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已經528天 你何時看過陳時中開口罵人

·5 分鐘 (閱讀時間)

環南市場爆出41例確診的那一天,柯文哲顯然知道自己先前輕慢了疫情,態度終於稍稍謙卑,但還是用力地解釋這件事為何會變這樣。他說,「本來就預期」在萬華感染之後還會有其他感染,目前計畫是要先做快篩,再施打疫苗,再進行大規模PCR檢測,以「焦土戰術」把感染源「撈」出來;就目前來說,仍是按照「原定作戰計畫進行」。柯文哲除了強調疫情都在他「預期中」以外,說的都是過去他做了多少事,生怕外界把環南市場這筆帳怪到他頭上。

一旁的陳時中則是不疾不徐地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背板,詳列接下來要做的五點事情,沒有任何一句責怪、抱怨或嘲諷。倒是在發生林昶佐嗆聲事件之後,陳時中才語氣嚴肅地說:「篩檢是要發覺病例,要面對問題,爭吵、爭執都無意義,處理問題才重要。疫情困難,病毒就是這麼狡猾,不是大家嘴巴一句話就停下來 。好不容易昨天篩檢出來了,把問題處理掉⋯⋯齊心抗疫,好好做,把這波擋下來。」

一樣是疫情指揮官,柯文哲與陳時中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典型。柯文哲在過去近50天來砲火四射,罵對手政黨只專心對付他不對付病毒,罵CECC(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高官只坐在冷氣房裡辦公,罵美國不賣疫苗給台灣,罵下屬疫苗亂發他都不知道,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他說防疫不要亂創名詞,但「冷區殲滅戰」、「熱區圍堵戰」、「同心圓掃描」、「三大集團軍」、「焦土戰術」都是他發明的。他常常自鳴得意張牙舞爪,什麼「關門打狗」、「疫苗不來,撐到八月恐怕死傷慘重」、「再給我們一個月,北市沒疫苗也能清零」,但事情往往不如他所願,有時還前言不對後語,互相衝突矛盾。

陳時中則永遠是一號表情,即使面對疫情高峰時的每天四、五百例確診,醫療體系緊繃到快崩潰的壓力,還是以他一貫和緩不誇飾的語調,苦口婆心地告訴國人接下來要怎麼做。前天的記者會裡,媒體記者問道:「有基層醫師認為,台北市場群聚案持續擴大,最大的漏洞是台北市府疫調不確實找不到感染源……」面對這樣一個「引誘」他攻擊柯文哲的陷阱題,陳時中的回答是:太多這樣的歸責究責,無助於對抗病毒;「大家」也得到怎麼做事情的經驗,效率開始變高,這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一個工作。

陳時中講「大家」、「我們」,而不是台北市政府;就是不想直接指涉,讓任何人或地方政府有相對剝奪感;而這件事是「你」跟「我」的事,「我們」一起承擔。

去年一整年,台灣迅速清零,與其他國家宛若平行世界,讓陳時中滿意度迅速飆漲,許多人稱之為「造神」;而今年疫情突發,立刻就有人訕笑他「走下神壇」。陳時中喜不喜歡被端上神壇,外界無從得知;不過,成功的防疫不需要「神」,需要的是自律而正直的人民,以及一位把每一個人當「人」看待的指揮官。

既是「人」,就會有脾氣,會有私心,會有政治意識形態,也會犯錯。犯錯並不可怕,重要的是,犯了錯要知道自己錯了,不要硬柪,一路錯下去,最終導致疫情擴大無可挽回。要做到這一點,一個不居功諉過、具備同理心與包容力的指揮官就特別重要。好的指揮官會激發人性的善,讓人民互相包容、攜手前進,對抗病毒;壞的指揮官到處謾罵卸責,人民也就怨懟橫生、彼此指責,哪有空抗擊疫情?

從去年1月23日CECC二級開設到現在已經528天,陳時中身體力行,從不在任何公開的記者會裡攻擊指責任何政治人物或地方政府。外界總以為他舉重若輕,但試想一下,整整528天,每天做一樣的事,開一樣的會,宵衣旰食,多數時間睡眠不足,常常沒辦法回家,面對山大的壓力,但下屬及地方縣市總會出錯搞砸。此外,還有到處飛來的明槍暗箭,甚至諷刺這個指揮官會「遭天譴」;如果是你,忍得住這口氣嗎?

防疫不是比誰的智商高,更不是「(流行病學)教科書看一看,我也是專家。」要擔任一個稱職的疫情指揮官,必須時時戒慎恐懼,以蒼生百姓為先,而不是以個人名聲榮辱為念,最大程度地團結這個國家。台灣社會很容易泛政治化,但作為一個想要恢復自己正常生活的負責任公民,或該好好思考,是柯文哲或是陳時中的領導方式可以帶你走出這場瘟疫?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請黃珊珊收回「天譴論」

陳嘉宏專欄:瘟疫之下 沒人可充當全知的上帝

陳嘉宏專欄:這是「鬼聯盟」對台灣的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