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吉仲演哪一齣

王麗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原來不只藝人青峰因為版權官司在法庭落淚,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也哽咽了。在學界發動的藻礁溝通平台座談會上,陳吉仲針對藻礁爭議表示,不是說減煤降空汙就要影響藻礁,但也不能因此影響減煤步伐,希望找到多贏方案。陳吉仲並提及學界友人因空汙罹患肺腺癌,當場哽咽,停頓約30秒後才說「我失態了」。

對此,缺席座談會的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則表示不以為然。他說,環團的底線很清楚,就是三接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政府想要解決空汙有很多種方法,陳吉仲環團出身,不應該用這種感性訴求的方式護航政府立場。

誠如潘忠政所言,倘若政府官員在面臨民間質疑聲浪和反對意見時,只會以哽咽落淚、販賣溫情的方式摸頭,而不是理性提出解決方案,我們還需要跟政府溝通、表達訴求嗎?更何況,藻礁問題的主管單位也不是農委會,陳吉仲放著鳳梨、萊豬議題不管,出來演這一場戲的用意何在?

所謂的農業本業是什麼?最近的一大問題就是鳳梨被禁止進口中國大陸。陸委會主委邱太三日前曾要求陸方應提供鳳梨病蟲害的證據。結果國台辦在3月31日的記者會上,朱鳳蓮就拿出相關照片表示,大陸方面在2020年就已經向台灣書面通報了28批鳳梨不合格的情況,其中14批就是因為驗出了介殼蟲。然而台灣方面對此卻沒有任何回應。而在今年初台灣向大陸海關申報進口的鳳梨中,又有5批驗出介殼蟲,才會導致後來陸方全面禁止台灣鳳梨進口。

照國台辦說法,高度依賴大陸市場的台灣鳳梨在一夕之間被拒於門外的原因,就是因為台灣這邊的相關部門沒有做好該做的工作。儘管農委會下午又再次公布了一份對照表,說明台灣去年收到的報告只有13件,並不是陸方所說的28件;而且台灣自己檢驗被退回來的鳳梨也沒發現有介殼蟲害,因此反駁陸方的說法沒有十足科學證據。

但從農委會提供的通報資料來看,就算6~9月陸方說有寄來的15份通知沒有收到,但去年3月到5月再加上去年11月和兩筆未刊載的13份通知,農委會都確實有收到。可是農委會又對這13件做了什麼回應呢?不只在是源頭的病蟲害防治,還有後續技術和檢驗上的問題,農委會都沒有積極處理;更重要的是,我們出產的鳳梨高達97%都出口到大陸,依賴程度令人難以想像。

人家在一年前就接連出報告說台灣鳳梨有害蟲的時候,農委會竟然沒有任何對策因應,有沒有預料到對岸可能會禁止進口?所以大陸禁的時候,我們才顯得這麼措手不及?更荒腔走板的是農委會接下來的處理,又是吃鳳梨、又是補貼、又是出口澳洲,簡直是拿老百姓納稅錢玩家家酒。

從早期1450的網軍爭議,到當學者反萊豬、當官挺萊豬,再到後來鳳梨被禁止輸入和這次的藻礁秀,陳吉仲到底是被政府找來做事的人才,還是負責炒作媒體話題的無賴典範,真是讓人看傻了眼。(作者為口譯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