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侯友宜是朱立倫的鏡子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國際部副主任黃裕鈞日前表示,反萊豬並不是反美,但不進口萊豬,某種程度上會影響到台美經貿談判;就他理解,美國貿易總署會建議美國總統,如果台灣政府沒讓萊豬過關,就會影響接下來的台美經貿談判。他指出,自己不是醫學專家,但他在美國留學時因為很窮,也吃了很多萊豬,不過現在身體並沒有什麼影響。

黃裕鈞不是一般人,他被暱稱為「藍營口譯哥」。朱立倫上任黨主席職務之後,把「重建國民黨對美關係」視為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派黃裕鈞赴美籌備國民黨駐美代表處。民進黨說反萊豬公投將衝擊台美FTA與台灣加入CPTPP,被當成恐嚇人民;那這位朱立倫所倚重的對美工作幕僚對反萊豬公投的看法,總不是政治宣傳吧。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國民黨既然已經在四大公投案殺紅眼,哪顧得了國民黨對美關係、台灣的國際參與?

不只反萊豬公投,國民黨在核四公投案也出現地方首長與黨中央分歧,大軍難以開拔的詭異現象。如果再加上國民黨先前在中二選區補選提名進退維谷,新當選的黨主席朱立倫顯然在親美與反美之間左顧右盼,在反核與擁核之間瞻前顧後,在要不要進一步深化結合地方派系之間也畏首畏尾;他舉棋不定,也看不到自己可以前進的方向。

朱立倫曾是國民黨的「儲君」,早在10年前就是接班馬英九的第一人。但在馬英九第二任期搞到天怒人怨之後,他頓失所依,只能小步向前。朱立倫在6年前的換柱風波受重傷,累及自己兩次總統大選;在國民黨持續低迷之際回鍋黨主席,沒想到時不我予,只能勉力當選。弱勢的黨主席只得迎合深藍;但深藍其實是個政治絞肉機,朱立倫深陷其中,根本難以自拔。

如果可以,身為一個連續兩次總統大選都以大幅差距落敗的反對黨黨魁,朱立倫應該帶領支持者重新「認識自己」、「認識台灣」,瞭解自己與台灣主流民意的差距,清楚自己的不足,解決國民黨黨員結構與台灣社會民意結構的重大差距問題,重新擬定國民黨的兩岸站位,放棄不切實際的美中台「等距關係」。但他不此之圖,只想抄近路,用取悅深藍來鞏固現在的權位。

如果可以,朱立倫應該也不會希望他再次回鍋黨主席的起身炮,就是要面對中二選區罷免補選與四大公投案。在這個前任黨主席設定的議題裡,朱立倫被迫要立刻在「親美」與「反美」之間攤牌,在「支持核四商轉」與自己昔日的反核立場之間表態,在國民黨最不堪聞問與地方派系之間的過往揭開傷疤。但選擇反對美(萊)豬,讓他「國民黨是親美政黨」的說法破功;選擇「支持核四商轉」,就要面對他過去10年自己苦心經營的反核立場;選擇用罷免來凝聚黨的支持率,其實是推開中間選民的魔鬼交易。

相對朱立倫接任黨主席兩個月後政治信任暴跌,朱立倫過去的子弟兵侯友宜其實是朱的一面鏡子。侯友宜在過去兩年持續成為施政滿意度與政治信任度最高的政治人物,靠的不是喊打喊殺、呲牙裂嘴的政治風格,而是他務實回應民意,謹慎切割深藍,避免爭議的作風。當政治人物變成一個品牌、一個贏的可能,就有機會帶領群眾,甚至改變群眾;當政治人物必須以政治名器作為下個職務的墊腳石,就不可免地被群眾拉著走;最後,他是誰也不重要了,因為那一小撮的基本教義派自動會幫他代言詮釋。

朱立倫這個黨主席的確很難做,他的黨員支持沒有過半,一旁有韓國瑜與韓粉虎視眈眈,有趙少康與戰鬥藍伺機而動,也有郭台銘可能隨時插隊,還有柯文哲與民眾黨要逼他站位,所以他選擇一條自以為最安全的路,但卻是一條不面對國民黨困境、不與台灣社會對話,卻用「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的路。說這條路會帶他與國民黨走向康莊大道,不僅支持者沒有信心,恐怕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