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內感染風暴 亞東啟示錄|三級風暴第一線|華視新聞雜誌

新北市 / 李婉婷 採訪/撰稿 李宇承 攝影/剪輯

近期國內本土疫情趨緩,讓籠罩在病毒陰影下的民眾總算鬆了一口氣。回顧兩個半月來,台灣進入前所未有的疫情三級警戒狀態,而在這場風暴當中,病毒好幾次衝破醫院防線,也形成巨大危機。像是,新北市唯一的醫學中心、亞東醫院,在5月14日,就爆發了創立40年來、最嚴重的院內感染事件。一位住院病患,因為隱瞞萬華足跡,造成其他病患、醫護和看護等,共計27人感染。這場風暴的核心--8D病房,究竟有哪些不為人知的幕後故事?而確診護理師從染疫、痊癒到重回崗位,歷經哪些辛酸?第一線醫護,以勇氣面對危機,寫下對抗病毒的血淚史,「亞東啟示錄」一起來看。

新聞片段(2021.5.15)說:「中央拍板,5月15日到5月28日,台北市新北市,防疫警戒提升為三級」。

陳時中(2021.5.16)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說:「今天所新增的206例本土個案,跟(萬華)茶藝館相關的有14例」。

新聞片段(2021.5.17)亞東醫院爆發院內感染說:「有6名住院病患,以及1名看護確診」。

邱冠明(2021.5.17)亞東醫院副院長說:「萬華群聚事件,我們回溯去做檢查,發現了一個確診個案」。

一個病患,一間病房,掀起亞東院內感染風暴,醫院防線再度潰堤的同時,正是全台進入三級警戒的關鍵時刻,一線醫護鎮守前線,卻還是不敵傳播鏈的快速串聯蔓延,不幸染疫。

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說:「因為我們都還沒有去做篩檢,也擔心我們是不是都會被傳染,(知道自己是陽性的那一刻),其實是有點腦袋空白,完全放空地在收行李,進去(專責病房)做隔離」。

林淑惠亞東8D病房護理長說:「沒有人敢跟我說,我們單位有人確診,接到電話,就是說妳冷靜一下,我說怎麼了,他說我們單位護理師,就是有兩位確診,我說好,那你先不要跟她們講,那我沉澱一下,我想說我怎麼去跟她們提」。

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5月18(日)早上說:「我們接到護理長的電話,她沉重地告訴我檢查結果,那種很不安的心情,夾雜著莫名奇妙的愧疚感,因為我們真的很擔心受怕的,不是因為自己確診,而是因為,怕牽連身邊的朋友跟家人」。

進入職場17年的確診護理師,接受華視新聞獨家專訪,在住院期間,她從從照顧病人的護理師,成為病床上被照顧的確診病患,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說:「就是咳嗽這樣,沒有到很嚴重的,像他們說,呼吸很喘的這種狀況,身體狀況是還好,所以算是比較輕症」。

縱使因為工作身處險境不幸染疫,在解除隔離之後,沒有太多考慮,她仍決定堅守崗位,重返疫戰最前線,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說:「有遇到一些病人在隔離,也會跟他們分享,我的這件事情(曾經確診),就我的狀況,我現在都好好地出來,在工作照顧你們,請他們也要加油」。

堅定,也無畏無懼,站在醫療第一線,在COVID-19肆虐的年代,這份工作,讓她驕傲肩負著一日醫護,終身醫護的抗疫使命,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說:「整個都改建成,不是原來自己上班的樣子,心理壓力會很大,很擔心我們又再暴露,一個很大的風險裡面,其他單位的同仁,都有相互在幫忙,去協調怎麼樣對病人最好,對我們是最安全的」。

林淑惠亞東8D病房護理長說:「我沒有去特別說妳要小心,不是的我們每個人都要小心,她痊癒了,是我們該開心的事情,只是說她心態,能做這麼大的調整,她們應該也是,心理建設非常強悍」。

