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政治很難 找回良心更難

陳嘉宏
上報

柯文哲早已是政治老手了,談笑也在用兵。他狠酸韓國瑜「能力可以後天訓練,品德很難」,把他今年初處處護衛韓國瑜,還誇讚韓「有讀書,做人豪爽」的話硬生生吞了回去。柯文哲切割旺中集團,還暗示許多他原本不肯畫押的話竟出現在韓國瑜口中,以此宣示自己與韓國瑜的不同,也得以與郭台銘立場接軌。至於他說郭參選可能被打成「董建華2.0」、「郭要有能力去說服大家」,更是先幫郭清除路障,打預防針。這是個非常成功的專訪佈局,謀定後動,攻守兼備,看來郭柯聯手已經即將水到渠成。

柯文哲意在言外,透露了諸多重要訊息,例如他說:「(不是)中國代理人來叫我要講什麼,台灣主體性還是要注意。」「中國代理人」如此堂堂正正地進入首都市長的語彙,讓人好奇這到底是誰?而「不見得每一句話都要聽你的」更惹人聯想,過往柯文哲說的話裡,有哪些是「中國代理人」要他講出來的?

這不是在吹毛求疵,而是要提醒,在兩岸互動上,「善意」這兩個字早已經被濫用。如果蔡英文的兩岸路線是「飲鴆止渴」,韓國瑜說的話是「中國代理人對他下的指導棋」,為什麼柯文哲做出來的事就是「善意」?事實上,兩岸之間有沒有「善意」不是柯文哲定義,也非蔡英文或韓國瑜的言行能指引,從來都是共產黨說了算。

2016年2月25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主動提及台灣新執政者(蔡英文)必須遵守「自己的憲法」、「憲政」等用語,引起當時正在籌組新政府的蔡英文團隊高度重視,因為對台灣談到「憲法」、「憲政」是中共當局從未見過的用語。為了投桃報李,蔡英文在三個月後的總統就職演說明確宣示將以《憲法》及現行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未來兩岸關係。第一時間,眾多中方學者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很接近了」、「應該過關了」,沒想到520當天下午,中共官方卻認為這是個「沒完成的答卷」,兩岸交流冷凍迄今。

事後證明,蔡英文的「善意」被晃點了,晃點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蔡英文太傻太天真,這一步退得太快,這也是導致許多民進黨內的深綠支持者迄今對他不諒解的原因。另個原因是,台灣的政黨或政治人物對兩岸有沒有「善意」,從來不是由他們自己定義,而是由中國共產黨定義。共產黨說有你就有,一如柯文哲過去四年只憑著一句兩岸一家親卻年年辦雙城論壇(更不用談進中聯辦的韓國瑜);共產黨說沒有你就沒有,一如蔡英文已經說出隱含一中意味的「憲法說」了,還是得不到「入場卷」。

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台灣朝野政黨爭相競逐兩岸的「善意」與「共識」,但很少有台灣的政治人物會自問:「台灣的共識與底線在哪裡?」兩岸如果是個鬥爭場域,共產黨向來底線清楚、手段模糊,倒是台灣的政治人物底線相當模糊,手段意圖卻無比清楚。共產黨老早看穿台灣政治人物的盤算,所以設定主次敵人後,不斷地在藍綠白之間大玩和戰兩手、區別對待的統戰伎倆,最後也總能聯合「次要敵人」,孤立「主要敵人」,逼迫他們慢慢改變立場,不戰而屈人之兵。

柯文哲一度是旺中集團力捧的政治人物,如今為了與郭台銘合作,隨即見風轉舵,聲稱「韓國瑜與旺中的關係就不行」、「因為我沒那麼聽(旺中)話」,難道只有他能與旺中合作,別人合作就變成旺中的棋子?而柯文哲之所以能在過去四年遊走兩岸,也不在於他的「兩岸一家親」是什麼了不起的發明,而因共產黨要利用柯來制衡蔡英文;柯文哲的兩岸空間其實全靠站在他左邊的民進黨撐出來的,如何能在此時鄙夷別人「引鴆止渴」?

政治之難,在於莫忘初衷很難,找回良心更難。從綠白合作、聯手韓國瑜,再到今日結盟郭台銘,柯文哲在追逐成王敗寇之餘,還是當初那個莫忘初衷、找回良心的白色力量嗎?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