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不支持台獨」,坎貝爾到底講了什麼?

·7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幾天台灣不少人都在討論美國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在參與由亞洲協會(Asia Society,是一個總部位於紐約的非營利組織)所舉辦的一場論壇中的發言,特別是「美國支持與台灣發展強有力的非官方關係,不支持台灣獨立。」這句話。我們認為,坎貝爾所言和美方對台一向以來的政策立場相符,許多對此番言論感到詫異者或許是因為不熟悉美方立場所致(至於那些把這段發言拿來證實台美關係變差、或者刻意強調說美國在打壓台灣這類的發言,則是標準的「疑美論」)。

坎貝爾的發言其實就是美國長期以來的政策重新表述一次而已,即所謂的「維持現狀」。美國一直以來的「一中政策」和「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都是維持差不多的看法,而且長期以來,美國對於台灣的法律地位問題也是抱持著同樣的模糊看法,對台灣的「主權」(sovereignty)不做表態。美國行政官員說「不支持」台獨並不等於「反對」台獨,僅僅是因為美國「不能」而且也「不想」做任何對台灣主權的表態,其實就是為了維持一貫的模糊立場。

重申不支持台獨是美國數十年來的老政策

回到這場坎貝爾出席的論壇。我們發現在台灣的輿論討論中,似乎較少人關注整場會議中坎貝爾還說了哪些其他的話,幾乎都只聚焦在他說不支持台獨這點。事實上,他在這場會議中的其他發言包括了很多重量級的宣言,比起重申不支持台獨這種美國數十年來的老政策,更值得大家關注,因為這是觀察美國對中國政策的一個重要指標。

首先要先簡介一下坎貝爾的重要性。他的正式官銜為Deputy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and Coordinator for Indo-Pacific Affairs on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我們可以簡稱他為「印太事務協調官」,是屬於白宮國安會的成員、而且是副主管職,主管所有的印太事務。這個職位以前並不存在,在拜登政府上台後,因應美中關係以及亞洲事務佔據愈來愈重要的角色,這個職位才新創出來的。新職位有新氣象。果然他也在今年的5月26日參加一場由史丹佛大學亞太研究中心舉辦的視訊會議中,說出了「美國對中『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的日子已經走到盡頭,之後將採取主要是競爭的對中政策」的驚人發言,等於親手終結掉這三十年來美國政策圈主流的對中政策典範。從川普政府開始直接挑戰了這個已存在長時間的對中政策核心思想(畢竟大家都發現了,跟中國交往並沒辦法讓中國走向自由化與民主化),但仍有不少人仍然期待要跟中國多進行合作,到此終於由拜登政府的國安會正式把這個交往政策結束掉。​

​坎貝爾為「印太事務協調官」,是屬於白宮國安會的成員、而且是副主管職,主管所有的印太事務。(湯森路透)

同樣的,這次Asia Society舉辦的論壇中,美中關係仍是話題焦點。在講到香港議題時,坎貝爾表示國際社會已明確表達了對香港鎮壓的「不滿」(dissatisfaction),部分原因是他們「明顯感覺到」(a clear sense)中國用香港事件在試水溫,以此評估國際未來可能對台灣的反應。他又說「美國已經向台海發出『嚇阻』的清楚訊息」(clear message of deterrence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任何中方對台灣採取的舉動都會是「災難性的」(catastrophic)。​

坎貝爾的發言,剛好落在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一場東京募款餐會上的震撼性發言後一天。麻生太郎會中說道,若台灣遭到中國侵略,將會對日本造成「存亡危機事態」(survival-threatening situation),而使日本得以合理化出兵協防台灣。他進而提到,當中國出兵侵略台灣時,美國和日本一定要共同防衛台灣。雖然日本政府後來澄清說日本並未改變對中外交政策,但這已是日本方面近數十年來對中共侵台做出最強烈的發言(再早一週,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才剛表示說:「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而且不是朋友,而是兄弟、家人,我們必須加以保護。」)。​

從「嚴正關切」對台動武到「災難性」的舉動

與之相比,坎貝爾以白宮國安會印太協調官出席論壇所講的那番話,雖然仍不出美國「戰略模糊」的框架,但明顯可以感受其態度程度上已出現許多轉變。從1979年《台灣關係法》中對於中共行為所使用的「嚴重關切」(grave concern),到今天坎貝爾所說中方的舉動將會是「災難性的」(catastrophic),這之中的差距和轉變,更值得大家好好注意。​

最重要之處在於,今年以來我們看到美國不斷嘗試將台海事務「國際化」,包捨美國和日本、美國和南韓、美國和G7之間,都發表了共同聲明來關注台海。而坎貝爾在這場座談當中也提到:「美國對台海和平穩定有極重要的利益,而這樣的立場不只有美國,其他幾個國家也採取同一立場。」他特別提到的是日本與英國。這個發言等於是再次宣告「台海議題國際化」就是美國印太政策的重要一環。​

最後我們要來補充這整場會議對台美關係、以及對美中關係的意義。坎貝爾那句不支持台獨的發言,對台灣來說聽起來當然不會有太多善意,不過我們更該問的是,到底他是說給誰聽,以及他整場發言講了些什麼。我們認為,這句關於台獨的講話是在對中國喊話,是為了幫助中國理解美國的意圖,以避免中國誤判。對美國來說,避免亞太區域出現軍事衝突仍然是首要的國家利益之一,因此一直以來(包括川普政府時期在內)都仍然盡可能地維持與中國的溝通管道,但是因為中國政治態勢的演變以及軍事及情報組織的改組,中國內部愈來愈封閉,這對欲避免直接衝突的美國來說,是危險的訊號。

美國一方面開啟了與中國競爭的行動(這場座談當中講了許多),但也重申自己長期以來的立場。我們或許會對「不支持台獨」的言論感到不開心,但要知道的是這個立場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也就是說這個發言本身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台美關係,而美國現在最關心的就是如何處理、應對與中國的競爭態勢。​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認為,這整場會議講的話,遠遠比目前媒體上面看到的台獨這句話都還要重要得多。

※作者為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民進黨不搞「台獨」已經很久了

白宮高層稱「不支持台獨」 外交部: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

白宮:美國不支持台獨 支持鞏固與台灣非官方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