亞東醫院確診護理師說:「這可能就是,我們的一種使命吧,在這個疫情很嚴重的狀況,不會想要丟下我們的同伴,想要大家一起努力,也不會丟下這些,很需要我們的病人」。

爆發院內感染的8D病房,在五月底很快地轉型為專責病房,在七月微解封前夕,已復歸為原本的一般胸腔內科病房,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指標個案,在所謂的8D那個區域,把8D病房直接匡起來,藉由全員普篩,篩出一些可能有影響到的,大概花了一個月,才把那個8D,我們那個指標個案的,院(內)感(染)事件把它清零掉,才整個結束」。

無論如何,院內感染,寫下亞東建院40年來最慘痛的一頁,應變和轉型如何同步進行,三級警戒加上萬華茶室風暴,腹背受敵的同時,在最艱困的時刻,沒有一個醫護逃離病毒咄咄逼近的前線。而亞東也沒步上18年前,和平在SARS蔓延期間,慘痛封院的後塵,邱冠明亞東醫院副院長說:「面對院(內)感(染)的同一時間,在所謂作戰狀態的時候,封院本身就不是我們的選項,因為如果我們封院了,這個社會的承載,或者這個社區的承擔,坦白講它就是個重大的斵喪」。

地處新北市感染熱區,又是在地唯一的醫學中心,院內感染更加速建置專責加護病房的腳步,2021年5月,亞東以原有的部署為基礎,從原本的10床,逐步擴增病床,5月30日當天,已經有58床的驚人數字,從三級警戒開始的一個月之內,收治了全國11%的確診重症病患,邱冠明亞東醫院副院長說:「當我們決定,要把加護病房擴編的時候,大家或許還在糾結,我們需要把10床全開嗎,的下一個階段,我們一直在想著下一個階段」。

張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5F1開始收治病人的那天早上,我哭了,我大哭,那個壓力是在於說,你不知道這樣子的設計,會不會造成大家的風險」。

冠明亞東醫院副院長說:「床數不斷增加的過程中,同仁確實不斷地承載著壓力」。

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你要我24小時,把它(病床)開出來,我們就是一定想辦法,把它(病床)開出來,外面(醫院)一直在求救,我們就是得這樣做,院方願意給我們支持,我們就做,如果東西(設備)不夠,就是老僧我,就想辦法去募」。

2021年,身處一級戰區的亞東醫院,以木板隔間築起專責病房,醫護攜手抗疫的那一道牆,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有很多人會質疑,那個木板隔間到底有效沒效,不知道我們說我們只能做了,我們是身處在戰區的,戰區醫院就要有戰區醫院的想法,你不能用在承平時期的想法去做」。

張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不管加護病房,專責的病房或加護病房,它的設置都是在,乾淨區跟染汙區,它要怎麼分別,或是緩衝區要怎麼設,其實是那個動線怎麼跑,可是我們那個動線,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動線」。

葉秀雯亞東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說:「目前大家在著裝區,進行著裝」。

張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我們把整個加護病房都捐出來了,到時候不知道怎麼樣復歸,我不知道怎麼樣把它,清潔再復歸,其實我從頭到尾都在想說,我不知道過不過得了這一關」。

葉秀雯亞東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說:「當時最符合標準的,第二個加護病房,為什麼會選在這裡,因為它剛好是一人一室,開門就發現,病人(病房)裡面的一些空氣,其實是直接,衝擊著我們的工作區域,所以我們就是所有的人,都穿著兔寶寶(裝),一直待在這個地方」。

杜佩綺亞東神經加護病房副護理長說:「如果你安全了大家才安全,這句話就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每一次進去,一定要再撿查一次」。

李婉婷記者說:「亞東醫院在2021年5月底,以內科加護病房的原有配備,以在24小時之內,完成了20個,專責加護病床的建構,臨危受命成為新北最重要的,COVID-19確診病患收治醫院」。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為什麼我們會很快的速度,改建出10(床)到30(床)那個階段,就是因為一個晚上,我們那10張床,就用掉6張(個)病人了,很多病人是後來插管的,他是走進來我們急診被插管的」。

