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國民黨是個不正常的政黨

陳嘉宏
上報

國民黨端出了一個平均年齡最老,且遭質疑被「染紅」的不分區立委名單;而同一天,國民黨的明日之星,極可能投入下屆首都市長選舉的立委蔣萬安在臉書發文,盛讚香港學生和年輕人,為了捍衛自由與民主,向全世界發聲及吶喊,而台灣的民主自由憲政體制不容任何破壞及妥協。兩種南轅北轍的看法同時存在一個政黨,這不是代表國民黨內的民主多元,而是凸顯它作為一個政黨,在台灣社會不正常的存在。

國民黨是全世界威權轉型國家中,極少數能膺續執政的威權政黨。它之所以能在民主化後繼續執政,並不是台灣人民愛戴它,而是受惠於當年的國際冷戰結構,為接軌國際社會自由陣營,接受美國保護,國府必須選擇性地接受民主,也順勢疏導了台灣人的政治參與。此外,由於在中國大陸失敗的經驗,國民黨又精細地調整在台灣的統治手段,一方面透過強力建構的法統神話以補足其統治台灣的正當性,另方面透過威權侍從體制強力地滲透台灣社會,強化其統治基礎,該鎮壓就鎮壓,該懷柔就懷柔。直到現在,都可以看到這細膩的統治遺緒。

事實上,一個民主政黨不可能既要尋求人民的選票授權,又同時以另一個虛幻的法統(統一)為目標,所謂的法統說與民主政治,本就存在根本的扞格。所以,蔣經國逝世後,國民黨內部鬥爭全以國家定位的這條主軸線進行,儘管馬英九執政時代稍緩,但在國民黨再度失去政權、兩岸關係因之中美貿易戰逐漸惡化之後,這路線之爭又迅速激化。國民黨這場不分區之亂,也可以從這樣的脈絡找出端倪。

政黨不分區立委代表該政黨的精神與門面,除了以相當比例安排弱勢與專業立法人士進入立法院外,最好的方法就是仿效派系共治的民進黨,接受新潮流、英系、蘇系、謝系及海派等派系的推舉名單,然後各司其職,各安其位,再一起對外打仗。但國民黨完全沒有派系共治或政治協商的傳統,一向由黨主席乾綱獨斷,一旦黨主席不具備足夠政治實力,無法孚眾望,糾紛內鬥立刻蜂擁而至。

此外,這不分區名單裡的邱毅長年在中國主持政論節目,他盛讚中共軍容壯盛,甚至呼應武統台灣的言論,早已不見容於台灣社會,卻一夕之間進入國民黨不分區安全名單。吳斯懷在人民大會堂聆聽習近平訓誨的畫面讓人印象深刻,但退休將領何其多,又何以獨獨挑選他作為軍方代表?無怪乎越來越多人質疑,共產黨早已透過各種不同的管道與買辦集團,強力地滲入國民黨的權力結構,才交出這份已被「染紅」的不分區名單。為了面對民進黨這共同敵人,所謂的國共一家親,既是過去式,也是現在進行式。

長期以來,國民黨的問題始終在於它的黨員結構與權力結構與台灣的選民結構有高度落差,既無法正常地匯聚民意,也難以有效地從台灣社會甄拔人才,所以失去了民主國家政黨的正常功能。而當它無法從台灣本土社會得到回饋時,就更加死抱法統,想援引外力來彌補這樣的空缺;而當「空缺」越大,對「外力」的仰賴也就越大,形成一種難以跳脫的惡性循環。一如劉仲敬在《遠東的線索》一書所說的,國民黨長期在兩條路線上搖擺不定,但兩條路線的特點都是越走越窄。第一條是依靠北京的支援。用戰爭來恐嚇自己本應效忠和保護的人民:第二條是依靠地方派系向淺綠發展,但多半會導致國民黨的分裂。

蔣萬安聲援香港捍衛台灣民主,其情可感,他形象清新,或許有機會如當年的馬英九「少康中興」,再為國民黨續命一次。不過,一如馬英九執政八年無力改造國民黨,卻自陷沈痾難以自拔;設若朱立倫、蔣萬安這些國民黨未來希望所繫的領導人,還無法洞悉這政黨存在於台灣社會的困境,大破大立地改造國民黨的權力結構,調整路線座標,把國民黨變成一個面向台灣社會的一個民主政黨,終究會繼續走上失敗的老路。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佳芬講堂的暗黑戰法

陳嘉宏專欄:民進黨深藏虛實 國民黨進退失據

陳嘉宏專欄:取笑別人白胖 你很得意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