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國民黨如何能撇清王立強的指控

陳嘉宏
上報

韓國瑜說,如果他有拿中共一塊錢,他就立刻退出總統大選。這話說得氣勢萬千,但其實是廢話。共產黨如果真要資助韓國瑜或國民黨選舉,一定是透過台商或社團作為中介,怎可能自己出面?而就算這台商或社團真拿到共產黨錢,也不代表收錢的韓國瑜或國民黨知道這是老共給的好處,又如何能算到韓國瑜頭上。無論是處理共諜案或想將中共代理人入法規範時,這一直是最棘手之處,因為對價不易,極可能傷及無辜。

不過,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許多人相信國共聯手,共產黨會幫國民黨選舉,其實只是基於長久的經驗法則做出的判斷。但推測未必是事實,尤其這些事撲朔迷離、牽連甚廣,加上民進黨人含沙射影、大肆放送,總讓許多正派的藍營人士感到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準此,我們誠懇地建議韓國瑜或國民黨,不用跟著民進黨進入共諜案的細節,只要能做到以下幾件事,就能有效撇清自己與這些共諜案的關係:

第一、不要學馬英九,一直講九二共識。九二共識的創造性模糊的確曾為兩岸交流起了階段性的作用,不過,兩岸已經進入了深水區,共產黨想逼台灣政治談判,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正是圖窮匕現,如何面對這凌厲攻勢,才是台灣最迫切的問題。馬英九現在還在津津樂道於馬習會的私下會晤裡可以大談中華民國與總統府,這無改於中共不願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當中共不承認中華民國,兩岸怎麼談判?現在還在台灣內部繼續放送九二共識的論調,只會讓中共分化台灣,坐實民進黨攻擊藍黨為紅黨側翼的攻訐。

第二、不要再像盧秀燕,用拿不拿國旗來檢查別人愛不愛國。你檢查別人愛不愛中華民國,別人就會檢查你愛不愛台灣,這是個惡性循環,也是共產黨最想見到的戲碼。事實上,中華民國現在只有台灣,台灣也隨時可以變身為中華民國,國旗應該是團結台灣人的象徵,而不是用來割裂彼此的手段。國民黨以為它搖搖國旗、指控別人不愛國,就可以佔領中華民國高地;殊不知這用了20年的老戲碼,不但掉進共產黨的套路,越來越多台灣人也感到不耐。

第三、不要每次台灣被斷交、在國際場合被打壓,就先罵執政黨。藍綠兩黨的政見容或有所歧異,但國家的利益是一致的;更何況冤有頭,債有主,是共產黨操弄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不是民進黨政府主動丟失這些邦交國。事實上,通過共產黨首肯才獲得的國際空間從來不是國際空間,國民黨之所以弄擰了這些簡單的道理,關鍵在於它貪圖那一點點的兩岸紅利,最後卻坐實反美親中的政治指控,實在是因小失大。

當然,要不被抹紅,國民黨還有諸多技術問題待努力。諸如,外界始終不解,明明有為有守,還支持國民黨的退休將領這麼多,為什麼它非得提名一個指導共軍如何打擊美軍,還在人民大會堂聆聽習近平訓誨的退休中將當不分區軍系立委?而明明台灣社會對於香港抗爭充滿同情與支持,它又非得提名一個頌揚香港警察、指斥抗爭者是暴民的警察大學退休教授當立委?儘管名單已經送到中選會,但如果國民黨能勸服這兩位主動放棄不分區立委,一定能有效挽救一昧親中的政黨形象,免於株連九族的指控。

上述的建議不是要國民黨否定自己的兩岸路線,而是要國民黨找回該屬於自己的政治承諾。即便不論兩蔣時代的「漢賊不兩立,堅守民主陣容」的說法,2008年馬英九初次參選總統,即是以捍衛台灣,「只有2300萬台灣人才能決定台灣前途」為號召,當時的馬英九就是個「台灣派」,念茲在茲都是2300萬台灣人,這理念不但一說再說,甚至白紙黑字,刊登廣告。能公開揭櫫這樣路線,還有誰能說國民黨親中紅統?

一件王立強共諜案在台灣攪亂一池春水,國民黨千方百計消毒,甚至找來前軍情局長論證王立強其人其事造假虛偽,其實作用甚微。該檢討的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相信共產黨會幫國民黨選舉?這種「國共一家親」心理基礎何在?國民黨不解決這種經年累月的兩岸路線偏移,卻追著要總統府、NCC要澄清,輕重不分,本末倒置,民進黨恐怕連作夢都會笑醒吧!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