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陷落讓「台灣發抖」?外媒評中國官媒嘲諷:其實北京、東南亞更危險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撤軍與隨後的阿富汗陷落,使中國官方媒體找到政治宣傳的依據,並宣稱美國迅速撤軍應是對台灣人民的一個警告──在與中國的長期爭端中,台灣不應依賴美國的保護。但外媒分析,依照阿富汗地緣政治與恐怖主義潛在發展來看,最受影響的可能不是台灣,而是中國與東南亞國家。

一條狗的回家路?中國官媒集體嘲諷

中國國有小報《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16日在推特上說:「喀布爾政權垮台後,台灣當局一定在發抖。」中國央視則似乎將這次美國撤退比作2019年電影《為了與你相聚》(A Dog's Way Home,中國譯為:一條狗的回家路),當晚這部電影在央視CCTV6播出,這或許並非巧合。

許多微博網友也認為CCTV6意有所指,並嘲道:「昨日塔利班(Taliban,神學士)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美軍匆忙撤離,CCTV6特意點播《敦克爾克》獻給大逃亡的美軍。隨著今天阿富汗前總統和駐阿美軍倉皇逃路的新聞影像全世界流傳,CCTV6更是奉上《一條狗的回家路》,讓我們搞不清她到底是在內涵哪一條狗。」

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稱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動亂輸出國」,並稱美國「全世界只有我能是霸權」的政策造成太多的人類悲劇。關於中國官媒的政治宣傳意圖,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中國首席代表菲利普斯(Randal Phillips)向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指出:「阿富汗淪陷無疑對美國信譽造成重大打擊,並讓中國領導層更加認為美國是一個衰落的大國和紙老虎。」

「(中國)誤判南海形勢的風險大大增加了,」菲利普斯補充說,胡錫進本來就「喜歡打民族主義牌並攻擊美國」。的確,胡錫進幾小時前還嘲諷稱,就連「中國網友」都認為「阿富汗政權更迭比美國總統更迭都要平穩。」

但其大部分評論都集中於台灣。「台北當局官員需要悄悄地從中國大陸郵購一面五星紅旗,某天他們向中國軍隊投降時用得到。」胡錫進在推特上寫道,並附上笑臉表情符號。他的另一篇文章指出,「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應該給島上的台獨分子一個警告,他們必須明白,他們不能指望華盛頓,因為專家警告了,阿富汗不是第一個被美國拋棄的盟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環球時報》的另一篇社論插圖同樣充滿諷刺意涵,圖中畫著一隻美國老鷹將台灣總統蔡英文帶到挖好的地洞旁,社論稱:「阿富汗被美國拋棄後,局勢突然發生了根本變化。儘管喀布爾局勢惡化,華盛頓還是離開了。這會是台灣未來命運的某種預兆嗎?」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中國或許應先顧好自己

NBC引述專家說法表示,中國或許很樂見拜登政府因撤軍阿富汗而遭受批評,但別忘了,撤軍也給中國帶來戰略問題。前中央情報局官員菲利普斯指出,中國之前一直是美國駐軍剷除阿富汗恐怖組織的受益者,現在「他們也擔心隔壁再次出現一個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國家。」

中國西部與阿富汗接壤,北京當局經常將新疆的襲擊活動歸咎於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TIM,簡稱「東伊運」),該組織目的是在整個突厥斯坦(包括中國新疆和中亞各國)建立政教合一的獨立伊斯蘭國家,而神學士與維吾爾機端分子的關係令中國相當擔憂。

此外近年來,北京通過「一帶一路」計劃在中亞進行大量投資,中國外交部曾討論過將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CPEC)延伸到阿富汗的可能性。目前中國在阿富汗進行大量投資,包括承諾投資30億美元(約新台幣837億元)開發艾娜克(Aynak)銅礦,但由於當地局勢不穩,許多投資處於停滯狀態。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美國信譽大打折,最受影響的可能不是台灣

阿富汗迅速淪陷使美國信譽受到影響,加劇川普(Donald Trump)時代以來的猜測──美國對其盟友的支持並非無窮無盡。拜登(Joe Biden)曾在就職演說上宣布「美國回來了」,這也是歐亞許多國家政府所希望的,期盼在中國和俄羅斯試圖擴大影響力之際,美國能夠重新確立其在國際事務中的穩固地位。

紐約時報》(NYT)指出,對歐洲國家來說,阿富汗從來就不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利益所在,北約(NATO)20年前赴阿富汗開戰,只是為了在九一一事件之後表現出對美國的聲援,但阿富汗政府滅亡再次提醒歐盟官員,將外交決策外包給華盛頓時會發生什麼後果。

拜登政府曾重申承諾以軍力捍衛日本和台灣等盟國的利益。《時代》(Time)雜誌指出,拜登政府的亞洲政策並沒有平等對待所有亞洲盟友,而是按照它們與遏制中國的相關性來排序,而阿富汗和阿富汗人的生活在這個新的排序中並不重要。

隨著美軍撤退、塔利班控制全境,阿富汗的未來堪憂。(AP)
隨著美軍撤退、塔利班控制全境,阿富汗的未來堪憂。(AP)

隨著美軍撤退、塔利班控制全境,阿富汗的未來堪憂。(AP)

神學士的回歸給亞洲地區帶來新的安全風險,在亞洲的心臟誕生了一個新的聖戰恐怖溫床,並可能吸引來自中國、南亞和東南亞各地的伊斯蘭戰士,甚至引發伊斯蘭國(ISIS)重新集結。美國其實早有前車之鑑,2011年12月,美國時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從伊拉克全面撤軍,結果引發ISIS勢力野火燎原。

《時代》指出,印度和東南亞地區擁有大量穆斯林人口、對當局政策心懷憤懣的穆斯林青年和持續多年的穆斯林抗議或叛亂活動;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有數以千計年輕人加入ISIS。這些亞洲國家當中也有美國盟友,現在面臨更大的聖戰活動風險,都是因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沒有足夠毅力來完成它開啟的戰爭。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阿富汗之亂》拜登橫眉冷對千夫指:都是阿富汗政府與軍隊的錯,我堅持自己的決定!
相關報導》 「我寧可自殺也不要被迫嫁給神學士!」無處可逃的阿富汗離婚婦女境遇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