒人相信?大西洋月刊:阿富汗總統當年遭閹割後吊屍街頭,就是誤信了神學士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