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只能把死馬當活馬醫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許多人提醒國民黨,柯文哲已經成為反綠第一大將,長此以往,白色力量將侵蝕泛藍陣營的地盤,在總統大選中取得有利的戰略位置。這個路徑當然是柯文哲近來頻頻拉高聲量、砲打中央的政治盤算;不過,有夢很美,但個人的意志並很難超越政治的客觀形勢。與其說柯文哲在下一盤拉藍打綠「好大的局」,還不如說這位只剩一年多任期的首都市長只能把自己有限的籌碼一次梭哈。

柯文哲是台灣政治史上最早宣布要參選總統的總統參選人,早在2020年總統還沒選出來,他就已經透過各種管道直接間接宣布他要參選2024年總統。不過,這麼早宣布選總統沒有讓他取得任何先機,反倒是他的一舉一動都被外界賦予他預期之外的政治解讀,特別是「不專心市政」的印記被貼在頭上,讓他的市政滿意度幾乎都吊車尾。一直到這次疫情突起,中央手忙腳亂,讓一旁好整以暇的他有了表現的機會;早前甚至有人認為陳時中可以靠邊站,這次疫情就靠雙北市長來救了。

台灣的政治極化,總統大選幾乎都是以兩岸統獨為主要切割線,第三勢力要在藍綠夾殺之間殺出血路,實在極為困難。對柯文哲而言,比較合理的戰略是在非兩岸議題上高舉反民進黨大纛,以此吸收淺藍的反綠票;至於在兩岸議題則必須以「不那麼統的兩岸理念」,吸引比較務實的年輕與中間選民。但理想如此,實際的操作難度卻非常高,尤其兩條路線會互相拉扯,稍一不慎就比重失衡,前功盡棄。

柯文哲屢屢砲轟中央,固然讓藍營基層看得心花怒放;不過,看得爽,給柯文哲掌聲,跟會不會支持柯文哲是兩回事。事實上,柯文哲的出身背景以及政治展演的方式,都不容易讓藍營支持者覺得他是「自己人」;加上柯從政以來立場數變,政治信用低落,很難取信於藍營的政治工作者。除非柯文哲能在未來兩年證明自己是「對抗民進黨的唯一一人」,營造明顯西瓜效應;否則,以國民黨在台灣社會扎根之深,白色力量要撼動藍營傳統的政治版圖,實在困難之至。

而年輕選票固然容易移動,但並不盲目。尤其柯文哲已非政治素人,從2014年選上首都市長以來,其治理能力與政治信用都已經被攤在陽光下,要再靠他個人的言語機鋒再捲起政治風潮又談何容易?過去兩個月,綠營公職名嘴群起接戰柯文哲固然是為了護主,但卻也造成柯文哲持續「去綠化」的客觀效果;當柯文哲一直被推向藍營板塊,民進黨內的「柯文哲難題」(白色力量分票),反而可能變成國民黨的「柯文哲難題」。

綠營基層越來越仇柯,許多人認為柯文哲是個用心歹毒、城府極深的野心政治人物,但其實他更像是一個只追逐聲量掌聲,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中二型政治人物。直到現在,柯文哲可能都不理解,在2014年將他拱上首都市長的台灣社會力是什麼?他自然也誤以為2017年台北成功舉行世大運的榮光都是他的功勞。於是,2018年底首都市長連任之役差點跌跤讓他憤怒,這兩年首都執政的滿意度不斷下墜更是讓他莫名所以。好不容易疫情突起讓他可以大展身手,但陡起的聲勢再度讓他趾高氣揚、得意忘形,連公開的防疫記者會都能胡謅成「政治設局」、「要陷害我」,表示他隨時可以搞砸這個舞台。

政治人物需要基本面,一個穩定基本面有賴可靠的團隊來維繫,更必須有清晰且可供依循的政治理念來支撐,但柯文哲顯然兩項條件皆無;他既不了解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該往哪裡而去,所以什麼事都見招拆招,且戰且走,看似砲火四射,但其實是亂戰一通。對柯文哲而言,參選總統之路既然已經垂垂危矣,就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民進黨不搞「台獨」已經很久了

陳嘉宏專欄:已經528天 你何時看過陳時中開口罵人

陳嘉宏專欄:滿地是槍 只有國民黨撿起來掃射自己