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變天 網紅也紛紛逃離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她們身著舞會華服,在古色古香的柱子前擺姿勢,發布與流行歌星合拍的照片,在互聯網上用英文宣傳自己的產品:在阿富汗,近年來也出現了熱鬧的網紅現象。尤其是年輕女網紅引人注目。2001 年,北約國家用軍事手段驅逐了塔利班,使她們有了參與教育和公共生活的可能。

社交媒體上,阿富汗流行歌手、時裝設計師和美容博主有了人數可觀的粉絲。其中一位女性時裝設計師在社交媒體頻道上擁有 75萬粉絲。由於在國內沒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時裝,她便自己設計、銷售,很快成了 Instagram 上的時尚偶像。她身著絲綢連衣裙、針織毛衣或牛仔褲擺造型,有時也戴上頭巾。她在喀布爾、迪拜或在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擺拍。該地古廢墟曾是亞歷山大大帝的城堡,如今始終構成 Instagram-完美背景。

塔利班也在數字化

這些照片與那些來自柏林時尚餐廳、倫敦泰晤士河畔或雅典某處古遺址的發帖幾無二致。連標題——“你們都可以做到”——讀起來也像是世界其他地方網紅、時尚和美容博主的勵志感言。

然而,阿富汗不是世界其他地方。在這裡創造時尚並鼓勵女性穿她們想要的衣服絕非一件平常事,隨著塔利班再次暴力掌權,這有可能危及生命。

卡亞·蒂姆(Caja Thimm) 在接受德國之聲的電話采訪時表示,塔利班早已“數字武裝”, “我們都知道塔利班的數字化程度有多高。塔利班那裡也有精通技術的年輕一代,由出國留學或不一定是阿富汗籍的人組成。他們使用翻譯軟件並通曉歐洲語言。” 這位波恩大學傳媒學教授和公共數字專家補充說:“如果塔利班在大漠中豎起 5G 發射桿,誰都不該驚訝。”

網紅們只能出逃

雖然阿富汗的網紅們表現出了很大的勇氣,但蒂姆教授希望他們的歐、美同事們能更多一些克制和敏感:“看到德國年輕女網紅在社交媒體上交流的照片,你會倒抽一口冷氣。她們完全沒有意識到公眾人物該有何種責任。” 她指出,應該意識到,對阿富汗議題的涉及應該考慮到後果。她舉出一位英國網紅,加以說明。這位英國女網紅新近發布了一張身著布卡並涂著綠色指甲的照片,以此呼籲社會多樣性。蒂姆教授指出,這 “讓人絕對無法理解。這一方面是天真,另一方面是愚昧無知。”

這種天真可是阿富汗境內外的網紅們不敢有的。和其他女性一樣,自塔利班強行奪取政權後,她們正受到威脅。其中許多人試圖逃往國外。上述那位時裝設計師業已離境。但即使在國外,她仍擔心受到塔利班的迫害。

跨境打壓

在研究領域,這種形式的境外數字迫害被稱為“跨境打壓”(cross-border suppressing)。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政治學家邁克爾森(Marcus Michaelsen)正做這方面研究。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社交媒體和數字媒體使政權能更有效監控流亡活動人士並起底其網絡。” 比如,對活動人士采取網暴,讓大量負面留言造成網絡癱瘓,或者,在活動人士的設備上安裝間諜軟件。伊朗、沙特阿拉伯、盧旺達——跨境打壓的政權名單很長。

邁克爾森強調指出,打壓的對象常常就是女性,比如,在敘利亞的女記者。 此外,數字迫害常與肉體迫害相連。這位政治學家解釋說, “就流亡活動人士而言,他們通常仍在國內的家人遭到迫害。這一情況在阿富汗也可想見發生。” 他同時表示,活動人士本身就會成為目標。例如,沙特博主卡舒齊(Khashoggi)就在沙特阿拉伯駐土耳其大使館內被人下了毒手。

西方必須提供支持

邁克爾森表示,一大問題是,自由民主國家尚未明確指稱和譴責這種跨境打壓。德國亦不例外。他指出,給予那些成功逃離者提供必要的安全和認可尤為重要,其中包括使當事人無須憂慮居留權, “接收社會必須向流亡活動人士提供支持”。

盡管存在危險,但阿富汗網紅們目前仍在流亡地展開活動。例如,在該國國慶日8 月 19 日這一天,有人發布了在阿富汗升國旗的視頻,此舉被視為對塔利班的抗議——塔利班自己也這麼看。

蒂姆教授認為,近年來, Instagram越來越具政治色彩。這幾天,可在標簽 “SaveAfghanistan”(拯救阿富汗)下觀察到這一點。在那裡,女網紅們引起了人們對女性在抗議活動中所扮演角色的關注。無論是在阿富汗國內還是在流亡地,對於所有反對塔利班的人來說,危險依舊巨大。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Christine Leh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