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張鈞甯的人生選擇

·4 分鐘 (閱讀時間)

每次碰到台灣的藝人、商人在中國「被台獨」,被迫要政治表態,要「被中國人」,我總是想起許文龍。奇美集團前董事長許文龍在2006年發表一篇退休聲明表示:「我認為台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姐妹……我認為台灣的經濟發展離不開大陸,搞台獨只會把台灣引向戰爭,把人民拖向災難。」「最近胡錦濤主席的講話和『反分裂國家法』的出台……我們心裡踏實了許多,因為敢到大陸投資,就是我們不搞『台獨』,因為不搞『台獨』,所以奇美在大陸的發展就一定會更加興旺。」

許文龍是有名的「綠色台商」,一番反台獨的言論在當時震撼了台北的政商圈。當時在立法院跑新聞的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想知道這過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跑去問當時的台南市立委、也是許文龍的好友王幸男。王幸男一開始面有難色,後來囑咐我如果要寫,一定要用匿名,最後我寫下了「許文龍的表態 大陸一手導演」,刊載在2005年3月30日的《中國時報》政治版,那應該是當時台北媒體最早一篇側寫許文龍真正心聲的報導。

王幸男後來回憶,許文龍在發表「感言」之前跟他同坐一車,問了他一些意見之後,竟就像個孩子似的,在車裡自顧自地嚎啕大哭了起來……。王幸男說他從沒看過當時已經年近80的許文龍這樣子,那一幕讓他終身難忘。而事實上,一直到兩年前,許文龍的助理還找上我,希望能夠「典藏」那篇區區幾百字的報導(其實我根本無權授權起)。這種種事情都顯示,許文龍多麼在意這篇「退休感言」對他人生的烙印,多麼希望能洗刷這個「汙點」。

無論是許文龍或吳寶春,無論張鈞甯、小S或者是許光漢,不論他們是大老闆或小藝人,也不論他們的意識形態到底是藍是綠甚至是紅,我對於這些必須違逆個人意志,做出政治表態的當事人總是感到同情。當然,台灣是民主社會,我也尊重許多「這是你要到中國撈錢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可以不用表態到這樣吧」的政治批評;不過,我們不是當事人,加上每個施壓的樣態都不同,我們也從來不知道當事人在這過程中承受了多少的壓力。

在許文龍的個案裡,他們拿著「退休聲明」要許文龍簽,許文龍不知道簽了之後奇美集團未來會如何?但是他知道他如果不簽的話,奇美一定要倒大楣,這些曾為這家公司賣命的數萬名員工生計都將出問題。同樣地,多數被公開威脅的台灣藝人、商人在中國都有一條「產業鏈」,許多人認為自己的損失可以扛,但無數跟著藝人拼命的員工會跟著倒楣失業;更不用說,在經紀公司包辦宣傳業務下,藝人根本無法主導或更改微博的公開聲明內容,「被中國人」、「被支持新疆棉」常常也只能苦吞下肚。在這過程中,難以窺見此刻這些被霸凌藝人的內心周折,一如我們是在10多年後,才得以看到許文龍當時內心的百轉千廻。

回到張鈞甯的個案,她因為碩士論文題目「我國演藝人員經紀管理之法制問題」,加上「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七月」的日期格式而「被台獨」,當然是個荒謬絕倫的指控;而所謂「兩岸中國人都是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我不是台獨」,更是語法怪異,不太可能出自張鈞甯的手筆。只是,張鈞甯無從否認,也知道這一定會傷害許多台灣人的感情,你可以怪責她「為錢出賣靈魂」;但這是張鈞甯全盤衡量利弊得失後所做出的決定,也是她自己的人生選擇。而讓所有人能夠保有這樣的選擇,其實就是自由台灣之於所有人的可貴。

整件事裡,最可憐又可惡的其實是那個逼小藝人、小商人政治表態的政權,他們明明知道這些話言不由衷,但卻拿來自鳴得意;他們以為謊言說了一千遍就變成真理,但其實所有人(包括他們自己)都知道這是國王的新衣;他們逼人表態看似威風凜凜,但其實是照見的是他內心空洞,根本不知所以然。這個政權要別人為它撒謊,到最後它也對自己撒謊;一個謊言構築的體制,無法埋葬自由台灣,最終卻會吞噬自己。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