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兩岸關係已典範轉移 這些人還在抱團取暖

陳嘉宏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舉行一場「護憲保台」論壇,討論「兩岸論述」。朱立倫說,國民黨的總目標是和平,兩岸關係基礎是中華民國憲法和黨章;趙少康說,兩岸和平是目標,作法是務實;江啟臣說,國民黨核心價值是中華民國,兩岸政策的本質就是和平繁榮,先有和平才有穩定,才能求同存異。這些話乍看之下都懂,如果把三個人的人名、前後語句互相調動,大致也不會有任何違和;只不過,當把這些話拼在一起看的時候,卻很難讀得懂這群國民黨的頭人到底想向台灣社會表達什麼?

既然和平是總目標,那兩岸和平的方法是什麼?有沒有任何前提?而人人都想左右逢源,既可以得到美國的安全保證又能賺中國的錢,但是當兩件事發生衝突時,價值順序何在?兩岸如何求同?怎麼存(尊)異?中華民國只是一個國號,為什麼是「核心價值」?內涵又是什麼?很顯然,用堂皇的詞藻、不著邊際的論述,迴避他們無法也不願回答的兩岸問題,一直是這些國民黨頭人的本事。

長期以來,兩岸關係被視為國民黨的「強項」,作為共產黨在台灣的「對口單位」,國民黨一直掌握兩岸關係的話語權;投票給國民黨,代表要兩岸關係交好,選擇讓「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也代表兩岸和平不戰爭。但過去五年下來,台灣人對於共產黨的評價、看待兩岸關係的座標順序,以及對國民黨及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的能力,其實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說是一種「典範的轉移」也不為過:

第一、根據政大選研中心的長期民調,去年「台灣人認同」來到有史以來新高,達64.3%,比起30年前增長了46.7%,雙重認同僅有29.9%,中國人認同更只有2.6%,都創下新低。而偏向(盡快)獨立的群眾來到32.4%,同樣來到史上新高。

若以趙少康1994年參選台北市長那年為基準,到今年2021年為止,27年來台灣大致有650萬的新生人口,也約有350萬人凋零,選民結構至少替換了1000萬人次。一半以上的選民都不一樣了,但趙少康還在「慈禧太后唆使義和團」、「中華民國要被消滅了」的那套,招式用老,也難怪再難風起雲湧。

第二、以往,總認為國民黨較能與共產黨保持友好互動,能保持「良好的」兩岸關係,得到更多「兩岸紅利」,所以「拼經濟」是它的強項。但若比較比較扁馬蔡三任總統,馬英九執政八年在經濟成長率與失業率表現,並未見突出。反而是過去一年來,台灣在全世界2000萬人口以上國家的經濟成長率躍居首位,台灣人對經濟好轉的主觀認知也來到過去20年新高。

在中國切斷陸客來台,以及台灣因疫情即時封鎖邊境的情況下,台灣經濟竟獲得前所未見的佳績;也代表「台灣經濟靠中國」、「台灣的未來在中國」的命題,已經被顛覆。

第三、過去30年來,美國基於自身的對中交往政策,因此傾向於「不製造麻煩」的國民黨執政,甚至在選舉期間出手暗助國民黨。不過,隨著美國政策轉向,國民黨的「兩岸紅利」反成為美方忌憚的包袱;美國與西方國家對中政策的逆轉,以及雙方無日無之的衝突,也連帶影響一向親美的台灣人對國民黨的態度。

新疆棉事件的本質在於西方國家因民主人權等價值,與中共之間衍生的經貿衝突;此與昔日共產黨因為要懲罰民進黨所發動的「藝人表態事件」與兩岸貿易衝突有根本的不同。當國民黨無法再以「民進黨製造事端抗中」來轉移焦點,每一次都中美(西方)衝突,都突顯國民黨的口是心非,也讓這個政黨越形尷尬。

從選民結構的轉換,兩岸話語權的旁落,但國際現勢南轅北轍的逆轉,兩岸之間的典範轉移早已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但國民黨既無能標舉清晰可辨的價值,也不敢切割共產黨;於是只好懷想著昔日美好時光,彼此抱團取暖,繼續說一些別人聽不懂、自己可能也不相信的話,這無疑是一個民主國家政黨的墮落。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民進黨沒有不自提公投案的空間

陳嘉宏專欄:國民黨說它不擁核 你信嗎?

陳嘉宏專欄:不敢除罪國務機要費 民進黨愧為執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