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來自Dcard的無聲入侵

陳嘉宏
·3 分鐘 (閱讀時間)

前天,一篇來自匿名交流社群平台Dcard的文章「我是空軍但我好累」在網路上流傳,是一名自稱空軍飛官的人指稱,他在三年前培訓完成開始加入飛官,本是個夢想.....但 2020共機繞台次數接近400架次,幾乎是每天都來;一開始他上機帶著榮譽感,但現在上機只是無奈。

他說,半夜只要對岸一升空,他們就算睡夢中也要被叫醒,全員待命,連個年都不好過,對岸可以擾台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擾陸?(領導人)只敢躲在總統府內喊台灣價值,為了這虛偽的價值消耗多少犧牲多少?如果今年上層再無作為,他年中就簽退,反正賠償金遠不如外面機師年薪。他強調,「我們飛可以,但你們也要有作為,不是每次一擾台就派底下的人去追,上層卻躲在後面不敢向對岸喊話?」

這篇文章PO出後,立刻獲得各大網路媒體的轉載,也是因為各媒體轉載引發爭議後,空軍司令部才緊急發出聲明,反駁該報導內容「子虛烏有」、完全不是事實。不過,該「新聞」已經在各大網路媒體跑了一整天,若干媒體只聊備一格地在文章後段新增空軍司令部的反駁聲明,有的甚至連標題都未修改。

從匿名PO文、媒體刊載到擴大轉傳再生,類似的手法與當年假訊息經典之作關西機場事件如出一轍,儘管空軍司令部已出面否認,其產生的後果與效應仍極為可觀:

第一、因為是匿名訊息,所以死無對證,只要訊息被擴大報導,一定會造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現象;透過轉傳,當然還是可以有效影響若干較無媒體識讀能力的閱聽者,也可能削弱台灣人對國軍戰備的支持。

第二、身為飛官,戍守疆域、執行戰備本就是他的任務,所謂夜不成眠、全員待命,對於從軍之人更是微不足道,這篇抱怨PO文刻意形塑國軍基層「草莓兵」的形象,不僅打擊國軍的士氣,也影響第一線官兵的作戰意志。

第三、這篇PO文質疑領導者「只敢躲在總統府內喊台灣價值」,其實是反向地將國軍政治化,就算沒達到統戰分化的效果,也造成軍隊與台灣社會(包括現任政府)之間的猜忌與質疑,增加彼此的溝通成本。

重點是,這樣的操作幾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只要一篇在網路的匿名文章,再透過媒體的引用,就能設定議題、擴大討論、引領風潮。過程中,有沒有這個事實已不是重點,關鍵是過程裡的情緒與爭執,如果能再從中擴大台灣社會的對立分歧,那就更是賺到了。這是一種新型態的戰爭,要說是「無聲的入侵」也可以。

英國《經濟學人》才剛剛公布台灣民主指數是東亞第一,晉身「完全民主國家」;而無疆界記者組織公布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台灣更是年年名列前茅。台灣的新聞工作者從來都認為新聞不要被管制,也不該被管制。但在這種「自由有餘,自律不足」的氛圍下,也慢慢造就一個一昧追求即時點閱、標題聳動,卻連基本的平衡與求證工作都不做的媒體環境,而這正是共產黨展現它的銳實力,打著民主反民主的溫床。

Dcard這則匿名PO文再次印證這種無聲入侵無所不在。遺憾的是,除了要求媒體自律與強化閱聽人的媒體識讀,這問題幾乎無解。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