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少康不是中興 而是奪權

陳嘉宏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大選過後,趙少康在自己的政論節目上談到台灣選民的變遷。他說,韓國瑜此次在總統選舉中拿到550多萬票,這是藍軍的基本盤,蔡英文則是拿了800多萬票,但支持韓國瑜的多是老人,支持蔡英文則多是年輕人,老人會凋零,所以藍軍基本盤會愈來愈小。趙少康有點感慨地說,「連我的孩子都認為說我們是台灣人」、「一個政黨,如果沒有年輕選民,這個政黨是沒有前途的。」

如果趙少康真心信奉他所講的話,那他暌違台灣政壇近20年後的再次出手,其實是完全違逆了這番政治觀察;因為趙少康這次結盟的對象韓國瑜,正是把近年來的國民黨推向去年輕化、去台灣化,甚至是深藍紅統化的始作俑者,與他結盟剛好是「請鬼拿藥單」。這番作法不是想「中興」,而是要「奪權」,又或者鄉愿地說「只有奪權才有機會中興」。趙少康深知,國民黨的核心黨員早被韓粉盤據,結盟韓國瑜,不但讓他政治實力倍增,也給了韓國瑜東山再起的機會,倆人各取所需,是他重返政壇的終南捷徑。

這種馬基維利式的權術思考在政治上並沒有對錯,比較大的問題是,當赤裸裸地奪權早先於路線思考,一定會在政黨內部激起更強烈地反彈。江啟臣過去一年帶領國民黨到處征戰,功勞沒少苦勞不小,憑什麼你趙少康的領導才是領導?只是,當江啟臣的否決提名趙為中評委以參選黨主席的提議,卻反向地彌補提高韓國瑜出馬參選的黨主席的正當性,也確認了趙韓聯盟的堅固性,只要趙韓其中一人拿下半年後的黨主席,國民黨往後規矩怎麼訂?人選怎麼提?還不摧枯拉朽、望風披靡?

當事情發展至此,現在還掌握黨機器的江啟臣會怎麼做?還想選總統的朱立倫會怎麼想?當今民調最高、也是國民黨最大諸侯的侯友宜又將如何自處?國民黨內怎可能不鬥成一團?只是,現在的國民黨早已淪落為「丐幫」、「破落戶」,這種把同志踩在腳底下的鬥爭方式,就算鬥贏也是輸了。

長期以來,國民黨的問題不在於誰當黨主席,而在於國民黨未來要走什麼樣的路?國民黨要走什麼樣的路也不是透過一場黨主席選舉,或另一場政黨路線大辯論能夠有結論,而是要由黨內的大老公職帶領支持者去領悟:國民黨連續兩次大選大輸了300萬票是怎麼輸的?國民黨做錯了什麼該怎麼改進?已經在野的國民黨何以迄今無法轉身?如果九二共識才是救台灣救兩岸關係的唯一出路,那為何選民不接受?如果國民黨無法改變台灣選民,難道是要「期待」共產黨來教訓選民嗎?

但趙少康的重返國民黨記者會顯然仍無意回答這些質問,他不論國民黨為何淪落如斯?也不談國民黨的路線問題,而是專心致力地檢討選民,把台灣的現狀歸咎為「慈禧太后掌控的義和團」、「1450隨時出草殺砍把理性的聲音通通消滅」、「我哪怕你們,你們有100萬、200萬、300萬我也不怕,我的背後還有4、500萬支持我的聲音。」趙少康說的是韓國瑜在總統大選得到的552萬票,但他沒說的是雙方還落差265萬票。

對於已經病入膏肓的國民黨而言,最不需要的是標籤式的口號來麻痺支持者。少康中興的問題不在於年紀,甚至也不在於他想跟誰結盟,而在於他這種不問路線、欠缺討論、沒有辯證的奪權鬥爭,這種鬥爭從來都是撕裂國民黨的溫床,30年前主流非主流鬥爭是如此,30年後的重返國民黨之役亦如是。

趙少康的確是個戰將,一出手總能設定設定議題、區隔敵我、打擊異己。不過,如果趙少康真心要挽救國民黨、理解過去2、30年台灣政治的變遷,與其想方設法結盟權力山頭主導國民黨,還不如溫馨地與自己的孩子促膝長談:為什麼年輕人不喜歡國民黨?為什麼他們自稱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而年輕人所認知的國家圖像又何在?從了解現在台灣年輕人想法開始出手,會比高來高去的宮廷政治精準多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罷免黃捷是一件胡攪蠻纏的瞎事

陳嘉宏專欄:疫情指揮官所為何事

陳嘉宏專欄:像馬文君這樣的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