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丁怡銘的背後是蘇貞昌的傲慢

陳嘉宏
·4 分鐘 (閱讀時間)

蘇貞昌9度前往立法院總質詢,卻繼續因國民黨杯葛議事關係無法上台。他悻悻地說,「國民黨已經抬著一隻道具豬進進出出八次了,都豬八戒了,不知道還要豬幾戒?」顯然,蘇貞昌對於國民黨要他為萊豬進口道歉一事沒有要示弱;反正,總質詢是立委的職權,閣揆沒法上台,損害的是杯葛立委的權益,他索性在一旁納涼,又何傷之有。

蘇貞昌不想為萊豬進口道歉,不能說毫無道理。他在2012年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的確杯葛過萊牛進口,但當年7月5日CODEX通過萊劑的容許量標準後,民進黨就不再堅持零檢出。用比較寬鬆的標準來講,他並非昨非今是。不過,當初「牛豬分離」的確是在民進黨的堅持下才成案,也是因為種下這個「因」,才會有八年後的民進黨政府要處理萊豬進口這個「果」,在野黨現在要求民進黨政府對過去的行為「道歉」,其實也不為過。

但蘇貞昌堅不道歉,一則是因為民進黨防疫成功、國會過半,在野黨實在難奈他何,二則是因為自認在做「對國家有利的事」,不想因為看似心虛道歉而貽人口實。用台灣俗諺來講,這種心態想法就是「贏賭又贏話」,既要吃乾抹盡,又想嘴巴又不饒人。看看「豬八戒說」,以及先前的「那條豬煩死了說」,過去30年來,有哪幾個閣揆膽敢在立院開議期間這樣嘲諷在野黨立委?直白地講,這就是「傲慢」,而主官的傲慢很容易感染給部屬,丁怡銘事件就是這樣發生的。

執政團隊會發生丁怡銘這類烏龍指控是相當不可思議的。第一、從事件發生當下一字排開的官員,以及早已準備好的背板,這顯然不是丁怡銘的發言失誤或一時說溜嘴,行政院有備而來,就是要強力反擊攻訐在野黨的萊豬論述。

第二、此事件從根本上違反了行政部門必須善盡政策說明,而不以負面攻擊為主軸的慣例(通常後者係由執政黨立院黨團或外圍組織負責):行政部門站上攻擊第一線,極容易激化抗爭、模糊焦點。

第三、行政院固然在第一時間道歉滅火,但並沒有「切割」事件主角丁怡銘,當斷不斷,導致事件沒有停損。眼看在野黨拿著丁怡銘事件為即將到來的反萊豬大遊行添薪加柴,才在昨天深夜倉皇去辭。

這種傲慢,未必由執政者說出口,更不容易形諸於文字;而多是一種我對你錯,我大你小,我作主你聽話的絶對意志。蘇貞昌及其團隊此時此刻未必意識到自己有這種傲慢心態,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試著轉換自己的角色,同理一下國民黨的抗爭:如果你是在野黨,面對執政黨正在執行一項它曾經信誓旦旦反對的政策時,你會容得這執政黨一路碾壓還不准別人叫疼嗎?

領導者的這種「傲慢」也會感染給執政團隊,當然也會讓自己的死忠團隊與支持者心領神會,所以很快地傳遞給選民。而當「執政的傲慢」印象既成,接下來很快地就變成「執政的悲劇」。回想一下:民進黨在2018年底是怎麼輸的?又為何會在2020年初大勝?同一件同婚政策在2018年底是票房毒藥,又為何在短短一年多後變成蔡英文堅守價值原則的勵志之作?其中不就是執政者的傲慢與謙卑的差異?

蘇貞昌是個廉潔而能幹的官員,不過,連續守住非洲豬瘟以及新冠肺炎兩次重大疫情,一路地順風順水,顯然讓他志得意滿,一改他幹練的「能吏」形象,忘記了傾聽、尊重以及謙卑的重要,逕以理想來要求別人,卻用現實來原諒自己。不管此役是否讓蘇貞昌個人「街亭已失」,這對民進黨政府實在不是個好兆頭。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誤把手段當目的的「X習會」

陳嘉宏專欄:到AIT臉書「出征」的網友都是哪些人

陳嘉宏專欄:這樣的台南市長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