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佳芬講堂的暗黑戰法

陳嘉宏
上報

韓國瑜與李佳芬夫妻是這次總統大選的話題之王,只要他們一開口,不管好的壞的、溫馨的粗俗的、想按部就班的或天馬行空的,全都成為新聞焦點。用「武大郎與潘金蓮蓋同一條棉被」挑撥對手搭檔無法齊心,這已經是毫無格調的人身攻擊,早超越了失言的程度,但他從不以為忤;事實上,要韓國瑜別再「練肖話」、規規矩矩地講五分鐘的話,就不會是韓粉癡迷的那個人了,他怎麼會放棄自己魅力之所在。

韓國瑜如此,李佳芬也絲毫不讓。由於韓國瑜的競選行程實在太少,所以李佳芬弄了一個「佳芬講堂」想彌補牽手競選之不足。對比韓國瑜的行程與內部聯繫一團亂,「佳芬講堂」的陣仗極大,不僅有明確的講題定位(主談親子教育、家庭教育、國際教育……),還有宣傳的主視覺(總是有一個燦笑的佳芬姐在海報上),在台北場的宣傳海報上,甚至索性把韓國瑜的人像塗黑搭配正面的佳芬姐燦笑圖像;要說她是總統民選以來最高調的競選人另一半,絕無人敢攖其鋒。

李佳芬說,她最近深深感受到家長的焦慮,不知道為何小六學生要了解性高潮?小三學生要教他們如何肛交?李佳芬這樣的指控非常嚴重,果然引來教育部長攤開小學課本提出抗議。事實上,這樣的戲碼已經上演了整整兩年,出處正是反同的護家盟,他們為了污衊同婚,所以到處散播各級學校的性平教育是在教性高潮與肛交。這其中的真偽一點都不難查,但「教育專家」李佳芬還公開消費,顯然她無意跟你辯證,而是要拿這個話題來接軌去年斬獲超過700萬公投票的反同團體。從選舉策略來看,這是典型的暗黑戰法。

韓國瑜選票結構的特色是韓粉非常死忠,國民黨也不能沒有他(否則立委選舉會崩盤),但較無政黨意識的中間選票卻是罩門。他自知在年輕智識選民間的印象已經難以逆轉,所以必須開拓出傳統政治難以觸及的選民;他們夫妻倆甘冒不諱,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言論口徑都來自於此。

所以,不只「武大郎與潘金蓮蓋同一條棉被」。要批評民進黨,韓國瑜說:「民進黨屁股幾根毛,我看得一清二楚。」要罵網軍假韓粉,他說「我是用屁眼在看著他們」;要詆毀台獨,他說「台獨比梅毒可怕」;要談外勞政策,他說「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堆雞」;要鼓勵企業到高雄投資,他說要送吻與陪睡;要談愛情摩天輪,他說「讓年輕人在上面做愛做的事」;要批評蔡英文的國防政策,他罵國軍是「穿了西裝的太監」。以上個案,每件都性器官、性暗示及髒話扯上邊。

你認為這些言論低俗,他卻把肉麻當有趣。反正,討厭韓國瑜的人不嫌多,喜歡他的人待開拓。暗黑戰法的目的在於挖掘人性裡的黑暗、妒恨、無知與戲謔,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它管你什麼條條框框、仁義禮信、國家的尊嚴、總統的樣子。

李佳芬在談孩子的教育時,條理分明、言語懇切、眼神真摯;從政治表演的角度來看,她其實是個水準之上的政治人物。既然她這麼關心孩子的教育,那或可請她點評,她老公把蔡英文與賴清德可能搭配參選比擬成「武大郎與潘金蓮蓋同一條棉被」,是什麼意思?誰是武大郎?誰又是潘金蓮?是不是還有一個西門慶?為什麼要蓋同一條被子?當小三小六的孩子問起這個被總統參選人公開放送的典故為何時?作媽媽的他該怎麼回答?

一年下來,外界或許知道,很難要這位總統參選人嘴巴放乾淨一點。但那個提名他出來參選,一天到晚把孔孟倫理、四維八德、品德教育掛在嘴邊的政黨,如果只會裝傻護航,也只能把這筆帳全算在他們頭上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