葉秀雯亞東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說:「此時我們要從我們工作的乾淨區,進到我們的汙染區」。

透過亞東醫院專責加護病房的協助,華視新聞獨家畫面,帶您深入了解第一線醫護工作的日常,以及三級風暴之下,台灣對抗COVID-19的血淚史,孔琬瑄亞東醫院呼吸治療師VS.病患說:「好辛苦了喔,你等下慢慢自己趴過來,小心」。

搶救生命的戰疫,隨時準備跟時間競速衝刺,與死神拔河角力,正面對決病毒的決定,不容躊躇也無須遲疑,戰區醫院的專責病房火速建置完成後,要找誰深入前線,與染疫重症病患站在同一陣線,楊蕙華亞東心血管加護病房專科護理師說:「如果說,我們可以盡這分力量,讓這些病患,可以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療,然後可以順利出院,第一時間我們就是覺得,好啊那就去吧」。

林意菁亞東心血管加護病房專科護理師說:「確實其實心裡很沉重,但是我相信主任講的那句話,他會帶著我們安全下莊」。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我只能跟你們講說,我會跟你們一起回家,安全地帶你們回家,他們就聽了這句話,就跟我去5C2(專責加護病房)」。

葉秀雯亞東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說:「病人走的動線,跟我們走的動線,完全不會一樣」。

張建群亞東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VS.病患說:「希望可以順利過關啊好不好,謝謝你呀」。

張家豪亞東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說:「不把他當做COVID-19的病人,做該做的,我們就都這樣,上去(專責加護病房)了,大家心理上壓力很大,那天我印象很深刻,我聽到護理長講的一句話,病人就是因為想要活,才來我們加護病房,所以我們就是做我們該做的」。

張家豪亞東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說:「我們隨時要上戰場了,所以那時候就是,感覺上啦,在跟家人道別,我們都有心理準備,來了之後就不回去」。

戴子純亞東心血管加護病房護理師說:「我爸媽其實剛開始都覺得,叫我不要過來(專責加護病房),他們覺得,被感染的機率可能很大,他們也都很擔心,這也是我自我挑戰,跟對護理,懷有熱忱的表現方式」>>>SB戴子純亞東心血管加護病房護理師。

記者VS.葉秀雯亞東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說:「現在是事實上,還有在收治(確診病患),是的這一區還是專責,10床嗎目前是9個病人,這裡是10床,目前是收(治)9個病人,表示說,已經有一個人出院的意思,是的已經解(除)隔(離)出去了」。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專責重症加護病房,已經比較可以順手的時候,其實是用同樣的手法,很快地就在專責病房的部分,一樣的處理」。

黃馨頤亞東7D病房護理長說:「這場防疫裡面,不再能夠分你跟我,只有我們,最驕傲的是,舉凡我的清潔人員,我的書記我的護佐,我的28個護理師,我們都不曾離開這個家(7D病房)」。

黃馨頤亞東7D病房護理長說:「專責病房的壓力,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承擔,有一種壓力是不用告訴別人,你會進入到這個氛圍,自然而然就形成」。

午後陽光穿透的病房內,每個角落都記錄著2021年,三級警戒期間,醫護與病患齊心抗疫,一輩子都會深刻記憶的生命歷程,李婉婷記者VS.黃馨頤亞東7D病房護理長說:「我會告訴我們自己,住在這裡的病人說,現在沒辦法跟你相見,但是我知道我們一定會再相遇,在外面健康地相遇,對」。

邱冠明亞東醫院副院長說:「我們是海嘯第一排,艱苦地抵擋,防守戰線的勇士們,去匡住一群人,願意堅守這樣子的信念」。

張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大家都是很小心地避免著,但是它(院內感染),後來還是發生這樣的問題」。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其實我們有被指揮中心講說,就是你們警覺性不夠」。

