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是陳時中可以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2020年1月23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二級開設之前,陳時中是一位曝光度偏低的內閣部長。他父親是台大法律系教授,可稱得上出身書香門第;他喝酒也抽煙,所以想像得到他愛交朋友有點八面玲瓏;他是一個對投入公共事務有點熱情的醫生,所以很早就擔任牙醫師公會的理事長,也實際參與政治活動。但經過這20個月的疫情蔓延,陳時中不僅成為知名度最高的政務官,也是蘇內閣滿意度與信任度最高的閣員,更是蔡政府裡頭的一張「王牌」;蔡英文能夠在她第二任期後持續維持高檔的施政滿意度,與台灣卓越的疫情控制有絕對的關係。

不過,譽之所至,謗亦隨之。這幾天,幾則陳時中脫罩飲酒唱歌影片到處瘋傳,批評者振振有詞宣稱陳時中自己違反「防疫新生活」,完全無視當時正是台灣拼解封、拼消費的去年6月時空。在野黨對陳時中連篇累牘的攻擊,無非是把他當成未來選舉的假想敵。在台灣疫情已經暫時獲得控制,疫苗接種已快達先進國家標準,covid19的特效藥也即將開發上市之際,各方對於陳時中的去留,或可有不同於先前的考量:

第一、陳時中的高滿意防疫表現讓他成為各方潛在的敵人,民進黨內有意投入六都選舉者把他當成障礙,在野黨則視把時中當成蔡英文執政的金鐘罩,只有成功打擊他,才能有效得分;凡此種種,都讓台灣的防疫工作承受了超出比例的政治攻擊,也徒增台灣防疫工作的困難。

第二、不可否認,民進黨的黨務系統一直將陳時中視為帶動民進黨明年地方選舉氣勢的一張王牌,無論讓陳時中投入台北、桃園或甚至新北,都將有效地設定議題,帶動全國選情。既然如此,在疫情穩定,提名人選底定前半年,讓陳時中卸下這個目前全國能見度與關注度最高的職務,既符合未來選舉競爭立足點的平等,也能讓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任務單純化,免除更多不必要的政治攻擊。

第三、從2017年2月入閣任職,陳時中已經做滿四年的衛福部長,是過去20年任期最久的衛生首長(含衛生署)。如果「沒有任何職務是非誰不可」,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價值之一,那就沒有疫情指揮官一定非陳時中不可的道理。事實上,台灣的防疫成功有於許多天時地利的配合,諸如健全的防疫法制、十數年磨一劍的防疫整備以及全民的公衛意識,陳時中充滿同理心的領導風格只是其一,但在指揮中心運作模式已然建立的前提下,人去不會政息。

無論就防疫工作、民主政治公共職務的可替代性,以及朝野政黨的利害考量,讓陳時中在立法院本會期結束後去職,其實未嘗不可。剩下的,就只有陳時中個人的意願了。

以陳時中目前的聲望與支持度,設若他想繼續投入防疫工作,包括蔡英文與蘇貞昌都很難說不,關鍵在於陳時中是否真的有意投入選舉?如果為真,早辭不如晚辭,明年七、八月民進黨徵召時辭不如明年元月會期結束後辭。在全世界拼解封,台灣疫情平穩之際,陳時中完成自己的階段任務,再尋求不同的工作挑戰,已是他個人的權利,也是將自己過去兩年的防疫工作交予選民評判的一次機會。

是陳時中可以功成身退的時候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小黨不是側翼 小黨之用大矣

陳嘉宏專欄:侯友宜是朱立倫的鏡子

陳嘉宏專欄:這位空官前校長 連台灣的ADIZ都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