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到AIT臉書「出征」的網友都是哪些人

陳嘉宏
·5 分鐘 (閱讀時間)

就在川普與拜登開票陷入膠著之際,大批台灣網友前往美國在臺協會(AIT)臉書留言區「出征」:有人直斥「拜登是個笑話」,也有網友狂罵美國民主黨是「中共惡霸養的狗」,還有網友質疑「民主黨做票,拜登的選舉是用騙的嗎?」一則貼文短短一小時湧進上百則留言。隔了一天後,外交部發出新聞稿澄清說,不少在AIT的留言攻擊都出自機器人帳號,目的在於製造台美間矛盾或台灣內部混亂;他們呼籲民眾務必理性、冷靜看待美國的民主選舉。

外交部以「都是機器人帳號留言」來結案,是想一刀切,撇清所謂台派鬧事鬧到AIT這尷尬事情;不過這並非完整的事實。細究這些前往出征的帳號,固然有許多權限鎖死、沒有公開發文記錄的疑似機器人帳號,但其實也不少有公開發文記錄、立場鮮明的挺川挺綠的支持者。事實上,即使不看AIT臉書,過去幾個月來,把川普拜登的對決,想像成再一次的綠藍對決,嘲諷拜登「家族醜聞」,認為一旦民主黨入主白宮,將造成台美關係嚴重倒退,台灣將頓失所依的台派粉專公知,更是所在多有。若干綠營支持者因此焦慮到前往AIT「出征」,又怎令人意外?

我們無意討論這種台灣特有的美選政治狂熱到底從何而來,不過,看到許多台灣人(包含機器人帳戶)前往「出征」AIT臉書,卻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美國智庫國家民主基金會於2017年所提出的銳實力(sharp power)概念,其中若干情境已經若合符節。

所謂「銳實力」,不是傳統所稱的「軟實力」(soft power,如文化、資訊、傳播等),也不同於「硬實力」(hard power,如軍事、經濟制裁、外交施壓等),它是一個國家試圖操縱及管理另個目標國家的新聞媒體以及教育系統中的資訊,以分化或是誤導這國家的公眾意見,或是遮蓋轉移大眾對該國家負面資訊的注意力。「軟實力」的輸出是為了潛移默化中博取你對該國家的好感,但「銳實力」的入侵目標遠高於此,它最終的目標在於擴大既有社會的對立衝突,讓你雞犬不寧、自亂陣腳。

「銳實力」通常會選擇長期存在該社會的重大矛盾為其切入點;例如美國的種族衝突、台灣的藍綠對立都屬之。而當它選擇介入時,並不在於協助特定方「獲勝」,而在於挑起衝突、鼓勵對立、製造內耗,如果能夠達到讓特定人習慣於接收錯誤的資訊,進而信以為真,甚而磨蝕該國家或社會作為一個共同體的信念,那就是「銳實力」的重大成功。

機器人帳戶及網軍選擇介入AIT臉書,顯然就經過上述縝密的計算:第一、它能夠設定議題,吸引許多不明究裡的綠營川粉跟著出征,擴大衝突;第二、它能夠將綠營挺川的印象在台灣社會進一步刻板化與深化,在拜登確定當選的當下,繼續製造台灣社會的不安與危機;第三、如果能順勢製造台美外交關係的裂縫與衝突,那更是一石二鳥,賺到了!

銳實力利用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攻擊民主,但絕非無法對抗。諸如,強化自己的媒體識讀,辨識哪些訊息是不經媒體「守門」的假訊息或煽動言論;更重要的是,了解問題的本質,不要輕易地用簡單的分類去標籤複雜的政治社會議題。

儘管川普爭議不小,畢竟他執政四年來台灣擁有過去半世紀以來最高的國際能見度,以及與過去數十年未見的高質量軍售,許多台灣人對川普政府自然愛屋及烏;但另一方面,囂張跋扈的川普撕裂美國社會、打亂現有國際秩序,當然也可能將台灣置身於另一種不可測的風險。於此,選擇支持川普的台灣人並非腦殘,但力挺拜登入主白宮也不該被扭曲為親中賣台,每個人理解政治的立場角度不同,豈是非黑即白可以道盡?

與現任美國政府保持友好是歷任台灣政府外交上的最重要工作,質疑蔡英文政府只壓寶川普政府,是別有居心且無意義的命題。張國城在最近出版的《美國的決斷》一書裡說道:「對台灣人來說,重點不是去指責或肯定美國的作為,而是去瞭解決定美國這段時間外交走向的關鍵利益、思想與機制是什麼?」在拜登確定當選,以及或真或假的川粉及綠營支持者齊上AIT臉書「出征」之際,理解鋭實力如何在台灣社會長驅直入,以及硏究預擬美國外交政策的下一步,遠比任何「押寶說」重要多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拜登當選】吳釗燮不忘讚川普4年來支持 「是台灣2300萬人不朽遺產」

台灣傳統投票模式仍有不過時的神聖性

拜登的「投名狀」與台灣的「往右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