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為何一敗塗地?前北約盟軍主帥坦承:我們對阿富汗軍隊的訓練出了大錯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全力撐持的阿富汗軍隊,從8月初開始在世人眼前上演一齣全面潰散、土崩魚爛的慘劇。美國海軍退役四星上將、前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史塔夫瑞迪斯坦承:「我們對阿富汗軍隊的訓練出了大錯」。

史塔夫瑞迪斯(James Stavridis)在2009至2013年間擔任北約(NATO)歐洲盟軍最高司令(SACEUR),當時駐阿富汗美軍與北約部隊多達15萬人,史塔夫瑞迪斯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協助阿富汗建立一支軍隊,從美軍與北約部隊手中接下戰鬥任務。

2021年8月15日,神學士(Taliban)進軍首都喀布爾(Kabul),當天兵不血刃進城,政府軍毫無抵抗,三軍最高統帥、總統賈尼(Ashraf Ghani)棄職潛逃出國。對於這樣的慘況,史塔夫瑞迪斯在《彭博社》(Bloomberg)撰文指出,「阿富汗軍隊從一開始就毫無希望」。

史塔夫瑞迪斯首先回憶2006年他陪同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美國對阿富汗、伊拉克開戰的關鍵人物,今年6月死亡)巡視伊拉克戰場,與當地美軍座談,有人反應美軍裝甲車等裝備數量不足,倫斯斐如此回應:「我們中有什麼部隊就用什麼部隊,而不是期望中的部隊、理想的部隊。」

倫斯斐的回應既誠實又冷酷,對照阿富汗政府軍驚人的潰敗,在神學士面前丟盔棄甲,人們不禁要問,這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部隊?各方長期投注大量資源、人力與心力來訓練的結果,為何會是一敗塗地?美國、美軍能從這場潰敗中學到什麼?

伊拉克戰爭頭號戰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左)、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AP)
伊拉克戰爭頭號戰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左)、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AP)

伊拉克戰爭頭號戰犯: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左)、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AP)

史塔夫瑞迪斯指出,阿富汗潰敗是一場全方位的潰敗,首先是阿富汗政府與人民意志薄弱、缺乏領導。美國在政策面也犯下許多錯誤,包括未能堅定要求神學士遵守他們與川普(Donald Trump)協議,讓「有條件撤退」(conditions-based withdrawal)成了無條件撤退。

西方國家情報機構也有嚴重疏失,未能預期喀布爾政權的快速崩潰,未能理解神學士的決心與膽識。阿富汗鄰國巴基斯坦為神學士提供避風港、阿富汗的貪腐文化,都是影響因素。然而如果阿富汗政府軍能夠作戰,這個政權還是有可能生存下去。

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游擊隊。(美聯社)
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游擊隊。(美聯社)

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游擊隊。(美聯社)

事後回顧,史塔夫瑞迪斯坦承「我們對阿富汗軍隊的訓練出了大錯」,錯誤的起點在於,美國與北約以美軍為藍本來打造阿富汗軍隊。美軍的作戰方式仰賴大量資源:衛星情報、尖端科技、精準導向火力、絕對空優(包括無人機)、快速反應、高效率的指揮管制系統、戰場連結、即時運作的全方位後勤體系、「黃金時間」的醫療後送作業。

神學士完全沒有這些條件,訓練過的阿富汗政府軍呢?還是要美軍在一旁扶持助陣。史塔夫瑞迪斯以美國獨立戰爭來打比方,美軍與北約想打造一支英國正規軍,但其實更能派上用場的是義勇兵(minutemen)。阿富汗戰場需要「適合阿富汗」(Afghan-right)的部隊:輕裝備、各自為戰、快速部署。阿富汗從1980年代就戰亂不斷,許多人都天生能戰,西方國家應該從這一點著手,打造「政府軍版本的神學士」。

2021年8月,攻佔阿富汗大城昆都茲(Kunduz)的神學士(Taliban)戰士(AP)
2021年8月,攻佔阿富汗大城昆都茲(Kunduz)的神學士(Taliban)戰士(AP)

2021年8月,攻佔阿富汗大城昆都茲(Kunduz)的神學士(Taliban)戰士(AP)

更重要的是,阿富汗部隊應該組織成以地方為中心、輕裝備的防衛部隊,讓官兵捍衛自己的村鎮、城市與省分,捍衛自己的家人鄰里,如此才能提升其戰鬥意志。這樣的部隊需要比較簡單的武器、大量的彈藥,至於先進的通訊設備倒是可有可無。

安全議題一如政治議題,歸根究底都是地方議題。但美國與北約一心要打造一支「國軍」來凝聚整個國家,但事實證明此路不通。美國與北約的確曾經嘗試扶植一些地方部隊,但是沒有給予充分資源,因為資源都集中投入打造一支中看不中用的「迷你美軍」。

2021年8月,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的旗幟飄揚在加茲尼(Ghazni)(AP)
2021年8月,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的旗幟飄揚在加茲尼(Ghazni)(AP)

2021年8月,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的旗幟飄揚在加茲尼(Ghazni)(AP)

值得探究的是,過去幾年阿富汗表現最優異的本土戰士,是其約2萬人的特種部隊,他們機動性頗高,缺點是兵力太少,太倚賴美軍的空中支援與高科技裝備,而且後來被使用過度,就像美國西部森林大火中的空降消防員(smokejumpers):勢單力薄,精疲力竭。

史塔夫瑞迪斯指出,10年前盟國高層就做過相關討論,但結論總是堅持既定的路線、熟悉的路線。阿富汗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國家,美國與北約卻未能充分尊重它的文化、歷史、傳統與規範。希臘人稱之為「hubris」,過度的驕傲、過度的自信。

如今阿富汗局面已無可挽回,神學士將重建政權,那麼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是不也會卷土重來?史塔夫瑞迪斯研判,神學士或許會記取20年前的教訓,強化治理工作。但是神學士內部派系林立,又有種族與地區的分歧,恐怕很難掌控整個國家。唯一能確定的是,「神學士2.0」的最大受害者會是阿富汗各年齡層的女性,她們將被送回中世紀。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拜登(Joe Biden)總統日前發表談話,強力辯護自家的撤軍決策,但挫折感溢於言表,「我們為阿富汗提供了他們所需的一切,但他們還是失敗了。」言之固然有理,但美國也必須承認,阿富汗一敗塗地的軍隊是美國與北約一手打造,而且花了15年時間打造。五角大廈與文職領導階層必須承認失敗,從讓阿富汗人民付出慘重代價的錯誤中汲取教訓。美國照自己的期望打造出一支軍隊,但卻求勝無門,徒留悲劇。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拜登執政以來最嚴重危機──阿富汗潰敗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向黑暗深淵進軍,阿富汗的慘烈淪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