張厚台亞東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說:「不可諱言對大家來講,都是很大的打擊」。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從那時候跌倒了,我們最重要是怎麼站起來,這個過程沒有什麼時間,讓我們在那邊,坐下來搥胸頓足」。

許富舜亞東重症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說:「(三級警戒)第二週,大家開始詢問,量能是不是足夠的時候,其實亞東已經準備好了,北患南送的問題,其實已經,就是找不到病床的問題,其實已經改善了」。

面對病毒的群體戰役,縱使已經沙盤推演、規畫周延,卻仍有危機隱藏,讓人防不勝防,新聞片段(2021.6.4)說:「確診患者躺在病床上,她從板橋亞東醫院,北病南送,送到台中榮總」。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北病南送,加護病房送的規畫,那個決策是我做的,還有整個聯絡是我做的,但是都是第一次」。

新聞片段(2021.6.4)說:「推進去五分鐘後,一群護理師,一個個衝出來看,原來裡面有人暈倒了,暈倒的人是剛剛,推著確診病患的護理人員」。

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非常的愧疚,今天這樣的決策,坐實了自古運籌帷幄的人,卻是常把同袍送進火坑的手,每一次戰役的成敗,人們常忘記了氣候的影響,就是我們那一天,氣候很熱,然後他又沒開冷氣,感謝EMT司機大哥,堅持到最後一刻,沒有讓我們背上最大的遺憾」。

轉型為專責病房的空間,隨著疫情趨緩逐步清零復歸,護理師們汗流浹背的照片、彎腰清掃的每一幕,是2021年七月炙熱的夏天,詮釋革命情感的最佳註記,張家豪亞東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說:「第一個病人出院的時候,應該講心裡很高興,我們在這個世紀病毒底下,居然占有一席,小小的一個角色」。

蔡光超亞東急診醫學部主任說:「我親自跟SARS交手過,所以當這次疫情發生的時候,我有一定的把握跟自信,我們一定可以戰勝這隻病毒」。

廖懷琳亞東16G病房副護理長說:「讓病人有勇氣,可以安心地去接受治療,在這過程中,我覺得是比較大的成就感,我可以幫他做很多事情」。

楊蕙華亞東心血管加護病房專科護理師說:「我們打的是一個團體戰,照顧病人方面,我們也來不及害怕了」。

來不及害怕的第一線,需要更多後援人力,退休醫護再次熱血投入,為這場戰役更添火力,潘惠玲亞東支援三重檢疫所護理師說:「如果能夠再重回到社會上,再跟大家一起,去面對一個事情的時候,我覺得使命感或是那種驕傲,還是都會存在的」。

風暴過後,逐步復歸,路該怎麼走,辛和宗亞東醫院重症醫學部主任說:「各種生命都一樣,都會找到它的出路,病毒也是一樣,在生命面前,人類是要謙卑的,病毒也是生命,只是說我們怎麼,在跟它互動的過程當中,我們取得一個平衡」。

許富舜亞東重症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說:「如果沒有亞東在那個時候,去把新北一半的(醫療)量能,扛下來的話,新北的疫情一定會繼續擴大,其實病人就在我們前面,我們回頭就是把他,準備好然後收治他救治他」。

邱冠明亞東醫院副院長說:「我相信我們,對這個社會的承擔,可以寫下2021年新冠肺炎,亞東醫院的貢獻,所以我並不擔心,2021大家想到亞東的時候,只想到院(內)感(染)」。

2021年,三級警戒,讓台灣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短短兩個月上萬人染疫,超過七百人死亡,世紀瘟疫無情蔓延,突襲全世界,改變你我的未來。台灣的疫情事件簿,真實記錄生命的一堂課,而歷經院內感染的驚濤駭浪,化危機為轉機的亞東啟示錄,也將成為台灣公衛史上最珍貴的教材。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